俞利身上背著還沒完全好的傷,行動的能力還未恢復到100%,現在又突然遭遇到這名陌生人突如其來的攻擊,這場戰鬥在還沒開始之前,俞利就已經佔了下風。

「領死吧!」那名女人亮出長劍向自己衝來。

俞利看著敵人的劍已經到眼前了,自己已經來不及拔劍反擊,只有向後退以避開攻擊,可是大腿上的傷又讓她的行動不如以往,一個踉蹌向後坐倒,雖然跌了一下,但也避開了黑衣女人的劍尖。黑衣女人立刻轉動劍尖向下方刺擊,這一會兒的時間已足夠俞利抽出腰間的長劍,擋住這波攻擊之後俞利馬上站了起來向後一步做好預備姿勢。

「不愧是義軍第一軍團團長。」黑衣女人說道。

「妳到底是誰?」俞利問道。「為什麼要襲擊我?」

「妳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妳只需要知道我是來取妳人頭的。」黑衣女人再次向俞利襲來,速度又快了許多。

俞利拖著不便的腳讓她在戰鬥中無法靈活移動,於是俞利改變策略,已受傷的腳做為軸心,對黑衣女人的攻勢採取絕對防守。黑衣女人提著劍順著俞利的軸心不停的攻擊,但是都被俞利給擋開了,黑衣女人收劍向退了一步,仔細觀察之下發現俞利的軸心腳一直都沒有移動過,當下猜測那隻腳是受過傷的。

「防守確實很厲害。」黑衣女人對俞利說道。「不過是不是該靈活一點啊。」

黑衣女人說完再次提劍向前進攻,先是朝俞利的左肩揮下,俞利為了避開攻擊便側身閃躲,黑衣女人又朝俞利的移動腳砍下去,迫使俞利移動了軸心腳,軸心腳一移,俞利的重心變換到了另一隻腳,這時黑衣女人再接連的發動攻擊,讓俞利無法停下來防守。黑衣女人已經發現了俞利的行動非常的不平穩,於是開始用點擊來干擾俞利。俞利面對黑衣女人忽左忽右的進攻,頓時手忙腳亂,黑衣女人突然長劍對著雙眼刺來,俞利手中的長劍已經來不及回防,所幸整個人向後倒,手中的劍也被黑衣女人擊開。

「居然向後倒啊!」黑衣女人驚嘆道。「不過現在看妳躺著怎麼躲過我的攻擊。」

黑衣女人劍尖對準俞利的心臟,準備一劍刺下時,忽然聽見後方有東西朝自己飛過來,轉身長劍一擋,飛來的是一把小刀,而且是直直的朝自己的後腦射過來的,如果沒聽到,黑衣女人早就死了。

「是誰!」黑衣女人叫道。

忽然角落飛來一個菜籃子,籃子裡裝滿了石頭和泥土,黑衣女人一漸削開籃子,裏面的石頭泥土濺得自己一身都是。

「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傢伙!」黑衣女人伸手清開眼睛的泥巴,怒吼道。

「是我!」站在角落的正是允兒,手上的長劍對著黑衣女人攻了過去。

剛剛在一旁看到劍招凌厲的黑衣女人,允兒自知不是她的對手,左手早已多扣了一隻短劍,對著黑衣女人左右開弓,右砍一劍,左揮一下,誰知那黑衣女人仍是不疾不徐,一招一招的拆開允兒的招式。突然允兒右腳一出,踢中了黑衣女人的膝蓋,黑衣女人重心一晃,立刻跳開保持距離,允兒趁著這個空檔站到了俞利的身旁,手上的劍仍是保持著警戒。

「沒事吧?」允兒對著地上的俞利說道,接著伸出自己的手。「沒事就趕快站起來。」

俞利看著允兒的側臉,伸出手抓住允兒的手站了起來,走到路邊撿起剛剛被彈掉的長劍,回到允兒身旁站好。

「這個女人很棘手,等會兒我們兩個一起上。」俞利對著允兒說道。

「這正是我想跟妳說的。」允兒回道。

在蒙加里的城邊,整條路上只有三個人,黑衣女人、俞利和允兒,分別站在路的兩旁,手中的長劍都保持著警戒。突然一張報紙飛到了三人的中間,稍稍停了一下後,另一陣風將報紙緩緩的捲走,報紙一離開地面的瞬間,三個手中握有長劍的人同時間開始動作。允兒和俞利有默契的朝黑衣女人的兩側進行攻擊,黑衣女人輕輕的架住俞利的劍往另一邊一擋,正好擋住了允兒的攻擊,允兒在對著黑衣女人的頭上揮劍,這時黑衣女人從大衣裡抽出一把短劍對著允兒的前胸,若是允兒再往前,自己就會刺上那把劍,於是便收手向後。

激鬥的過程中,俞利和允兒都非常有默契的配合著彼此的攻擊,一個攻左、另一個就攻右,一個向上攻、另一個就刺下盤,但是都被黑衣女人給化解了,三人從巷子頭一路打到巷子尾,那名黑衣女人都只是輕輕的把劍擺到俞利和允兒的進攻路線上,為了不自己撲上去,兩人都只好收劍。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根本打不到她。」允兒對俞利說道。

「改變策略,不要攻她的要害。」俞利回道。「我去糾纏住她的長劍,妳善用長劍優勢攻她的左手,看她怎麼辦!」

兩人改變策略之後對這場對決有了不小的改變,俞利不執著於進攻,反而是不斷的干擾黑衣女人手中的劍,而允兒則不斷的朝黑衣女人的左手進行攻擊,雖然短劍都擋下了允兒的劍,但是黑衣女人逐漸由主動轉為被動,開始不斷的向後退守。這時黑衣女人突然短劍一扔,抓起地上的沙子就往兩人臉上撒,待俞利和允兒看清的時候,那名黑衣女人已經跑得遠遠的了。

「可惡!讓她給跑了。」允兒氣憤的說道。

「幸虧她跑了,在打下去,我們兩個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俞利說道,突然問允兒:「妳怎麼會來這裡?」

「還說哩,我看妳一個傷患跑出來就不放心。」允兒說道。「要不是我跟出來,妳早就死了。」

「妳這是在關心我啊?」俞利笑著問道。

「誰......誰關心妳啊!」允兒急忙說道。「我是怕妳出事了西卡難過而已,我才不想看到西卡難過呢!」

「喂!」俞利一手搭道允兒的肩上。「妳知不知道妳的臉就像一本書一樣,我一看就看出來妳在想甚麼了。」

「神氣甚麼啊!把妳的髒手拿開啦,都是泥巴,噁心死了!」允兒急忙要撥開俞利的髒手。

「喂,妳都說了我是傷患耶,把我扛回去吧!」俞利對允兒說道。「剛剛向後一倒,現在屁股好痛喔。」

「妳活該!下次看妳還敢不敢亂跑,還差點把我也害死勒。」允兒笑道,扶著俞利一拐一拐的往家裡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