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店內設的酒吧內,酒保站在吧檯內拿著抹布不知道該如何是好,Joey握著槍指著Jessica,Jessica站在吧檯旁雙手高舉,Max和允兒已經從坐位上站了起來,接下來的一舉一動都可能牽動重大的事情發生。

「妳到底是誰?」Joey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槍,手指早已經準備好按在扳機上了。

「冷靜,我身上已經沒有武器了,我會跟你解釋。」Jessica正努力的試圖把氣氛平穩下來。

一旁的允兒看著這一幕,心就像是被夾子夾了起來,Jessica正處於生死的關頭,讓她一刻也平靜不下來。

「Max!做點甚麼吧,Jessica有危險啊!」允兒一隻手扣著槍,另一隻手用力的拽著Max的外套。

「不要激動,Jessica會處理好的!妳要是隨便行動可能會讓我們陷入危機。」Max的手也已經握好槍了,隨時準備開槍。

「不行,我忍不下去了。」允兒拔出了槍,站到走道上指著Joey。「把槍放下!」

Joey聽到允兒的聲音不但沒有放下槍,更迅速把槍對著允兒胸前開了兩槍,中槍的允兒被子彈的衝擊力狠狠的衝撞到了地上。Max一見到Joey開槍也立刻朝Joey連開了兩槍,只可惜子彈都打到了酒架上的酒瓶,Joey一看還有埋伏,也不管Jessica就直接往樓梯口跑去。

「允兒!」Jessica大叫一聲,撲到了允兒的身旁。「醒醒啊,拜託千萬不要出事!」

「我沒事。」允兒整個人受到驚嚇了,把衣服一掀,露出了裡面早已穿好的防彈衣。「特務真是不好當啊,還好Max叫我先穿上了。」

「笨蛋!以後不要再這麼冒失的亂跳出來了啦!」Jessica一拳打在允兒身上,即便是穿著防彈衣還是很痛。

Joey闖出了樓梯逃生門之後,Max也緊緊的跟在後面,兩個人在飯店裡大玩追逐戰,Joey在前面不斷的逃跑,Max在後方一直緊緊的追擊。最後Joey一腳踹開了頂樓的大門,來到了無路可逃的飯店頂樓。

「Joey!把槍丟掉,慢慢的轉過來,你逃不掉了。」Max跟在後面,用槍指著站在頂樓邊緣的Joey。

Joey看著大樓下方,聽到Max的聲音突然震了一下,然後雙手高舉慢慢的轉過身來。在看到Max的臉之後眼睛更是瞪的更大,就像是看到了甚麼不可思議的事一樣,不自覺的向前走了一步。

「站住!」Max向Joey前方的地上開了一槍,再重新指著Joey。「把槍丟掉。」

Joey退回原位,把手中的槍丟到了Max的前方。「看來神聽見了我的祈禱,你真的還活著。」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告訴我,你現在為誰工作?」Max質問著Joey。

「哼!為誰工作?這個重要嗎?」Joey不屑的說道。「我不知道你現在的身分是甚麼,但是我勸你不要再跟下去了,你是鬥不贏ARES的。」

「ARES是甚麼?」Max聽見了一個全新的名詞。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ARES是一個你不會想要揭發的事實!」Joey說完突然向後一躍,從頂樓跳了下去。

Max立刻跑道圍牆邊查看,只看見Joey落到了垃圾箱裡,爬出來之後上了一輛黑色轎車揚長而去。

回到了飯店內的酒吧,允兒還陷在生平第一次遭到槍擊的震撼之中,Jessica坐在允兒旁邊慢慢的撫平允兒的情緒,不久後Max也回來了。

「怎麼樣了?」Jessica立刻問道。

「Joey跑了,有人支援他,把他接走了。」Max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抓了一杯客人留在桌上的酒一飲而盡。

