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宋帶著泰妍、秀英等五個人在餐廳裡享受著高級的餐點,一道一道高級的餐點和頂級的紅酒讓幾位生活在南方的少女大感興趣,就在大家剛剛用完主餐的時候,一名穿著革命軍制服的人帶著俞利衝了進來。

「俞利,妳怎麼來了,看妳急急忙忙的,吃點東西吧。」單宋說道。

「不好了,西卡跟玄娠失蹤了!」俞利說道。

「甚麼!」同桌的人聽到這個消息都站了起來,其他的客人的目光都被這聲響吸引了過來。

五位打扮光鮮亮麗的天使顧不得淑女們的儀態,趕緊抓了裙襬就推著俞利和單宋離開了餐廳,留下其他客人們的錯愕和疑惑,以及未吃完且還沒付錢的餐點。

「怎麼又這樣,我就知道那個玄娠不能相信。」允兒大聲的說道。

「事情還沒釐清之前,先別下定論。大家幫忙找找有沒有甚麼蛛絲馬跡,說不定可以猜出他們去哪了。」俞利提議,大家都開始了動作。

「咦!這份資料原本就打開著放在桌上嗎?」徐賢看著桌上關於Max的資料,疑惑的問道。

「應該是吧,怎麼了嗎?」允兒湊了過來問道。

「妳看,這裡寫著Max為了當上總參謀而陷害了前任的總參謀。我記得之前俞利姐姐說過,西卡姐姐的父親是被誣陷叛國罪而死亡的吧。」徐賢慢慢的說道。

「是的,那個通風報信誣陷西卡和我父親的人就是Max。」單宋說道。

「甚麼!你說Max就是那個整天阿諛奉承國王,還有陷害爸爸的戰略參謀?」俞利立刻回過頭來向單宋求證。

「嗯,沒錯!」單宋說道。「這傢伙一直阻撓我的官路,他曾經也想要殺了我呢。」單宋說道。

「那這樣就說的通了。」徐賢說道。「西卡姐姐看到這個事實,所以想要親手手刃Max為父親報仇。」

「那可以等我們打進首都了再做啊。」允兒說道。

「不行,依照戰爭條利,戰敗的首腦是要公開行刑的。」單宋說道。

「那又為什麼要帶走玄娠呢,自己一個人行動不是快多了嗎?」泰妍問道。

「西卡可能考慮到自己的功夫還不到家,而玄娠又是唯一一個不會阻止她,又有足夠能力保護她的人。」俞利猜測。

「而且玄娠在Max身旁待了這麼多年,一定知道城堡中的秘密通道。」單宋幫俞利補充道。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就這樣讓西卡去送死啊!」允兒問道。

「我也知道進入城堡的小路,我們今天晚上就出發,勢必要趕上西卡。」單宋提議。

「那軍隊呢?沒有指揮官!」泰妍焦急的問道。

「這樣吧!我帶著俞利、允兒、秀英和順圭現在就出發。你們等明天一早孝淵的軍隊會合之後,出兵殺進首都。」

「那就這麼辦,我們趕緊出發吧!」秀英說道,然後大家順著計劃各自去準備了。

入夜之後,單宋帶著俞利、允兒、秀英和順圭四個戰鬥員乘著快馬往首都方向出發,只希望能越快阻止悲劇的發生越好,就算來不及也要把傷害降到最低。

另外一邊Jessica和玄娠的快馬已經接近了首都附近,兩個人沒有騎往城門,而是沿著城牆邊繞到了首都旁的樹林。兩個人找了棵樹綁好了馬,輕聲的走到了城牆邊。

「西卡,妳確定妳要這麼做,這樣很有可能會害死我們兩個的。我死是沒有關係啦,但是妳如果死了,這對革命軍來說是非常大的損傷啊。」玄娠說道。

「妳放心,我既然決定了就不會再回頭了。快點走吧,不要驚動士兵。」Jessica說道。

玄娠點了點頭,彎腰在地上撿了一根較粗的樹枝,往城牆上的一個小小的裂縫中插了進去,然後用雙手往裂縫旁的兩塊磚塊同時搥了下去。原本堅固的城牆突然原地翻轉了90度,露出了一個隱密的入口,玄娠帶著西卡進到城裡了。

菲爾城距離首都本來就不是很遠,在加上單宋一行人騎的都是快馬,不一會兒功夫就趕到了首都旁的城牆邊。單宋下馬之後看到了牆上的枯樹枝,直接用雙手用同樣的方式搥開了一個暗門。

「我們要加快了,西卡他們已經進到了城裡,希望我們還來得及。」單宋讓大家一個一個進到城裡之後,自己才最後進去。

玄娠帶著Jessica在首都城裡東鑽西繞的,熟練的躲過了巡邏的士兵們,接著進到一個破爛的小巷子裡。玄娠這次抽出了自己腰間的劍,插進了牆與牆之間的細縫,接著像開鑰匙鎖一樣轉了一圈,又一扇暗門打了開來。

