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兒的生活已經不再是平淡無奇的售貨員了,但是為了掩飾實質上的工作,有時候還是要回到平淡無奇的店裡去努力一下。

「允兒!」妙哥的吼聲又來了。「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允寶小心一點啊!妙哥今天好像怪怪的。」一旁的阿妮還補了這樣一句。

允兒開始有些緊張了,畢竟從生活變得複雜那一天開始,一直是店裡第一精神領袖的允兒變的常常遲到早退,還常常無故曠工。撇開這些不談,允兒身上還常常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傷,感覺就像被家暴一樣。至於業績也是有些許的下滑,但是還是店內的第一名。

允兒進到了妙哥的辦公室,整齊的辦公桌,後方牆上還貼滿了OKLA總店頒發的榮譽獎狀,妙哥的事蹟就像神話一樣。

「妳知道我為什麼要叫妳進來嗎?」妙哥一坐下就問道。

「不知道?」允兒也誠實的搖了搖頭。

「妳知道嗎?本店不禁止員工談辦公室戀情,但是如果影響到員工業績的話,我就要干涉了。」妙哥沉穩的表達了他的話。

允兒聽到之後先是一驚,難道她跟Jessica在店裡有這麼明顯嗎?怎麼連妙哥都察覺了?不對!有可能只是猜測而已。

「沒有...........」允兒要否認之時又被妙哥打斷了。

「我知道那個新來的員工真的長的很讚,我承認我是妳的話我也會被吸引,不過幸好我不是!」妙哥又說了這麼一句話讓允兒更緊張了。

「我怎麼可能會跟新員工談辦公室戀情啊,我扶持他們都來不及了!」允兒已經堅持否定到底了。

「可是我常常看到你們跑到貨物區去,別跟我說你們是在開甚麼攸關國家大事的秘密會議。」妙哥頭一甩,氣勢之強烈。

「甚麼國家大事,妙哥你特務片看太多了啦。」允兒的笑容一點都不"真"。

「我也不逼妳承認,我自己會觀察,不要影響工作情緒就好。」妙哥坐回自己的辦公椅。「回去工作吧。」

允兒一離開妙哥的辦公室就衝去找Jessica,要跟她說妙哥觀察到的這一切。

「Jessica!」允兒抓了Jessica就拉到一旁。

「怎麼啦?我就快要賣掉一張加長的沙發了!」Jessica硬是被允兒從客戶旁邊拉走。

「不是啦,妙哥好像發現我們的戀.............練習跟客戶打招呼啊!」允兒說到一半突然看見Max出現在兩人身旁。

「這麼勤奮啊,打招呼還要練習?」Max顯然沒聽到前半句話。

「喔~~是啊!這不是我的本行嘛!總要跟她學習學習。」Jessica也差點沒嚇出一身冷汗來。「你在這幹麼呢?」

「泰妍有緊急事情要我們去開一下會!」Max說完就帶著他們一起跑到貨物區了,而這一幕全被妙哥清楚的看見了。

進到了這個狹小但設備完善的貨櫃屋,泰妍已經在螢幕上等待了,旁邊的另一個人正是她的助理小玉。

「泰妍,甚麼事情這麼急啊?」Jessica直接問道。

「我們查到一個跟Joey在洛杉磯用的一樣的身分在拉斯維加斯訂了一間房間,你們要快去查清楚。」泰妍直截的說了主要目的。

「拉斯維加斯!甚麼時後出發啊?」允兒還沒去過這個賭城呢,聽到之初還嚇了一下。

「今天晚上。」泰妍答道。「小玉幫你們訂的機票是今天晚上的,初步預計是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不是吧,這樣妙哥會殺了我的。」允兒這陣子缺曠記錄不良,再請一個星期假可能會被剝皮。「一定要我去嗎?不能就讓Max和Jessica去就好了嗎?」

「我們的主要任務是要保護妳,我們不能離開妳。」Max跟允兒說道。

「那Jessica留下來保護我,你自己去啊!」允兒這個想法其實是雙關意義啊。

「我以前跟Joey碰過面,一不小心就會暴露身分的。」Max解釋。「而讓Jessica一個人去對付一個特種部隊退役的危險分子不太妥當吧。」

「Max說的沒錯,你們三個必須一起出發。再說,你們的房間都已經訂好了。」泰妍也是這麼說。

「既然這樣子的話,我也沒甚麼好說的了。」允兒也只好順從了。

允兒來到妙哥的辦公室前面,手裡抓著請假單,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終還是敲了門進去了。

