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泰妍一行人開著車來到ARES的分部基地大樓。小玉和允兒已經換上了專業的套裝,胸前也掛了偽造的ARS識別證,以對方這麼保密的型式作風來看,這座大樓裡能發現她們兩個身分的人可能不到幾個。

「現在是11點55分,還有五分鐘就是警衛換班的時間了。」泰妍看著手錶對兩個人說道。「妳們兩個確定可以嗎?」

「都這個時候了,不行也要行啊。5分鐘妳要上哪去找人啊。」允兒邊說邊戴上隱藏式的對講機,確認好武器帶齊後推開了車門。

「泰妍,放心吧!我會看著允兒的。」小玉也下了車,跟上允兒的腳步。

兩個人下車之後慢慢的步行到大樓的正門口,12點整一到,門口的警衛開始了換班的程序。

「就是現在,走吧。」允兒率先邁開了步伐,擺出了高傲的姿態,推開了大門。

小玉跟著允兒若無其事的穿越過一樓的大廳,到櫃檯後方按了電梯。允兒抬著頭看著顯示器上的數字一個一個的減少,慢慢的電梯正往一樓一層一層的下來。

「喂!妳們兩個!」後方正在交接的警衛突然朝著這邊喊了一下。

「有甚麼事嗎?」允兒用高傲的口氣問道。

「這個電梯等一下就要關掉了,用對面那一個吧。」警衛走了過來,幫她們按了另外一台電梯。

「喔,謝謝。」允兒差一點沒嚇出冷汗來,只能故裝鎮定。

電梯下來之後,允兒跟小玉進了電梯,一等電梯門關上,兩個人馬上開始了計劃。

允兒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台機器,通過接線插在電梯的維修孔內,接著警衛室內的監視器畫面就被輕易的掉包了。小玉則在後面把電梯上方的逃生口打開,輕輕鬆鬆的就爬了出去。

「按照計劃進行,妳去救人,我去裝炸藥。」小玉的外套底下藏了許多的定時炸彈,藉這次機會先解決掉ARES的其中一個分部。

等小玉又關上了逃生口,電梯也到了允兒要到的樓層。允兒出了電梯,按照藍圖上畫的路線慢慢朝關人的地方前進,沿途上有不少的人跟她擦肩而過,但是都只是互相笑一笑就過去了。

允兒到了房間門口,趁著四下無人,馬上拿出解碼器開始解讀電子鎖的密碼。解開了門鎖,門一打開,裡面站著兩個壯漢正看著門外的允兒。

「有甚麼事嗎?」其中一個壯漢好奇的問道。

「嗯......我是來看一下犯人的狀態。」允兒隨口編了個理由,可是語氣不禁讓人起了疑心。

這時另外一個背對門口的壯漢突然轉了過來,手上的槍指著允兒。

「妳不是我們的人,妳到底是誰?」壯漢慢慢的逼近允兒,直到槍口頂在允兒的頭上。

「她是我的手下。」允兒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啊!是Joey先生的手下啊。」壯漢看到Joey立刻變的畢恭畢敬的,趕緊把槍收了起來。

「你們兩個上樓去,老闆有事找你們。」Joey等兩個壯漢出去後把門關了起來。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允兒問道。

「泰妍剛剛打電話給我,剛好我就在樓上。沒想到妳們居然就這樣殺了進來,膽子還真大啊。」Joey帶著允兒走到房間最後面,用自己的卡刷開了電動門,門後面就是Jessica和Max。

「允兒?妳怎麼在這邊?Joey也來了。」Jessica一看到允兒立刻衝上前抱住她。

「你們快走吧,監牢的門被打開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的。」Joey又帶大家回到房間門口。「出了走廊之後走到底,沿著逃生梯下到一樓後門,泰妍會在那裡等著你們。」

「可是小玉去裝炸彈了,我們要等她啊。」允兒焦急的說道。

「可惡啊,你們先走,我去找她。」Joey又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片。「這是我的識別證,用這張卡可以打開逃生梯的鐵門。」

允兒在前方帶著路,Jessica和Max則跟在後方。三個人順著逃生梯一路往下走,到了一樓一打開後門,看到澤演抓著泰妍,手上的搶抵著泰妍的腦袋。

「允兒,我把妳引到音樂廳就是不要妳牽連進來,為什麼還要回來救人,妳不是只是個業餘的嗎?」澤演整個人是激動的吼著。

「我不知道你支開我是為了甚麼,但是他們是我的朋友、我的同伴,就算自不量力也要拼拼看。」允兒說了回去。

「你現在站在那邊是想怎樣,你覺得一個人擋的住我們嗎?」Max手上緊握著允兒剛剛給他的槍,正努力的找著空隙。

「就像允兒說的,自不量力也要拼拼看。」澤演笑了笑,看了看被自己抓住的泰妍。「更何況我手上也是有這個籌碼。」

此刻的空氣就像是被冷凍住了,雙方互相緊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一個小小的動作都有可能引發一連串的漣漪。這時澤演突然把抵在泰妍頭上的槍轉到允兒的方向,可是Max的速度更快,一槍打在澤演又手腕上。他手一鬆放開了泰妍,Max看準機會連開了三槍,槍槍打在澤演的胸膛上。

