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個星期沒有甚麼任務的情況下,允兒的事情就是不斷的訓練再訓練。還好允兒天資聰穎,簡單的特務技巧在這一個星期內都盡數掌握住了,連泰妍都不敢相信,直說讓允兒加入CIA吧。

「允兒啊,我看妳基本的也都學的差不多了,是時候要進一步了。」Max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布包,放到允兒眼前。

「這個是甚麼啊?」允兒用手摸了一下,裡面是一個硬物,而且挺重的。

「打開來看看啊,這個東西是妳的了。」Max抓了一張椅子坐到允兒的身旁。

允兒小心翼翼的解開布包上的繩子,手在伸進去的當下就像觸電般的跳了起來。

「這個........這是要給我的?」允兒的表情又驚恐又無助。

「是啊。」Max也跟著站了起來。「這是身為一個特務所需要的最基本配備。」

「可是我只是臨時的不是嗎?這個手環拿掉我就是平凡人啦!」允兒拼命的指著那只金屬手環,一直大聲的吼叫。

「第一,我們不知道妳的手環甚麼時候才會拆掉。第二,就算妳拆掉了手環,妳的天分已經超出我們的預料範圍,妳有可能會被我們列為正式的探員。」Max慢慢的解釋。「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妳需要保護妳自己。」

「可是我想我還沒有準備好。」允兒又坐回了椅子上。

「Max!」Jessica的聲音打斷了正要開口的Max。「給她一點時間吧,畢竟這條路不是她自己選的。」

「那好吧,妳好好想一想。」Max又放了一個小箱子在桌上,往出口走去。

「允兒。」Jessica確認Max已經離開基地後才開口。「可不可以為了我而接受,妳也不希望我一直為妳擔心著吧。」

允兒沒有說話,只是緩緩起身然後抱著Jessica,從鼻子呼出的氣息清楚的傳進Jessica的耳中。

「我們先不要討論這個吧。這個星期我們都在訓練,泰妍跟Max又一直都在四周,我們都沒時間好好獨處。現在好不容易基地裡都沒人了,讓我好好抱抱妳吧。」允兒閉著眼睛,只是抱著Jessica,用愛去感受著這個時刻。

只可惜完美的時間總是不長,兩個人還沒相擁多久,基地的大門打開了,走進來的是泰妍。Jessica和允兒立刻分了開來,各自坐回自己的桌上假裝非常的忙碌,泰妍也沒有起任何疑心。

「怎麼只有你們兩個在這,Max呢?」泰妍一進來就問Max在哪,似乎有重要事情。

「Max剛剛離開,有甚麼事情嗎?」允兒問道。

「關於上次跟Jasmine會面的男人,我們已經查到他的資料了。」泰妍打開了電腦螢幕,叫出了一份個人檔案。「Joey Alexander,前美國海豹特種部隊隊員。」

「這個人在部隊時期就是一個心思細膩,而且各項戰績都非常好的士兵。但是在一次執行任務時被敵軍發現,全隊超過一半的隊員陣亡以及失蹤,包括他最好的戰友。那一次任務結束之後他便遞交了退伍申請表,從此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泰妍說道。

「那現在怎麼出現了?」Max突然現身在門口,把Jessica和允兒都嚇了一跳。

「天哪!你走路都不出聲的啊,想嚇死我喔。」允兒差點沒從椅子上翻下來。

「我們並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所以我們以潤娥的名義發了邀請函給Jasmine參加今天晚上在洛杉磯的時尚派對,希望能從她的口中問出一點甚麼。」泰妍的眼神又落到了允兒身上,允兒頓時覺得空氣都凝結了。

過了中午,大家都開始為今天晚上的派對做準備。Max把所有允兒會用到的東西都拿來了,機票、邀請函、禮服和飯店的房卡。

「Max啊,怎麼這次的衣服是女裝啊?」允兒看著從防塵袋裡拿出來的黑色小禮服,稍稍遲疑了一下。

「我看妳穿男裝似乎有點不習慣,而且她已經被妳釣上了,妳穿甚麼她也不會在乎。」Max說完還特地拿起了房卡在她眼前晃了一下。「這張是妳飯店的房卡,是雙人房。」

「雙人房!你們不是指望我帶Jasmine回房間做甚麼吧?」允兒瞪大了眼睛,似乎在大一些眼珠就要掉下來了。

「不幸的,是!」Jessica這時出現在門口。「寄給Jasmine的信件上特別註明了叫她不要訂飯店,所以她會住妳那。」

「你們兩個慢慢溝通,我去把器材準備一下。」Max說完就離開基地了。

「Jessica,那個Jasmine像餓狼一樣,我怕我沒辦法全身而退啊。」允兒抱怨著。

「這也是任務的一部份,為了國家著想。」Jessica低著頭,語氣略為顫抖著。

「看著我。」允兒托起了Jessica的臉,不爭氣的眼淚早已在Jessica的雙頰留下兩條淚痕。「笨蛋,不要哭了。」

允兒慢慢的吻著Jessica的臉頰,順著兩頰的淚水一直吻到眼睛,再沿著鼻梁輕輕的往下,最後停在那動人的嘴唇。Jessica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火焰,允兒這若有似無的吻著實的把她引爆了。

兩個人纏綿了好一段時間,不捨的分開後,Jessica把衣服交給允兒,要她趕快去換衣服。就像事先排練好的一樣,基地裡的兩個人才剛剛結束熱情的纏綿,Max就從基地外走了下來。