「妳要請一個星期假!」妙哥看到假單立刻跳了起來。「還真巧啊,兩個人都請了一個星期的假。」

允兒心裡又是一陣重擊,怎麼沒想到Jessica也要請假啊,這樣不是宣告是在一起了。

「這樣也好,你們就盡情恩愛去吧,不要影響工作情緒就好。」妙哥居然輕易的就核准了,允兒大感不可思議啊。「好好玩啊,不要未婚生子啊!」

「謝謝..............啊?生子?」允兒感到不對勁了,她跟Jessica怎麼生子。

「是啊,祝妳跟Max出去玩的愉快啊,不過小心不要玩過火了!」妙哥又重複了一遍。

允兒差點沒暈倒,妙哥居然認為她跟Max在交往。不過這樣也好,她跟Jessica的關係安全了。允兒也沒有解釋甚麼,畢竟先安然的得到這個准假再說,以後再抓Max過來跟妙哥解釋就行了。

在將近一個半小時的飛行,允兒、Jessica和Max到了全世界最華麗的賭城─拉斯維加斯。他們找到了小玉訂好的飯店,在Max房內安裝好各個儀器,並架設了間諜專用的監視望遠鏡,監視著對面飯店內的Joey。

「看到他了,他看起來不是像來做甚麼的,像是真的在渡假。」Max看到Joey坐在沙發上喝著紅酒,好不愜意。

「管他是來幹麼的,套出他的話是第一要務。」Jessica抓了要換的衣服進到房裡了。

「下一步行動是甚麼啊?」允兒好奇的問Max。

「Joey每到晚上都會到賭場去小賭幾把,這回Jessica將要進去攪和攪和。」Max說話的時後眼睛絲毫沒有離開過望遠鏡。

「怎麼攪和啊?」允兒不禁擔心到Jessica的行動了。

「等等妳就知道了,專業特務的水準。」Max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到了賭場,Joey找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從口袋裡抓出了一大把鈔票,不過顯然手氣不是很好,怎麼下怎麼輸,心情已經有點不爽了。這時後突然後方掀起了一點小騷動,一個穿著皮衣的男子抓著一個女人的手大聲咆嘯著,那個女人不是別人就是Jessica。Joey走了過去一把拉過Jessica的手。

「這位先生,對一位盛裝打扮的女士這麼粗暴不覺得羞恥嗎?」Joey的語氣是這麼的平善,內容卻是如此的刺。

「你這個小子,關你甚麼事啊,信不信我把你打趴在地上啊!」皮衣男大聲的叫道。

皮衣男突然一出拳往Joey臉上打去,Joey輕輕鬆鬆的避過了這一拳,右手抓住皮衣男的手腕,左腳輕輕一拌,就把那個皮衣男摔到了地上。

「這位小姐沒有事吧?」Joey非常有禮貌的問著Jessica。

「真是謝謝你,不然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Jessica緊緊的握著Joey的手,表達出無限的感謝。

「時候也晚了,我送妳回房間吧。」Joey看了看手表,也已經過了12點了。

「不!我們到樓上的酒吧喝一杯吧,讓我好好的感謝你。」Jessica提議道。

「好吧,不過我不讓女人請客的,我自己付喔。」Joey從口袋裡拿出一張信用卡,證明自己不是沒有錢。

兩個人到了飯店二樓的酒吧,而這一切都是照著先前訂好的計劃在走,Max和允兒早就已經坐在其中一桌靜靜的等著了。

「剛剛看你的身手好好喔,在哪裡學的啊?」Jessica開始展開了攻勢。

「我之前是軍人,不過已經退役了。」Joey也沒有隱瞞的說了。

「退役?我看你還年輕啊。」Jessica又問道。

「我自願退役的,在戰場上看著自己的戰友戰死,我最好的朋友更是連屍體都沒找到。」Joey喝了一口酒,心情也跟著低落了。

「抱歉提起你的傷心事。」Jessica也喝了一口酒。

「沒關係,好幾年前的事了。其實屍體根本沒找到,有時後我甚至希望某一天可以在街上看到他,很傻對吧。」Joey對著Jessica毫無防備的說出了心裡的事。

「不會啊,任何希望都不能放過對吧。」Jessica也笑了笑,準備要切入正題了。「那你現在在做甚麼呢?」

「很複雜呢,我是在一個企業裡幫助大老闆處理一些事情,就像顧問一樣。」Joey解釋的很好,不留痕跡的帶過。

「顧問啊!薪水很高呢,又是很輕鬆的職業。」Jessica的演技真的不是蓋的。

「薪水是高,但是真的不輕鬆。」Joey把杯裡的酒都乾了。「說說妳吧,妳是做甚麼的?」

「我是一個...............啊!」Jessica話說到一半,酒保突然把桌上的酒杯打翻了。

「啊,包包會弄髒!」Joey立刻抓起了放在酒的路徑上的包包。

「不要拿!」Jessica大聲的叫道,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Joey一手抓起了Jessica放在桌上的包包,因為拉鍊沒有拉上的關係,包包裡面的手槍直接掉了出來,落在了Joey和Jessica中間的桌子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