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爾城內的夜晚依舊是非常熱鬧,四處的街燈照亮著漆黑的夜晚,但是在一家高級餐廳內,冰冷的氣氛和冷清的環境跟餐廳外形成強烈的對比。單宋手上緊緊握著短銃,槍上的輪弦已經拉緊了對著眼前的人,眼前的不是別人,就是自己的親妹妹俞利。

「妳覺得妳進來了可以這麼輕易的離開嗎?」單宋對著俞利說到。

「果然。」俞利輕聲的說道,慢慢轉過身面對著單宋。「我就知道你不會安這個好心。」

「俞利,是妳逼我的,我是想要好好跟妳談的。」單宋手中的短銃還是指著俞利。

突然門外一陣騷動,一名將官帶著部隊闖了進來,手中的劍還染著鮮血,顯然門外那名看守的上尉已經成劍下亡魂了。

「哎呀呀!各位瞧瞧我是看見了甚麼啊。」這名將官用布擦掉劍上的血,對著自己的部隊說到。「這個人不是不敗將軍嗎?不知道如果把他私自會面革命軍將領的是匯報給國王,會不會怎麼樣啊?」

「厚道!我知道你覬覦我的位置很久了,只是沒想到你會給我來這套。」單宋對著那名將官說道。厚道在軍中也是一名戰功彪炳的大將軍,在火球政府軍隊擁有不小的聲望,但是偏偏單宋的行軍能力就是比厚道來的優秀,因此厚道千方百計想要除掉單宋。

「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會放過,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你現在一槍把這個女的打死,我就當甚麼事都沒囉。」厚道對單宋說道。

「哼!你這是在說笑話嗎?她是我妹妹,我怎麼可能殺她。」單宋走到俞利身旁,緊緊抓住俞利的手,小聲的對她說道:「不要管我,快逃!」

「那你就別怪我不客氣啦!」厚道說道。對後方的軍隊喊道:「預備!」後方的人全部舉起火槍對著單宋和俞利。

「不,我不會丟下你的。」俞利突然伸腳一踢,前方的桌子被踢的立了起來,部隊射出的子彈全部都被高級的實木桌子檔了下來。

「快跑!」趁著部隊在裝彈的同時,俞利抓著單宋的手就往後門跑。

「快追!」厚道趕緊對部隊喊道,自己也提著劍追了上去。

俞利帶著單宋一路的往外跑,兩個人進到了後巷,一路往大街跑去,後方厚道和他的部隊也拼命的追趕,但是人多在狹小的巷子內便不好全速向前跑,所以俞利和單宋便順利的混入大街上的人群中。

「妳快走吧,妳的身份很敏感,帶著這個,守城的人會讓妳出去的。」單宋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小鐵牌,上面畫了五個星星。

「那你怎麼辦?」俞利問道。

「不要擔心我,我的部隊駐紮在這個城市,厚道他不敢亂來的。」單宋對俞利說道。

「那國王那邊你怎麼交代?」俞利接著問道。

「國王需要我打這場仗,仗打完前我不會有事的。」單宋答道。

「你剛剛為什麼不殺了我就算了?這樣你就沒事啦。」俞利說道。

「笨蛋,我怎麼會殺我的親妹妹,而且妳真的以為我殺了妳他就不會對我怎麼樣嗎?」單宋淡淡的笑道。

「那...............」俞利正準備繼續問卻被單宋打斷。

「不要再說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單宋突然向前緊緊抱住俞利。「妳是我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我不會讓妳有甚麼損傷的。」

話說完之後俞利趕緊繞到餐廳的前門,前門還有厚道留下來看門的些許部隊,俞利決定賭一賭,就低著頭裝做甚麼事都不知道,慢慢的閒晃到餐廳門口。

「喂,這裡今天不開放,快點離開!」一名士兵隊俞利喊道,顯然是沒發現她的身份。

俞利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對著那個士兵點了點頭,便立刻上馬往城外去了。經過城們的時候,守城的要俞利脫下帽子檢查,俞利趕緊從口袋拿出剛剛單宋給她的鐵牌,那名守城看了之後立刻開了城門讓俞利離去了。

另外一方面在革命軍首都蒙加里,Jessica在軍總指揮部研究著攻打加百里的計畫,所有人都為了這件事忙進忙出的,突然一名小兵衝了進來。

「報告首領,第一軍團團長傳來的緊急信件。」小兵立刻走到Jessica身旁,將信件交給她。

「甚麼!」Jessica讀完之後立刻拍桌站了起來。「俞利怎麼這樣子亂來啊,怎麼辦!」Jessica急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西卡!妳怎麼啦?怎麼哭了。」泰妍趕緊跑了過來。

「就.........」Jessica把俞利獨自前往菲爾城的事告訴了泰妍。

「甚麼!」泰妍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們現在也做不了甚麼,只能祈求上帝保佑了。」

「報告首領,雷嘉納義軍送來的急件。」又一名小兵衝了進來,遞給Jessica另一封信。

「泰妍,妳看吧。」Jessica把信件交給泰妍,深怕又是允兒發生了甚麼事。

「喔。」泰妍拆開了信,讀完了之後,臉上露出了笑容。「是好消息,雷嘉納義軍的老首領死了!」

「嗄!這是甚麼好消息啊!」Jessica聽完之後差點沒暈過去。

「啊~~不是。」泰妍重新整理了一下重點再說道。「老首領死了,接位的新首領決定加入革命軍的陣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