「這裡面進去就會直接通到原本Max的工作室,雖然不是他的臥房,但是至少進到了城堡裡。」玄娠說道。

「總參謀的工作室離臥房很近的,我以前常常在城堡里活動,我知道怎麼去。」Jessica說道。

玄娠帶著Jessica再次的進入了黑暗中,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秘道裡,玄娠就像在自己家裡一般的熟悉,帶著Jessica一下左轉一下右轉,又上了不少的階梯,然後推開了一面牆,進到一個沒有燈火的房間。

「這裡就是Max的工作室了。」玄娠說道。

「好,謝謝妳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妳回去吧。」Jessica左手抽出允兒的短劍,右手提著短銃,準備單槍匹馬去行刺Max。

「不行,城堡裡的侍衛各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沒有我的保護,妳根本進不到Max的臥房。」玄娠阻止的Jessica。

「妳不需要跟著我一起送死的,回去吧!」Jessica甩開玄娠的手,要繼續前進。

「從我背叛我師父的那一天開始,我就應該是死人了,除非妳殺了我,不然我不會讓妳單獨行動的。」玄娠展現出殺手的霸氣,說服了Jessica。

單宋帶著四個人進到了城裡,一樣是巧妙的避過了巡邏士兵的路線,不一樣的是單宋一行人來到了城堡了城門口,五個人正大光明的走到了手著城門的幾個侍衛旁邊,一點也沒有心虛的感覺。

「快點開門,我有要事要跟國王說。」單宋依舊是以不敗將軍的身分跟侍衛說道。

侍衛一看到是不敗將軍,自然認為後面跟的是他的部下,所以便沒有拿走他們身上的武裝就開起城門讓他們進去了。

「現在進來是進來了,但是我還沒有到過國王的臥房過。」單宋說道。

「放心吧,以前小時候我跟西卡在城堡裡常常跑來跑去的,我熟的很,跟我來吧!」俞利笑道,帶著他們出發了。

Jessica帶著玄娠進入了城堡的長廊,往Max的臥房前進,途中遇上城堡中的侍衛,都輕鬆的被玄娠安靜的撂倒了。兩個人慢慢的接近了臥房,一打開房 門,Jessica立刻衝到床上一劍刺了下去,可是觸感卻不像是有人在床上,這時床頂上掉下一張大網子把Jessica罩到了網子裡。

「哈哈,這麼緊張的時候,妳真的以為我會就這樣睡在床上等妳來刺殺我嗎?」Max的聲音從一邊的角落響起。

接著房間內被點燃的燭光照亮了,兩名侍衛向前把Jessica抓了起來,房裡的角落站著四個人,除了Max之外,玄娠一眼就認出其餘三人是Max手下的三 個最貼身的護衛。人稱宮廷侍衛鐵三角的玄紫、韋德和懷特,三個人的劍術都不差。三個人同時攻上玄娠,一下就把玄娠制伏了。

「玄娠啊,我以為妳死了,沒想到妳居然背叛我啊。」Max拿著一把小刀在玄娠眼前晃來晃去的。「還有妳,冰山女王,我沒想到妳會親自來刺殺耶,妳不是腦筋很好很聰明嗎?看來還有待考察喔。」

「廢話這麼多幹麼,要殺就殺吧!」Jessica被套在網子裡,手被侍衛緊緊的綁在背後。

「不,我不殺妳,這麼漂亮的一個美女,殺了不可惜了。」Max的手指輕輕滑過Jessica的臉頰。

「妳要對我怎樣我沒有意見,把玄娠放了吧,是我逼她帶我來的。」Jessica氣憤的說道。

「妳想我放了她嗎?好啊,把她放了!」Max轉頭對玄紫和懷特說道。

玄紫和懷特先是疑惑的對看了一眼,接著放開雙手讓玄娠可以自由活動,但是Max突然舉起搶過Jessica的短銃往玄娠這邊開了一槍,子彈不偏不倚的打中了玄娠左胸,玄娠甚麼聲音都沒有發出就自然的向後倒了下去,血水快速的留了出來。

「把這個叛徒給我拖出去!」Max對侍衛說道,兩名侍衛抓著玄娠的腳就往門外托。

「你好陰險啊!」Jessica對著Max大聲的吼道。

「我如果不陰險一點,今天這個位置怎麼來的啊,還有妳的父親的事情我很抱歉啊,誰叫他剛好是那時後的總參謀呢。」Max把臉靠到的Jessica的臉正前方說道,突然Jessica頭向前一撞,正中Max的額頭。

「可惡啊,敬酒不吃吃罰酒,把她帶到地下室!」Max對侍衛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