「還沒換衣服啊,這裡是一些竊聽器材和攝影機,等等都戴上吧。」Max從袋子裡倒出一堆小東西,胸針、耳環、戒指。

準備好了之後大家到了機場,搭上了一架小型飛機,Max、Jessica和允兒在機上不斷的確認一些技術上的資訊。到了洛杉磯機場,飛機外一台加長型的禮車已經等在那了。

「允兒,記住千萬要小心,耳機麥克風都開著,有問題立刻報告。」Jessica不放心的交代著。

「好的,妳放心吧。」允兒說道,可惜Max也在場,不然勢必有一個再見吻。

「等等!妳忘了這個。」Max丟了一個東西給允兒。允兒一看,就是早上Max給她看的那個布包。

到了這個時候,或許這樣東西是派的上用場的。允兒跟Max點了點頭,把布包放進提包裡就進車了。允兒的車一離開,Max和Jessica也搭上了後面的箱型車出發了。

到了派對的會場,允兒一下車就被許多的鎂光燈包圍,艱辛的被現場的保全帶進場內後看到的是平常所見不到的華麗場景。在這個派對裡,好多好萊塢的超級巨星,還有各界的巨頭人物,允兒站在原地都看呆了。

「Honey!好久不見啊,有沒有想我?」Jasmine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一出現就勾著允兒的手臂。

「我當然想妳啦,寶貝!這個星期到法國出差去了,好想馬上奔回來喔。」允兒把剛剛背好的都說了出來。

「妳不是經理級的嗎?還要出去開會啊?」Jasmine問道。

「那當然!越是高級的幹部越是要親自上陣,這樣才能提高員工的向心力啊。」允兒笑笑的說道,這些都是Max教她說的。「那妳呢,有沒有想我啊?有沒有背著我偷偷跟別的人見面啊?」

「除了工作上的人之外都沒有,我的心裡都是妳啊。」Jasmine已經心急的直接吻上允兒的唇了,嚇的允兒突然閃了開來。

「先不要這樣,這裡都是人,為了我的形像著想先忍一忍吧。」允兒說著順勢往Jasmine的腰上一抱,找了位置坐了下來。

派對席間,允兒不斷的圍繞著Jasmine工作的話題,在加上外面還有Max和Jessica兩個資深的特務提問,基本上問題都問的差不多了。

Jasmine並不知道那個男人叫Joey,只知道他是軍火商的一份子,但是從Jasmine的形容判斷起來,這個組織又不太像是一個簡單的軍火商。派對結束之後,允兒帶著Jasmine坐上了自己的禮車,來到已經訂好的飯店。

「寶貝,妳先看看電視吧,我要先去洗澡了。」允兒走進浴室裡真的準備要洗澡。

允兒站在蓮蓬頭前方,噴出來的水打在她的身上,允兒一邊搓著身體一邊想著等等要怎麼逃離魔爪。洗著洗著突然聽見外面傳來門鈴聲,允兒關掉水龍頭,準備要問是誰的時候聽見了男人的聲音。

由於飯店的隔音效果太好了,所以允兒只聽的到兩個人在交談,但是無法聽清楚交談內容,突然浴室門外傳來一聲槍響,然後就是一片寂靜。

允兒輕輕的打開了浴室的門,看見房間的門是打開的,房間內Jasmine胸口中彈倒在地上。允兒趕緊衝上前去檢查Jasmine的脈搏,已經停了,只得趕快抓了手錶通知Max和Jessica。

「不好了,Jasmine死了!」允兒直接是對著麥克風大吼。

才剛吼完下一秒,Max和Jessica就出現在房間門口了,兩個人手中都握著槍,速度之快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

「哇!你們有沒有這麼快啊,這裡12樓耶!」允兒被這景象嚇到了。

「我們早就從竊聽器上聽到了,槍聲一響我們就衝了上來。」Jessica確認安全之後把槍收了起來。「允兒,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我剛剛就一直待在浴室裡,出來時就是這樣了。」允兒回答。「你們知道是誰做的嗎?」

「是Joey!我之前見過這個人,他的聲音我認得。」Max也把槍收了起來。

第二天他們都回到了奧克蘭,全部人都到基地裡進行會議。

「現在Jasmine也死了,我們唯一能揪出這個龐大軍火集團的線也斷了。」泰妍嘆了一口大氣。

「不,至少我們現在知道Joey也是一條線。」Max起身發言。

「但是我們對他一點都不了解,這樣怎麼能算是線呢?」Jessica問道。

「我們有他的從軍資料,海豹特種部隊每個隊員都會有一個特殊的識別碼,只要登入軍方的一級認證系統,這個人除非換了身分,不然一定找的到。」Max解釋。「而且一個普通的軍火集團怎麼可能找到像Joey這麼優秀的特種部隊隊員,我相信背後一定還有著甚麼。」

「這是一個有力的資訊,我會通知小玉立刻開始調查。」泰妍立刻記下Max提出的重點。「今天會議就到這邊,解散吧。」

泰妍先行離開基地之後,剩下的其他三人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後Max先開口了。

「像昨天那種狀況,這樣東西妳是必備的。」Max指著那個布包。

「允兒,收著吧!妳一定會用到的,想逃都逃不掉。」Jessica也加入了對話。

允兒沒有回答,只是看著那個小小的布包。等Max跟Jessica都離開之後,允兒自己一個人待在基地裡,長嘆了一口氣,然後站了起來並動手解開布包。拿出來的是一把手槍,跟Max還有Jessica佩帶的一模一樣的手槍,還有一個還沒有裝子彈的彈夾。

「爸爸,這就是你希望我走的路嗎?」允兒閉著眼睛自己默默的說著。

稍稍的沉默一陣子,允兒睜開了眼睛,抓起桌上的彈夾,對著手槍的底部裝了上去,一個徹底不同的命運響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