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南邊的蒙加里,剛剛才結束了俞利鬧Jessica的鬧劇,現在一行人回到了作戰中心,在裡面守候的成員們看到俞利安然的歸來都非常的開心,尤其是一直跟在Jessica和俞利身邊的老軍長,還對俞利念了一番。

「好的,現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Jessica坐回了自己的大位。

「是甚麼呢?」其餘眾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革命軍的勢力在這幾十天下來,成長的速度已經超越了我的想像,所以我覺得我們必須適時的改變一下。」Jessica緩緩的說道。「首先我要做的第一項重大變革是,義軍將會被解散,並且重組成革命軍第一主力部隊,由我親自指揮。」

「這樣也好,把各個義軍隊長送去各城市指揮部隊也比較安心。」秀英說道。

「沒錯。第二項事情是,加百里已經被我們攻下了,但是政府軍在短日之內一定會整軍再來,這一次我們面對的就不只是一般的守城士兵了,有極高的機率會是不敗將軍所帶領的主力部隊。」Jessica推論道。

「那我們應該及早開始佈署,以主力部隊迎擊啊。」秀英趕緊說道。

「不!如果證實是不敗將軍的主力部隊,我們更應該趁這個機會繞道過去,直接進攻首都。」Jessica說出自己早已想好的計畫。

「那南邊呢?難道政府軍不會發現我們不在嗎?」順圭好奇的問道。

「所以我們必須派出一隻佯裝成是主力的部隊迎擊,並且在最少傷亡的情況下,最大限度的吸引他們的注意力。」Jessica回答順圭的問題。

「那這支部隊不就成了犧牲品,這樣對士兵還是人民都不公平。」美英在一旁說道。

「為了降低傷亡人數,這點犧牲是必須的,不然死的人民會更多。」泰妍也開口了,反駁了美英的想法。

「那我們應該派誰指揮這支軍隊,必須要有足夠的士氣,不然士兵是不可能作戰的。」秀英問道。

「這也是我在煩惱的,要知道這場仗存活的機率不高,又有多少人會願意犧牲自己。」Jessica對秀英說道。

「我去!」一旁沉默已久的俞利突然開口說道。「我擁有足夠的號召力,士兵一定會全力作戰的。」

「不行!」Jessica嚴厲的拒絕。「妳這次亂來知道我有多擔心嗎?我會派別人去的。」

「對啊!俞利,如果是主力部隊的話,帶隊的是妳哥哥耶!」順圭說道。

「甚麼?甚麼哥哥?」Jessica趕緊插話問道。

「不敗將軍,就是俞利的哥哥。」順圭回答。

「那這樣我更不可能讓妳去的!」Jessica說道。

「不!這樣我更應該去,這邊最了解我哥哥的人就是我,而且如果他知道是我帶隊,他一定毫不猶豫的相信這是主力部隊的。」俞利說道。

「俞利,妳要想清楚,他的綽號是不敗將軍,而且在如此懸殊的兵力之下,妳是討不到便宜的。」順圭說道。

「那就正面對決吧,總之這是我的決定。」俞利最後說道,接著便沉默了。

另一方面在北方的首都,國王在接見了單宋和厚道之後,並沒有直接回到內殿,反而直接的去到了軍隊總參謀的家,希望能從他那裏得到一些對火球政府軍有利的作戰資訊。總參謀一聽見通訊兵說國王來了,趕緊出外接見。

「國王陛下!」總參謀看見國王在廳裡坐著,趕緊向前行禮。

「Max啊,快快過來坐著,這場仗好不好打啊,快給我分析一下。」國王興奮的對總參謀叫道。

「是的,國王!這場仗我們佔有絕對優勢,革命軍所擁有的只不過是派去地方的閒暇雜兵,而我們政府軍可是留在中央的精銳部隊,並且還是由單宋和厚道組成的雙塔陣容。」Max幫國王分析到戰況。

「是嗎,聽你這樣講我就放心了,那我不打擾你啦,我還要回家享受啦。」國王不顧眼前的軍情大事,只顧著回家跟他的眾多女人嘻戲。

「不不,一點都不打擾,國王慢走。」Max護送了國王到了門口後便回到了內堂。

Max走回到自己的書房,關緊了房門,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

「厚道這傢伙居然要在這個節骨眼暗殺俞利,如果俞利死了,就沒有人幫我牽制住單宋的部隊了。」Max躺在椅子上自言自語道。「不管俞利或是單宋誰在這場仗中死去,對雙方來說都是一大損傷,接下來只要除掉這個昏庸的國王,整個天下就是我的了。」

Max躺在椅子上笑了一笑,接著便起身走到身後的暗櫃,拿出一件黑色的連身斗篷,並且將它穿在身上並把帽子帶好,然後往櫃子後方的牆角一推,出現了一個狹窄的秘道,Max進入的通道,接著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回到了蒙加里,夜色已經悄悄的來臨了,街道上的人群也隨之的慢慢減少,皎潔的月光照耀著大地,可是在城邊的暗處,卻有兩個人影在一旁鬼鬼祟祟的伺機行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