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的雷嘉納城內,允兒不斷的在煩惱說服達克加盟的問題,但是親生兒子死在戰場上,又有甚麼能夠比的上這麼大的問題去打動他呢。徐賢看到允兒這麼的煩惱,於是便決定向孝淵求情,希望孝淵能說服她父親參戰。

「孝淵姐姐,難道就沒有任何的方法可以讓首領參戰嗎?我們非常需要你們的援助。」徐賢對孝淵說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父親向來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的,要說服他恐怕是件難事。」孝淵回答。

「這怎麼行呢,我們這邊如果失敗了話,要怎麼跟西卡姐姐交代啊。」徐賢不禁開始著急。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太陽也漸漸西沉,俞利獨自騎著馬往菲爾城前去,這一趟俞利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了,無論如何都希望能勸哥哥回頭,畢竟當初是政府軍害 死父親的。俞利在夜晚前到達了菲爾城,菲爾城是火球帝國的第二大城市,也是火球政府的經濟核心所在,人民的生活非常繁榮,跟南方的蒙加里相比,簡直就是兩 個世界。俞利到了赴約的宴會廳,遞出了邀請卡,便進去了。

「俞利小姐,將軍已經在裡面等候多時了。」門口一名上尉級的將領低聲說道。

俞利原以為門口會有人搜查身上的武器,沒想到門口就一名將官,她就這麼帶著腰上的劍和短銃進到了餐廳裡。這個餐廳全部佈置的是紅色的緞帶,裡面的空間足足是蒙加里宴會廳的兩倍大,但是餐廳裡一個人都沒有,除了中央一張桌子旁坐了一名身穿將軍服的男子。

「單宋。」俞利站在門口叫道。

「嗯。」那名男子回頭,跟俞利幾乎一模一樣的五官,頭髮整齊的往後梳,帥氣的臉龐給人一種高貴的氣息。

「你找我幹麼?」俞利冷冷的說道。

「哎呀~~俞利,好久不見!」單宋起身走到俞利身旁給他一個熱情的擁抱。「趕快上座,一定餓了吧。上菜!」

「怎麼都沒有人?」俞利問道。

「這是屬於我們兄妹之間的聚會,所以我把這裡包下來了。」單宋說道。

「你很有錢嗎?」俞利接著問道。

「妳離開的那年我還只是個上尉而已,現在我是連國王都要看我臉色的不敗將軍,這點小錢算甚麼。」單宋說道。

「你當初為什麼不願意相信爸爸?難道你不知道是有人在搞鬼嗎?」俞利突然轉移話題。

「俞利,我們這麼久沒見了,不要一見面就談這些往事。說說現在吧,聽說妳是義軍的第一軍團長啊。」單宋問道。

「不再是了。你為什麼願意為政府做事?」俞利氣憤的問道。

「俞利,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力才安排這一次會面嗎?如果其他人知道我私自會面叛黨核心人物,我會被砍頭的。」單宋拍桌站了起來。

「那就不要見了啊。」俞利說完準備轉身離去。

「站住!」單宋憤怒的吼道,還夾帶著短銃拉緊輪弦的聲音。

夜晚的雷嘉納不像蒙加里的夜晚那麼熱鬧,因為城市距離首都比較近,到了晚上雷嘉納義軍全部進入緊戒,所有的居民也都待在家裡不在外面遊蕩。這時屋頂上出現 了一個可疑的人影,正從達克的臥室房間裡溜了出來。允兒晚上待在房裡正在苦思說服達克的時候,看到對面屋頂上的人影有些熟悉,立刻抓起床邊的長劍就衝了出 去。

「玄娠!」允兒對著人影大喊道。「還記得我嗎?」

「哼!」那個人影慢慢轉過身來,正是上次刺殺俞利的玄娠。「居然在這裡遇到妳啊。」

兩個人同時拔出腰間的短銃衝向對方,開槍的瞬間響亮的聲響劃破雷嘉納安靜的夜晚,兩個人立刻丟掉手中的槍,陷入一陣劍與劍之間的近身戰。經過上次一戰,俞 利和允兒早就分析過玄娠的招式並且多次的練習過了,這一戰一開始允兒便朝著玄娠的的弱處進行攻擊,玄娠也快速的進行防禦,看來玄娠也早已對防禦自己的弱處 進行過訓練了,不過弱處終究是弱處,在允兒一陣猛攻下,玄娠也不得不一步步往後退。

「有人潛入啦!」突然一旁經過的義軍看到了激戰,趕緊大聲呼喊援助。

允兒被一旁的求救給稍微分心了一下,玄娠趁著這個空隙亮出短刀,往允兒的左手一揮,在手背上輕輕的劃了一道傷口,這麼一點的空隙,玄娠就先一步逃走了,允兒也沒有在追上去,反而擔心玄娠剛出來房間裡的達克。

允兒帶著手上的傷趕緊到達克的房間,房間裡已經站滿了義軍的成員,孝淵抱著達克大聲的哭著,達克躺在孝淵身上一動也不動,鮮血不斷的從割斷的喉嚨口上冒出來。徐賢也趕到了,看到了這樣的場面突然嚇到了,把頭埋到允兒的肩上。

「孝淵小姐,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一名義軍的老軍長問著孝淵。「老首領死了,妳就是新的首領了。」

「可惡的政府,我不會放過他們。」孝淵惡狠狠的說道。

「可是孝淵小姐,我們的兵力是不可能跟政府作對的啊。」老軍長趕緊說道。

「這我知道。」孝淵抬起頭看著允兒,接著對老軍長說:「通知旗手把城門的旗換掉,雷嘉納義軍聽從革命軍的指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