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腳村旁的山腰上,俞利、秀英和順圭為了能夠讓Jessica、泰妍和美英順利脫逃,三人分三個方向吸引政府軍的注意,這個策略非常的成功,指揮官一看到人影隨即下令向前追。秀英提著長槍從右後方向軍隊衝去,用槍托打下一名瞄準順圭的士兵,另一名士兵準備開槍時被順圭丟過來的小刀正中頭部。俞利回頭看到Jessica一行人已經到小路的路口了,這一點的放鬆讓她的左肩中了一槍,當下一聲哀號便摔下馬。

「俞利!」秀英快速衝了過來,一翻身便下馬落在俞利身旁。「壓住傷口,不要動。」

「不要動!」一群士兵立刻圍了上來,手中的槍都對準著秀英和俞利兩人。

秀英立刻丟下手中的槍,雙手舉高,看看政府軍要做甚麼。還在樹林裡的順圭看到了這一切,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秀英瞥見了在樹林裡的順圭,連忙用手指打暗號要她趕快逃。順圭只好往小路前進,和Jessica他們會合。

「把她們兩個綁起來。」指揮官下令道。

一群士兵過來把兩個人綁了起來,也把兩人身上的武器全部拿走。其中幾名士兵把中彈的俞利抬到篷車裡,秀英則自己坐到車上,指揮官下令全軍回頭,一行人就也帶著秀英和俞利的馬回去了。

「西卡,妳們怎麼還在這。」順圭來道路口趕緊問道。

「我怎麼可能丟下俞利走掉!」Jessica激動的對順圭說道,慢慢的跪倒在地上哭了出來。「我已經失去允兒了,我不要在失去俞利。」

「不要這樣,她們只是被抓走而已,我們先回村子再說吧。」泰妍提議到。

順圭和美英攙扶著Jessica,跟著泰妍順著小路回到村子裡,先把Jessica抬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下,三個人到外廳來準備討論俞利和秀英的事。

「我們應該怎麼辦?」順圭問道。

「如果我們要劫囚,人手也不夠。」泰妍說道。

「是啊,他們這麼多人,四個人哪夠。」順圭看著在座三個加上一個在裡面躺著的。

「我插一下話,不是四個,是三個,泰妍小姐不會開槍。」美英在一旁補道,隨即被泰妍白了一眼。

「我認識一個人,她之前是我父皇的御用預言師。」泰妍說道。

「預言師?」順圭說道。「我們這個時候要一個預言師幹麼啊?」

「她雖然不會戰鬥,但是或許她可以給我們一些額外的幫助啊。」泰妍說道。

「那我們快點出發吧!」順圭急著要出發。「時間拖久了不知道俞利和秀英她們會怎麼樣。」

「先等等吧,那個地方離這裡很遠,而且西卡也還在睡,休息一下在出發吧!」泰妍建議道。

「那好吧,那我們入夜出發。」順圭說完便到一旁休息。

泰妍、順圭、美英和Jessica四人都休息充足之後,在黃昏時刻往目的地出發。四人騎著快馬一路狂奔,希望能省下越多時間越好。天亮前,她們四個人已經來到一處沼澤地,在這片沼澤地的中央有一座小木屋,泰妍告訴大家那座小屋就是預言師現在住的地方。

「有人在嗎?」泰妍對著屋子喊道,不過並沒有回應。

「有人在嗎?」泰妍再問了一遍,這時木門慢慢的打開。

「唉呀~~是小泰妍啊!」裡面一位老婆婆興奮的叫到。

「婆婆,好久不見!」泰妍向前抱住婆婆。

「看看妳,上一次見妳的時候妳才這麼點高。」婆婆把手放在腰部的高度說道。「甚麼風把妳吹來啦?」

「是這樣的........」泰妍進到屋子裡把事情詳細的告訴婆婆。「.......就是這個樣子。」

「等我一下。」婆婆走到桌子旁,從抽屜裡拿出幾個貝殼。「我來幫妳算一下。」

婆婆把貝殼握在手中,口裡念念有詞的,突然把手中的貝殼往天上一丟,貝殼全部散開落在桌子上,順圭和Jessica被婆婆突然的舉動給嚇了一跳,看著貝殼靜靜的躺在桌子上甚麼也沒發生。

「卦象顯示你們的朋友會被抓到首都去審問。」婆婆看著貝殼說道。

「首都!那還得了。」Jessica激動道。「如果他們知道俞利是義軍第一軍團長,俞利一定會被殺的。」

「我只能給妳們建議,妳們要自己去決定。」婆婆說道。

「西卡,不要怕,我們會想出辦法的。」順圭急忙安撫Jessica。「泰妍啊,不如我們劫囚吧。」

「劫囚嗎?看來也只能這麼辦了。」泰妍仔細的考慮。「婆婆啊,可以算出政府軍行進的路線嗎?」

「沒有絕對行,也沒有絕對不行。」婆婆再次扔出手上的貝殼,並且在紙上畫出密密麻麻的地圖。「這個就是他們行進的路線。」

「嗯嗯~~他們一路都是以步行前近,要追上他們不是件難事。」順圭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Jessica馬上站了起來,緊握手中的槍。

「等等!」婆婆喊道。「就妳們幾個還稍嫌不足,我想妳們會需要一個有膽識又有能力的人來幫助妳們。」

屋內一個往樓下的破舊樓梯口傳來腳步聲,一步一步的聲音逐漸的加大,顯示有一個人正在朝大家走過來。

「婆婆,那裏是?」泰妍指著樓梯口問道。「我不記得剛進來的時候.......」

「那是通往冥界的階梯。」婆婆答道。「當然也可以是冥界通往人間的階梯。」

樓梯口傳出的腳步聲越來越大,站在樓梯前方的婆婆轉過頭去看著樓梯底下,做出歡迎的手勢,並且後退一步讓出空間給那個人上來。終於最後一步踏上了木製地板,人一轉正,順圭和Jessica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站在樓梯口的那個人腰間掛著一把長劍,該放著短劍的缺口空著,上身穿著的外套上在左胸處有一個彈孔。一個在一個月前就死了的人現在出現在大家眼前,那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允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