「那有甚麼線索嗎?」Jessica繼續接著問。

「ARES!」Max只說了一個字。

Joey跑掉之後也代表著這次任務結束了,三個人帶著行李裝備又飛回了奧克蘭,不過一個星期的假都請了,所以即便是回家了,三個人還是待在家裡。泰妍得知了這次任務的情況之後,立刻叫小玉進行資料的搜索,然後到了地下基地進行會議。

「ARES,相傳是希特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所創立的秘密組織,目的是在世界各地掀起騷動,以利德國大軍統治全世界。」泰妍讀著小玉發過來的資料。「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希特勒自殺,這個秘密組織也跟著消聲匿跡了。」

「嗯。」Jessica托著下巴思考著。「所以有可能有人繼承了這個想法,再次建立這個組織囉。」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但是各個資料都沒有對於ARES其他記載,也有可能是Joey想出來耍我們的。」Max也發表了意見。

「那軍火集團怎麼辦?現在甚麼線都斷了,又憑空冒出一個ARES。」允兒問道。

「要嘛ARES根本就是虛構的東西,如果它是真的存在,那軍火集團肯定跟它脫不了關係。」Max頗有自信的說著。

「那你認為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泰妍問著Max。

「我們可以從那個死掉的中東武裝集團首領開始下手,把以前關於他的資料都調出來,看看還有沒有可用的線索。」Max從櫃子裡拿出了首領的資料,丟到了桌上。

會議結束之後,Max回到自己的家裡,泰妍還留在基地裡跟小玉討論其他重要的事情,允兒和Jessica趁著這個機會到了房間裡好好把握這個難得的兩人時間。

「哎呀!怎麼這麼累啊!」允兒抱著Jessica直接倒到了床上。

「哪裡累啊?」Jessica看著允兒的大眼睛,從她的眼裡可以看到自己。「累甚麼累,這麼好的特效藥擺著不用啊。」

「甚麼特效藥,我試試。」允兒放開了Jessica,起身坐在床邊。

「特效藥就是我啊。」Jessica躺在床上拉著允兒的衣角,又把她拉回床上了。

「妳是甚麼特效藥,妳只會讓我更累而以。」允兒作勢要把Jessica推下床。

「更累的話就好好的睡一覺吧。」Jessica敏捷的一個翻身,翻到了允兒的身上。

Jessica就這樣趴到了允兒的身上,長長的金髮就像簾子一樣的蓋在允兒的臉頰旁,一個火辣辣的吻直接襲上了允兒的唇。允兒突然雙手一抱,抱著Jessica坐了起來,再往旁邊一摔,變成了Jessica在下、允兒在上的姿勢。

「嘿嘿!主導權到我這邊囉。」允兒拉起了被子的一角,把兩個人直接罩在被子裡面,從外面看就像一坨正在蠕動的麵糰。

「Jessica!」泰妍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門外,接著就是門把被轉動的聲音。

Jessica一聽見這個可怕的聲音靠近,立刻把被子往天上一丟,再一腳把允兒踢下了床,等到被子緩緩的從天上飄下之後,門也打開了。

「Jessica!耶,允兒也在啊。」泰妍一進門就看到允兒跪在床邊,Jessica坐在床頭拉著被子。

「喔,我叫允兒進來幫我換一下被套啦!有事嗎?」Jessica馬上站了起來,走到門口泰妍站的地方。

「我想問一下晚餐吃甚麼?」泰妍被Jessica突然走到眼前的舉動嚇到了一下。

「嗯,我想這個問題問Max比較好喔。沒事的話我們繼續忙了。」Jessica扶著泰妍輕輕的推出了房間,然後把房間門關上了。

「真是奇怪!」泰妍在門外自己自言自語著。「換被套關甚麼門啊!」說完自己下樓了。

在房間裡,Jessica靠著房門還在緊張的揣著氣。「呼~~差一點就被發現了。」

「是啊,特效藥還真靈啊,一服用泰妍就出現了。」允兒在床邊撐著頭看著笑話。

「妳說甚麼,不想活啦!」Jessica又慢慢的靠近床邊,直接把允兒撲到了地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