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利帶著單宋、允兒、秀英和順圭在城堡裡一路東彎西繞,城堡裡的複雜程度要不是有俞利帶路的話,自己闖肯定會迷路的。五個人走著走著,看到了兩個侍衛拖著玄娠的屍體經過,俞利一看到心不禁揪了一下,突然拔劍殺了一名侍衛,並把劍架在另一名侍衛的脖子上。

「說!跟著這個女人的另一個人怎麼樣了?」俞利的劍慢慢的加大力道,淡淡的血痕逐漸顯現在侍衛的脖子上。

「妳是說冰山女王嗎?」侍衛的聲音顫抖著。「她被國王帶到地下室去了!」

「地下室!」俞利問完話之後一劍劃開了侍衛的頸動脈。「地下室要走另外一邊,快跟我來!」

俞利帶著其他人迅速的回到了剛剛進來的大廳,繞到後方的小入口。途中因為五個人的行動太過明目張膽,驚動了不少巡邏的侍衛,但是礙於沒時間去一個一個解釋了,所以這些侍衛都命喪劍下了。

俞利一行五個人穿過了小入口,來到了地牢的大門前,一推開門看見門後坐著三個人。

「想要過去嗎?那可能要先想辦法拖住我們啊!」玄紫當頭的說道。

「小心,他們是Max手下的三劍客,不能小看。」單宋小聲的跟身旁的四個人說道。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啊?」順圭問道。

「他們三個默契好,我們就分開他們。」單宋說道。

「俞利,妳帶宋哥先去救西卡,我們幾個拖住他們,我選左邊那個。」秀英說道,選中了鐵三角的懷特。

「那我要右邊那個。」允兒說道,選的是鐵三角的韋德。

「欸,不對啊!那我是中間那個喔,他好像最厲害耶!」順圭看著正中間那個玄紫,似乎不是泛泛之輩。

「妳自己小心,打不過就跑吧!」秀英說道。「準備好了沒啊?」

「我準備好了。」單宋說道。

「我也是。」俞利說道。

俞利跟單宋突然拔起腿就向前跑,鐵三角三人正起身要擋,後方的秀英、允兒和順圭的劍就跟上來了,硬是讓單宋和俞利過了過去。秀英拿著劍先是把懷特逼的分開了其他兩人,允兒也搶到了玄紫和韋德中間的位置,順圭則是盡全力的干擾玄紫。

在地下室這邊,Jessica被侍衛緊緊的綁在拷問台上,旁邊桌上擺著各式各樣的刑具,包括了火槍、飛鏢、倒鉤和一堆奇形怪狀的鐵鍊。

「既然妳這麼嘴硬,我們就來試試看妳可以忍到甚麼時候。」Max笑道,慢慢走到桌子旁邊。「我該先用甚麼呢?」

「你這個變態!你殺了我父親,還殺了這麼多人,連你的徒弟你都殺!」Jessica瘋狂的罵道。

「任何擋在我面前的人都得死,包括妳!」Max更大聲的說道。

單宋跟俞利越過了大門,接著再下了幾階階梯,快要到地下室的時候,一扇自動的鐵閘門突然關了起來,這扇門正好關在俞利和單宋的中間。

「俞利!不要緊,我馬上把門打開。」單宋抽出小刀,插進跑出門的石縫中。

「不!哥,快去救西卡,我會把門打開的。」俞利趕緊說道。

「我不會丟下妳的,妳現在是我的唯一了!」單宋繼續挖著牆縫。

「哥,你聽我說,西卡是我現在最重要的人,求求你,先去救她吧,這裏沒事的。」俞利說道。

「好吧,妳把磚頭挖開後,把裡面的把手向右轉到底門就開了。我一定會救出西卡的。」單宋說完後就往地下室跑去了。

還在地牢裡打得很兇的六個人,秀英凌厲的攻擊讓懷特大感吃不消。允兒這邊也跟韋德打的難分難解,就順圭在柱子邊跟玄紫像在玩躲貓貓似的,一會兒到右邊,一會兒右到左邊了,打的玄紫迷迷糊糊的。

