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軍行動的非常緩慢,人數只有20~30人,隨行的還有兩輛篷車,一輛篷車裡搭載的是食物、水和一些補給品,另外一車放的是火藥和彈藥,彈藥桶的旁邊坐著秀英,俞利則是靠在秀英的身上,兩個人的雙手都被繩子綁了起來。俞利肩上的傷口在政府軍的隨意包紮下也是止住了血,但是俞利仍然是沒甚麼精力。

「妳還好吧,要不要坐起來啊?」秀英問俞利。

「我沒事。」俞利有氣無力的說道。「妳說我們會被送到哪啊?」

「不知道,西卡她們也不太可能來救我們,只有順圭和美英有作戰能力啊。」秀英回答道,伸出頭往外看了看。「外面最少有20人。」

秀英和俞利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將會是如何,兩人的武器也被他們拿走了,只能坐在篷車內,等待希望了。另一邊在小屋內,順圭和Jessica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個允兒,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旁的泰妍和美英並不知道允兒已經死了,只對兩人的驚訝感到好奇。

「幹麼這樣看著我,我臉上有甚麼東西嗎?」允兒不解的問道。

「妳.......」Jessica慢慢的走向允兒,眼中的淚水緩緩的低落。「妳真的是允兒嗎?」

「不然我是誰,我看起來像魔鬼嗎?」允兒也慢慢往前。

「傻瓜....我沒想到還可以再見到妳!」Jessica向前抱住允兒,彷彿再也不會放開般的緊緊抱住。

「咳咳~~西卡.....」允兒趕緊掙脫Jessica的懷抱。「這麼久沒見,力氣變大了不少啊。」

「笨蛋!我為了妳去學怎麼保護自己耶!」Jessica一拳打在允兒身上,其實一點力道都沒用上。又抱住允兒說到:「不要再離開我了!」

「西卡,我不會再離開妳了!」允兒伸出手扶起Jessica,輕輕的吻上Jessica的唇,時間就像停在這一刻般永無止盡的。

「咳咳,不好意思打攪一下。」順圭看兩人親熱時間過長,只好出聲打斷。「我們還有重要的事要做。」

Jessica和允兒不好意思的分開兩人的嘴唇,兩人都因為太過尷尬而羞紅了臉。泰妍趕緊把地圖拿了出來鋪在桌上,比對著剛剛婆婆畫給她們的行軍路線,找出了一個最佳的伏擊地點。

「這個地方很好,道路在一個小谷中,兩旁的坡地都比較高。」Jessica看著地圖分析道。「我們可以在兩側向下開火,樹木會成為我們的擋箭牌,敵軍則會暴露在我們的射程之中。」

「計畫這麼定,由順圭率先開槍射擊,先把指揮官打下來。」Jessica繼續著她的計畫。「沒有指揮官的軍隊,就像一盤散沙。」

「那我會趁亂混進去幫俞利和秀英鬆綁。」允兒說到。

「不行!」Jessica反駁道。「這樣太危險了。」

「西卡,我這次回來的目的就是救秀英和俞利。」允兒注視著Jessica的雙眼。「這裡也只有我可以這麼做。」

「西卡,妳放心吧。」順圭在一旁補道。「我會掩護允兒的。」

在順圭神準的槍法的保證下,Jessica總算是答應了這樣的計畫,一行五個人立刻上馬飛奔至預定的伏擊地點,由於政府軍的行進速度沒有預期的快,她們有足夠的時間做好部屬。Jessica和美英在道路左側,允兒、順圭和泰妍則在道路的右側,允兒是提議既然泰妍不會開槍,那麼在允兒衝下去之後,泰妍在一旁幫順圭裝彈,加快順圭的掩護速度。

五人在道路旁等了許久,終於看到政府的軍隊慢慢的出現,這麼沒紀律的部隊大家還是第一次見到。待部隊緩緩進入大家的射程範圍,順圭的準星早就已經掛在指揮官的頭上了,食指這麼輕輕一扣,指揮官就摔了下馬,剩下的部隊對突然遭遇到襲擊都慌亂了起來,紛紛朝煙硝的地方開槍。在篷車內的秀英和俞利聽到槍聲也馬上坐了起來,難道Jessica她們真的來救人了。

趁著所有軍隊都轉過去對順圭那兒開槍的同時,Jessica和美英也對下方的部隊開火,軍隊再次調轉槍口要瞄準Jessica和美英,後方的允兒也再次開槍。下方的部隊每次回頭都找不到敵人,但是卻一個一個中彈倒地,在沒有任何命令的情況下,政府軍也只淪為待宰的羔羊。

「時機差不多了,打准一點啊。」允兒對順圭說道,把手中的槍交給美英。

允兒抽出腰間的長劍,趁下方一團混亂的同時,衝入部隊裡面尋找秀英和俞利。一名正在裝填彈藥的士兵看見允兒,立刻提起搶前方的刺刀朝允兒衝過去,允兒用空著的手把刺刀推向一邊,長劍在士兵的身上劃上一刀,士兵一聲哀嚎便倒地了。另一名士兵看見允兒殺了自己的同伴,提起槍就瞄準了允兒,砰!順圭射出的子彈準確的命中士兵的眉心,噴出的鮮血干擾了後方的士兵,允兒立刻衝向前解決了他。

在篷車內的秀英聽聲音似乎知道有人衝進了隊伍中,趕緊爬了出來,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士兵中穿梭,然後一個一個的士兵接連倒地,流暢的劍法就像鬼魅一般,不由得看傻在原地。突然那個鬼魅飄到了自己的身旁,一劍割斷了綁住雙手的繩子,秀英也看清了這個鬼魅竟然就是允兒,篷車內的俞利看到允兒也傻住了。

「允兒......妳.....」秀英不知道該說甚麼,伸出手指戳了戳允兒的胸部。

「妳變態呀!一見到人就戳人胸部。」允兒對秀英的舉動感到驚嚇。

「我只是想確認一下妳是人還是鬼。」秀英解釋道。

「當然是人啊!等等在跟妳解釋啦。小心!」允兒一手按下秀英的頭,抽出腰上的短銃打死後方準備開槍的士兵。

在兩方面配合之下,這一隻政府軍小隊全軍覆沒。秀英慢慢的把受傷的俞利扶出篷車,Jessica趕緊跑到俞利身旁看看傷口。

「傷勢怎麼樣?我們必須趕快幫妳上藥!」Jessica緊張道。

「這一點小傷不算甚麼啦。」俞利說道,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允兒。

Jessica看到秀英和俞利都這麼意外,就把事情詳細的經過都告訴她們兩個。

「所以妳現在是人還是鬼?」俞利問道。

「當然是人啊!」允兒再次的回答道。

「後面這台篷車裡都是火藥和子彈,我們把它一起弄回去吧!」秀英提議到。

「可以是可以,但是政府軍的標記會讓我們吃很多虧的。」允兒說道。

「沒關係!我們把它用火燒黑了,這樣就看不出來啦!」Jessica說道。

一行人帶著篷車準備回到蒙加里,因為篷車裡裝滿的火藥桶,只能容納下兩個人,所以俞利在篷車裡休息,泰妍在一旁照顧她。美英駕著篷車,秀英和順圭各乘一匹馬,允兒和Jessica共乘剩下的一匹。一路上Jessica倚在允兒的懷裡,兩人細細的分享這一個月的日子。俞利躺在後方的篷車內,不用去看也猜的到前方的Jessica和允兒在幹麼,俞利慢慢的闔上雙眼,希望睡眠可以讓她淡忘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