「快!上車!」Jessica趕快上前扶住了泰妍,回頭叫大家趕快上車。

「允兒,澤演的槍!」Max立刻轉身掩護大家上車,也示意允兒把澤演的槍也一併帶走。

允兒來到澤演身邊,伸出手要去撿地上的槍的時候,澤演突然一把抓住了允兒的手腕。

「允兒......我不能...背叛組織,我也不想......傷害妳。」澤演另一隻手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個染了血的盒子。「這個......是給妳的。」

「還在幹麼啊!快點上車!」Jessica坐在駕駛座上對允兒吼著。

允兒沒有接下那個盒子,只是撿起了地上的槍,就往車上跑去。跑到一半允兒似乎發現甚麼地方怪怪的,停下來往手上一看,那把槍根本沒有裝彈夾。允兒這一閃神馬上就被一聲巨響給拉了回來,一個重物從大樓重重的摔在一台停在路邊的車上。

「不~~~!」泰妍看到這一幕瞬間大吼了起來,這時允兒才發現那一個重物就是小玉。

「怎麼還沒走啊,所有人都追過來了!」Joey從後門跑了出來,自己的身上也中了槍。「我的身分已經暴露了,這裡我待不下去了。」

Max一手扶著Joey,另一隻手直接把小玉的屍體扛在肩上,跳上了車之後就離開了。車子才剛出停車場,後方的大樓就爆炸了,在沉靜的黑夜裡劃破了寧靜,也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Jessica在允兒的指路下,到了特定地點換了車,就直接往Wade的藏身地出發。沿途上為了怕被追蹤,前前後後換了好幾次車,最後到了一個廢棄的煉油廠。

「不是吧,這個地方連鬼都不會想來了,妳確定Wade在這裡?」Max看著窗外詭異的風景,還有那鐵鏽斑斑的建築物,實在很難相信。

允兒也不禁開始懷疑了,只好拿出那支奇特的電話問一下比較保險。

「喂,我是允兒,我們已經到了坐標上的位置了,你在哪?」允兒問道。

「已經到了嗎?等我一下,馬上就來了。」Wade還是保持著一貫的作風,不等別人回答就把電話掛了。

泰妍一群人坐在那裏等了差不多一個多鐘頭,慢慢的有飛機的聲響從天空傳來。一架小型的私人飛機正朝著這裡飛過來,飛機著陸之後,走下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人。

「請問是允兒小姐嗎?」西裝男子對著Jessica問道。

「不是。」Jessica尷尬的轉向允兒。「她才是。」

「那這幾位是一起的嗎?」西裝男子又問道。

「是的,我們都是夥伴。」允兒答道。

「好的,各位請上飛機,我現在就帶你們去Wade先生的基地。」西裝男子帶著各位上了飛機。

這架飛機從外觀上來看只是一架普通的私人飛機,但是內部卻是高科技的通訊器材,從裡面也看不到飛機的外面,所以泰妍一行人也只能任由駕駛載著他們到其他地方。不過從飛機飛行的時間來看,似乎是一段很長的旅程。

「各位,我們已經到了。」那位黑西裝男子打開了機艙門,放下梯子讓大家下去。

「這個地方!」Max一出飛機就對眼前的景象感到熟悉。「這裡不就是......」

「沒錯,這裡就是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總部。」Wade帶著一票保鑣出來迎接泰妍一行人。「NSA隸屬於美國國防部,由美國總統直接管轄,也是這幾年來一直給我資金、技術和資訊援助的組織。」

「所以美國總統早就知道ARES這個組織了?」泰妍問道。

「沒錯,可是CIA早就已經被ARES所掌控了,所以才會由我來進行這個任務。」Wade帶著大家進入了大樓。「這個計劃是保密到家了,整個NSA上上下下除了局長之外,沒有人知道我在幹麼。」

「每一年美國政府撥給NSA的經費有一大半都到了我這邊,所以造成大家都誤會為什麼NSA拿了這麼多錢卻沒辦甚麼事,這也讓NSA常常被戲稱為No Such Agency(無此單位)。」Wade帶著大家走過空橋,進到另外一棟大樓。「這棟大樓對外是荒廢的,其實卻是我的總部。樓上是你們各位的房間,衣服都在衣櫃裡了,等一下吃完早餐記得換好正式服裝。」

「正式服裝?為什麼要換正式服裝?」Jessica疑惑了。

「你們幾個可以說是這整個小組之中除了我之外知道最多情報的人,你們也是這小組中少數擁有獨立作戰能力的人,所以等一下我會帶你們去見一下大人物,也就是這個小組的最大資助者。」Wade跟大家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等一下要見的人是這個計劃中真正的老大?」Jessica又問道。

「沒錯!」Wade伸出大拇指。「你們要見的就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先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