懷特拿著劍突然就是一陣猛攻,這個不要命的進攻法跟玄娠是同一個路子,突然還這麼一下讓秀英立刻轉攻為守。懷特手中長劍變的像條靈活的蛇一樣,原本往胸口突次的劍,一下變成向頭頂削來,硬是把秀英前額的一片頭髮削了下來。

韋德這邊一路進攻,把允兒逼到了牆角,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允兒被韋德靈活的進攻打的遍體麟傷,手臂上有多處割傷。順圭看到了允兒處於劣勢,便引誘玄紫往 韋德的角落跑去,順圭個子比較嬌小,在兩個大男人中間穿梭,變成他們自己人的招被自己人擋到。允兒看準了這個空隙,一劍刺向韋德的心臟,長劍直穿而出。

玄紫看到身邊的戰友受襲死亡,一時間突然發狂的朝允兒和順圭接連的進攻,完全不理會防守了。順圭抽出了小刀刺進了玄紫的肩膀,但是玄紫就像沒事一樣把順圭甩到了牆邊,接著朝允兒攻去。

秀英這邊不一會兒就習慣了懷特的進攻模式,秀英在懷特進攻的空隙中,用劍尖在懷特的頸動脈上一劃,當場噴出鮮血而亡。秀英一清掉這邊,立刻向前協助允兒對抗玄紫,但是玄紫機靈的招式和迅速的反應,二打一反而是不利的。

允兒和秀英各自提著劍一左一右的攻擊玄紫,但是玄紫防禦的太完美,反而把兩人再次逼到了角落,可是這時一聲槍響,子彈貫穿了玄紫的腦袋,然後倒地而亡。

「真是的,我就說用劍是很累的一件事,一槍下去不是甚麼事都沒了嗎!」順圭再次幫已射擊的短銃填彈。

在地下室這邊,Max仔細的看了桌上的所有物品,接著決定了使用一支有倒刺的鉤子。

「這支鉤子刺進妳的皮膚之後,再把它拉開,絕對是痛到極點的。」Max舉著鉤子一步步的接近Jessica,然後一支長劍飛了過來,打掉了Max手中的鉤子。

「放開她!」單宋站在第下室的入口,看門的守衛已經倒在他的腳邊了。

「單宋啊,看來你已經遺失了你的武器了呢。」Max走回放滿刑具的桌子前,拿了一把尖刀。

「那倒不要緊,多的是東西可以當武器。」單宋彎腰撿起守衛的劍,一步一步的走向西卡的架子。

「你覺得你救的到她嗎?」Max手中尖刀一丟,把單宋握著劍的手掌整隻割下,接著舉起桌上的槍對準Jessica。

「不~~~!」單宋挺身向前,硬生生的接下了這顆子彈。

解決了鐵三角的三個人,順著路趕到了俞利被困住的地方,四個人齊心合力的挖著磚塊,終於挖出了機關,把鐵閘門打開了。

「單宋啊,你這麼想死啊,那我就讓你先死吧。」Max拿起另一把短銃,走到單宋面前,對準著他的腦袋。

「住手!」俞利站在門口喊道。

「你在往前一步我就轟掉你的腦袋!」順圭手中的槍正瞄準著Max。

「哼!一群毛頭小鬼。」Max外袍一甩,躲過了順圭的子彈,一溜煙的從後門逃掉了。

允兒趕緊向前解開了Jessica的繩子,俞利則蹲到單宋的身旁壓著他的傷口。

「還愣在那幹麼,還不快追!」俞利回頭吼道。

「這個仇我一定要報。」Jessica從桌上抓了一把短劍就去追Max了。

「西卡!」允兒也追了出去。

「秀...英!她們.....不行.....去....幫.......」單宋努力的想要表達自己的意思,但是不斷湧出的鮮血讓單宋更加難受。

「你們快去幫允兒她們,我留在這。」俞利對秀英和順圭說道,兩人也追了出去。

「不要.....管我,快.....去保護......最重要.....的人。」單宋說完又是一口鮮血。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要在這裡保護你。」俞利伸手擦掉眼淚,但還是不住的留出。

「妳.....最重要......是.....西卡,我.....愛.....妳,妹妹!」單宋說完後,沒有了反應。

空曠的地下室,俞利抱著自己哥哥的屍體,淚水和血水混在一起,報仇的憤怒已經充斥了整座城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