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為了俞利的事不停的煩惱著,整個人都無心處理革命軍的事務了,泰妍也只好充當臨時的首領幫Jessica審閱各方軍情的信件,而美英則在一旁不斷的安慰Jessica,畢竟革命軍的靈魂就是Jessica,如果她倒下了,革命軍也完一半了。

「西卡啊,放心吧,俞利這麼精明,沒事的啦。」美英在Jessica身旁不斷的試圖緩和Jessica的情緒。

「不,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俞利只有一個人,對方一定佈好軍隊要抓她,她再厲害也逃不了的。」Jessica依然著急的說道。

「如果真的這樣,我們現在也做不了甚麼啊。」美英說道。「趕快回過神來吧,軍隊需要妳的指揮啊。」

「報告首領。」一名通信兵從外面進來。「根據主力部隊的回報,加百里的守軍在我們剛到就宣布投降了。」

「投降?不是一直都很堅持的嗎?怎麼這麼快就投降了?」泰妍問道,一旁的Jessica終於聽到一個足以吸引她注意力的事情了,連忙跑了過來。

「聽說是駐守在加百里的軍糧沒了,所以投降,守城的指揮官已經帶著軍隊向北方撤退了。」通信兵說道。

「我以為他們的屯糧還會再撐至少3~4天呢。」Jessica自己滴咕道,抬頭對通信兵說:「既然這樣,通知第一軍團回來吧。」

「西卡啊,妳已經走出俞利的傷痛啦!這樣真好。」泰妍高興的對Jessica說道。

「俞利,啊!對,我的俞利啊!」Jessica一聽到俞利的名字又掉下眼淚了,一旁的美英給了泰妍一個白眼。

「泰妍!」美英把泰妍拉到一旁,小聲的對她說道。「妳怎麼又提到俞利啊。」

「我怎麼知道?我以為..........」泰妍無辜的回道。

這時在加百里北邊村落的第一軍團,秀英成為了第一軍團新任的團長,團員們雖然都不捨俞利的離去,但是也遵從秀英的指揮。秀英以才在村子裡就時常統領常備軍,現在對指揮一個小小的軍團倒也挺得心應手的。

「團長!快出來看。」一名第一軍團的成員叫道。

「甚麼事?」秀英趕緊跑了出來。

「妳看。」成員把手中的望遠鏡交給了秀英,並伸出手指著遠方。

秀英接過望遠鏡,順著手指著的方向望過去。在遠方的道路上,一長條的紅衣部隊正在行軍,秀英從這個部隊的行進方向判斷應該是從加百里撤退出來的守軍,看來這場仗革命軍是不戰而勝了。

「政府軍撤退了啊,看來我們的任務執行的非常好。」秀英把望遠鏡還給他,對著其他人說道:「大家東西收一收,準備回去了。」

「等等!」順圭趕緊跑了出來。「我們就這樣走了那俞利怎麼辦。」

「難道我們就這樣一直等下去嗎?妳也知道俞利這一趟是凶多吉少了。」秀英平靜的說道。

「至少我們要給她一個機會吧,等到明天清晨吧。」順圭提議到。

「嗯,那就等到明天清晨吧,大家也趁晚上好好休息吧。」秀英對大家說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秀英一整個晚上沒有闔過眼,一個人趴在倉庫二樓的窗台上望著遠方,希望能在遙遠的地平線那邊看見俞利的身影。順圭因為一樣的理由也沒有睡熟,起來後看見秀英也醒著,便走了過去。

「一夜沒睡啊,擔心俞利嗎?」順圭問道。

「妳也是吧。」秀英一把拉過順圭,讓她躺在自己的懷裡。

兩個人望著窗外的山邊,看著清晨的太陽一絲絲的爬了上來,身為一個軍團的團長,秀英自己說過的話也必須遵守。著裝完畢之後到了下層倉庫叫醒所有的成員,準備啟程回蒙加里。這時倉庫外急促的馬步聲吸引了秀英的注意力。

「是俞利嗎?」秀英趕緊衝了出來,騎在馬上的卻是Jessica派來的通信兵。

「加百里已經攻下來了,首領說你們可以回去了。」通信兵說道。

「各位!快點喔,出發了。」秀英面露出失望的神情,回頭對著倉庫內喊道,心想俞利可能已經遭遇不測了。

「喂!就這樣丟下我嗎?」熟悉的聲音從倉庫後方傳來,秀英往聲音方向一看,不是俞利還會是誰。

「俞利!」秀英全速衝了過去,把俞利整個人撲倒了在地上。「妳沒事啊!」

「當然沒事啦!」俞利把在菲爾城的事情經過都告訴了秀英和順圭。

「現在人都到齊了,秀英,發號施令吧,我們快點回蒙加里吧。」俞利對秀英說道。

「妳都回來了,團長的位置當然還給妳啦!妳發號施令吧。」秀英對俞利說道。

「不,是我自己把位置給妳的,而且當初是我違抗命令跑去菲爾城的,這樣的人怎麼能夠再當一個軍團的團長呢,我會回去面對懲處的,這邊還是由妳發號施令吧!」俞利說道。

秀英和順圭兩個人的拗不過俞利,秀英也只好先頂著這個位置,等到回了蒙加里再說吧。大家收拾好了行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啟程了,與先前來的時候不一樣的是,後面還拖了一堆搶來的補給品和幾管鷹砲,這些都將成為革命軍的重要資源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