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軍團在往前行的途中遇到一小支的政府軍部隊的襲擊,幸好義軍各個在加入之前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面對需要排好陣行、接受命令作戰的正規軍,第4軍團在最小的傷害下擊退了敵方。

「團長,首領不見了。」一名義軍成員對軍團長說道。

「不要怕,允兒小姐跟首領在一起。」第4軍團長對其餘的部下大聲說道:「大家分散開來尋找首領和允兒小姐的下落。」

第4軍團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對周遭的樹林進行搜索,大家都不希望首領發生任何事。在搜索過程中,連夜趕來的第1軍團和俞利、秀英、順圭一行人也會合了,俞利絲毫不顯疲態,一見到第4軍團長急忙下馬向他走去。

「你們發生甚麼事,怎麼人數剩這麼少?還有首領呢?」俞利急忙的問道,第4軍團身上的傷讓俞利越來越緊張。

「我們在途中遇到政府軍的突襲,允兒小姐帶著首領先離開了戰場,不過我們現在正在找她們。」第4軍團團長答道。

「所有人散開!」俞利對第1軍團下達命令。「首領失散了,應該不會離這裡太遠,快點找!」

所有的人力投入到了搜索Jessica和允兒的行動之中。Jessica獨自一人坐在懸崖邊,看著手中的短劍,懸崖下方的河水拍打著岩石,Jessica抬頭看看下方的河水,眼中的淚水再次順著臉頰留了下來。Jessica伸出手指輕輕的蓋在自己的嘴唇上,現在Jessica的兩隻手都靠著允兒最後留給她的東西。

「為什麼要這樣。」Jessica輕聲說道。接著對著天放聲大吼:「為什麼要這樣!」

「允兒啊,我到底愛不愛妳,如果我說我愛妳的話,妳會現在就回到我身邊嗎?」Jessica依然一個人自言自語道。

「西卡,是妳嗎?」俞利在遠處看到懸崖邊一個熟悉的人影喊道。確定後放聲大喊道:「首領在這裡!」

俞利快步衝向前一把抱住Jessica,對Jessica說道:「不用怕,我在這,一切都沒事了。」

「沒事?真的沒事了嗎?」Jessica輕輕的推開俞利。「人都死了,死了人叫沒事嗎?」

「發生了甚麼事?西卡,妳沒事吧?不要嚇我啊!」俞利看到Jessica神智已經有點不清楚了,不禁害怕到。

「我不要這樣,把允兒還給我。」Jessica突然哭道。「允兒~~~」

俞利看到Jessica手中那把短劍上面寫著允兒的名字,再看看四周的屍體還有旁邊的懸崖,似乎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這時秀英和順圭也趕了過來,看到Jessica哭倒在地上,不解的問道俞利,俞利把自己的猜想告訴秀英和順圭,順圭點點頭,慢慢走到Jessica身邊。

「我們昨天晚上回到了村子,沒趕上。」順圭對著Jessica說道。「起來吧,這樣哭下去也不是辦法。」

「她就這樣,在我面前摔了下去。」Jessica慢慢起身,望著眼前的懸崖說道。「我連抓都來不及,她就這樣摔下去了。」

「來,西卡,這給妳。」順圭從脖子上摘下母親的項鍊。「這個項鍊是我媽以前天天帶在身上的,我昨天就是靠著她才脫離傷痛的,不過現在我認為妳比我更需要它。」順圭把項鍊帶到Jessica的脖子上。

「西卡啊,隆納不能再去了,那邊聚集了很多的政府軍。」俞利對Jessica說道。

「那就回去吧。」Jessica的語氣中沒有抑揚頓挫,一人獨自的往回頭路走。

俞利不放心這樣子的Jessica自己騎,於是找了一條布條把Jessica綁在自己身上,兩人共乘一批馬,一行人往回蒙加里的路上前進。才剛出發沒多久,Jessica就靠在俞利的肩膀上睡著了,一路上口裡不斷的念道:「允兒,回來啊,我也愛妳,不要死。」。這些話俞利雖聽在耳裡,實際卻是痛在心裡,Jessica的雙手雖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腰,手中握的卻是允兒的短劍。

「我們必須一路趕回蒙加里,這路上全都不安全。」秀英騎道俞利身邊對俞利說道。

「可是西卡.........」俞利說道,卻被秀英打斷。

「我們就快點回到蒙加里讓她好好睡上吧,不然要是在路上遇到政府軍,帶著西卡怎麼打仗。」秀英解釋道。

「那好吧!」俞利答應,伸出手打著加快的手勢,一行人立刻加快速度,向前疾駛。

在連續的趕路之下,在天黑之前回到了蒙加里,徐賢看到大夥回城,卻不見允兒,懷疑的向秀英問道,秀英向徐賢說了一切的事情來由,年紀最輕的徐賢也接受不了事實哭了起來。於是秀英和順圭把徐賢帶回房間內,俞利也在把Jessica放到床上之後回到自己房間倒頭就睡,這兩天東奔西跑的,再加上剛剛親口聽到Jessica說愛的是允兒,此刻的俞利只想好好睡上一覺,把這些事全部忘掉。

就這樣不知道睡了多久,俞利的房門響起清脆的敲門聲,俞利掀開被子,頂著一頭的亂髮走到門口,打開房門,看到站在門口的是Jessica。Jessica已經梳妝整齊,唯一不同的是她穿的是男裝。

接著,Jessica對俞利開口道:「教我怎麼用槍跟用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