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首都寧靜的夜晚,城西市集的暗巷裡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人影,那個人正是火球政府軍總參謀Max。他獨自一人來到了市集的街口,過了一會兒,從四面八方陸陸續續出現了四名同樣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他們全都來到了Max的面前屈膝跪下。

「師父,這麼緊急召集我們有甚麼事呢?」其中一名黑衣人問道。

「我叫你們四個來是有重要任務給你們。我要你們兩個到蒙加里去,確保俞利的安全。」Max對著其中的兩個人說道。

「師父,這件事不是已經派大師姐出馬了嗎?難道師父這樣還不放心嗎?」另一個黑衣人問道。

「這次厚道派出的刺客也不是泛泛之輩,我怕你大師姐一個人應付不來。」Max緩緩的解說道。「另外如果玄娠因為任務受傷的話,為避免被革命軍逼問出任何情報,你們隨時準備滅口。」

「是說連大師姐都要殺掉嗎?」黑衣人問道。

「另外你們兩個。」Max並沒有理會黑衣人的問題。「你們今晚潛進城堡,暗殺國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是!」四名黑衣人同時說道,接著便消失在黑夜之中了。

Max不只是政府軍的總參謀,他也是一名野心極大的幕後操縱者。年少時為了爭權奪位,以企圖叛國的罪名誣陷當時的總參謀以及其他威脅到他地位的戰略參謀,藉此爬上了總參謀的位置。Max還暗地裡培養了一支秘密殺手部隊,以便隨時除掉擋在他前面的人。

同樣的夜晚在南方的蒙加里,貓雪和梗橘已經準備好隨時行動,兩個人就站在Jessica大宅對面的房頂上,眼前的就是俞利房間的窗子。

「俞利,今晚就要了妳的命。」梗橘小聲的說道。

兩個人順著屋頂延伸出去的旗杆慢慢的爬到了窗檯,正待要破窗而入的同時,貓雪背後射來一支小刀,筆直的插在梗橘搭在窗上的手掌上。梗橘強忍著痛立刻向後翻身跳下,落在大街上,順著小刀的路徑望去,站著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

「玄娠,過來攪甚麼局,是不想自己刺殺失敗的人變成別人的獵物嗎?」梗橘語帶諷刺的說道。

「哼!這個我才不管,不過今天我是不會讓妳傷到俞利一根頭髮的。」玄娠右手握著長劍,左手扣著小刀,隨時準備開戰。

「誰啊!」今天晚上輪班守衛的秀英打開門對外面喊道。

還在窗檯上的貓雪一看到門口有人出來,以為是俞利便抽劍向下進攻。

秀英一抬頭看見敵人正朝自己攻來,趕緊向一旁一閃,立刻抽出自己的劍進行反擊。貓雪對上的可是秀英,懸殊的實力差距讓貓雪一路向後敗退,一旁的梗橘看見了同伴正處於下風便趕緊向前幫忙,而玄娠則只是站在原地並無任何動作,畢竟任務是保護俞利,跟秀英一點關係都沒有。

俞利躺在床上被窗外的聲響給吵醒了,爬到窗口一看,見到秀英正陷入苦戰,立刻抓起長劍直接躍出窗口加入三人的戰局。一旁的玄娠一看到俞利也出現了,趕緊向前幫忙,因此形成了五人的大混戰。

秀英和俞利原本配合的好好的,突然看到玄娠的加入不禁一陣手亂,但是又看到玄娠招招都是對著對方,也漸漸明白了她的立場。

梗橘和貓雪眼看戰況對自己越來越不利,兩人便立刻分了開來,貓雪單獨對上俞利和玄娠,梗橘對付秀英。貓雪自己怎麼會是俞利加上玄娠的對手,沒過一會兒時間便被彈去手中長劍坐倒在地上,被俞利一劍割斷喉嚨死了。

另一邊不管梗橘怎麼對秀英進攻,都被秀英一招招的化解開了,但是秀英並沒有痛下殺手,只把梗橘的右手從手肘的地方砍斷,讓他以後不能在使劍。

「說清楚,妳到底是來幹麼的?」俞利對玄娠問道。

「這件事一時也說不清楚,我只是被派來保護妳的。」玄娠對俞利說道。

「我不需要妳保護!妳快走吧,不然別怪我不放過妳。」俞利轉過頭說道,秀英也跟著轉身。

後方倒在地上的梗橘慢慢的爬到路旁,用左手撿起地上的劍,對著俞利的背後便衝了過去。

「不!」玄娠大聲的叫道,來不及拔劍防禦,便整個人擋在俞利的面前,利刃直直的刺進了玄娠的腹部,直至劍萼。

秀英還俞利聽到玄娠的大喊趕緊回過頭,俞利立刻向前抱住中劍倒地的玄娠,而秀英則是一劍砍下了梗橘的腦袋。

「天哪!怎麼會這樣,秀英,快去找醫生,快!」俞利趕緊對秀英叫道,用手緊緊的壓著玄娠的傷口。

「哈哈,總有一天會死的,至少任務達成了。」玄娠剛說完便吐出一大口鮮血。

「妳不會死的,劍沒有拔出來,現在不要說話。」俞利立刻阻止玄娠繼續說下去。

「醫生來了!」秀英從遠方跑了回來。外面的吵鬧,連Jessica、泰妍和美英都跑出來了。

醫生趕緊蹲到玄娠的身旁,用手撕開玄娠的衣服,仔細的檢查傷口。

「必須把她抱到屋子裡,我要馬上替她止血。」醫生對俞利說道。

經過了一整夜的遮騰,玄娠總算是度過了危機,正躺在俞利的床上休息。但是窗外的夜還未寧靜,Max派來監督任務的刺客正打算刺殺受傷的玄娠,兩個人慢慢的爬進了窗子,手上的短刀一下捅進棉被裡,但是被子底下的只是枕頭而已。

「早就知道會有人來滅口了。」秀英的聲音從房間的角落響起。

門外的美英也抓著燭台衝了進來,兩名黑衣刺客一看情勢不對,準被要跳窗逃逸。第一個刺客才剛接近窗口,就被埋伏在對面屋頂上的順圭一槍打中腦門,當場斃命。第二個刺客正要回頭,秀英的短劍已經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身體,接著倒地身亡。

「你媽生你好好一個人,跑去當甚麼刺客,安心的去吧。」秀英用抹布擦乾短劍上的血,給對面屋頂上的順圭一個勝利的手勢,然後便離開房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