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正值大半夜,夜空卻是被熊熊的火焰照亮了半邊天,強勁的熱氣流中還夾雜著爆炸後殘餘的火藥味。Joey的後腦上頂著敵人的槍口;對面一群人以Max、Jessica和允兒站在最前面,觀察著局勢;阿妮和其他店員則在後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用地上的繩子把自己綁起來,後面不相干的人可以走了。」壯漢終於開口了,命令大家照做。

Max看了看地上的繩子,再回頭看看立刻四散的店員們,嘴角露出一點微笑,當然沒有讓壯漢發現。在其他店員逃跑的同時,只有阿妮還站在原地,不但沒有逃跑,還向前到允兒身後輕輕的拉著她的衣角。

「阿妮!妳怎麼還不走,這裡很危險的。」允兒不解的看著阿妮。

「我現在甚麼都沒有了,我只剩妳,如果妳死了我也不想活了。」阿妮眼角泛著淚,跟以前相同的眼神卻流露著不同的情感。

「笨蛋,我是特務耶,怎麼可能會死。」允兒左手握著阿妮的手,再次把眼神對回到狀漢的身上。

這個時候Max已經撿起了地上的繩子,按照壯漢的意思慢慢幫大家上綁。在幫Jessica上綁的時候,一瞬間的眼神交替,Max心裡的的主意也已經傳達給Jessica了。Max又來到允兒的身邊,輕輕的把允兒的雙手綁了起來,Jessica卻趁大家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同時,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小塊刀片。

「你們幾個,得罪了ARES下場就是死路一條,老子今天心情好沒有找那群店員當墊背的,你們等死吧。」壯漢抓著Joey一步一步靠近他們,一腳把丟在地上的武器踢到遠遠的。

「你把那些店員放走我還要謝謝你呢,少了人質的拖累,只會讓你後悔的。」Max綁完了允兒也讓允兒把自己綁了起來。

這句話說完的一瞬間,Joey突然一低頭,轉身一腳踢在壯漢的臉上,壯漢手上扳機一扣,子彈直接命重了Max的胸膛。即使是穿了防彈衣,這麼短的距離,強大的衝擊力還是把Max擊倒在地。

Max事先在綁繩子的時候動了手腳,讓Jessica輕鬆的就掙脫了,手中的刀片立刻激射而出,在壯漢的頸子上劃下一條深深的口子。

「喂!這樣都會被打中喔,以前軍中的訓練都忘了喔。」Joey走到Max前面把他拉了起來。

「我......我沒有想到......允兒綁死結啊。」Max自動轉過身來讓Joey幫忙解開繩子。

「哇~~這是甚麼結啊,我怎麼沒見過,沒想到還挺牢的。」Joey看著這個特殊的結感到好奇。「是CIA拿來綁重刑犯的嗎?」

「恩......不是耶,這個結是OKLA拿來綁家具的。」Max掙脫之後立刻把防彈衣脫了下來。

「我們快點離開吧,警察快來了。」Jessica一手抓著允兒、一手抓著阿妮,先鑽進黑箱車裡了。

眾人上了車,先離開了這個地點,來到原本泰妍藏身的小屋子。

允兒看著阿妮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受到牽連,現在心中的陰影想必是很難揮去的,平常多話的阿妮此時此刻也是不發一語的坐到小屋的角落。

「我們先聯繫泰妍吧,免的她們擔心。」允兒拿出了電話,準備要撥號碼的時候,Jessica過來搶過了電話。

「妳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安撫阿妮的情緒,一般人很難承受這麼大的打擊的。」Jessica拿了電話,把允兒推向阿妮蹲坐的角落。

允兒慢慢的走到了阿妮身旁坐下,兩個人的肩膀輕輕的觸在一起,就像小時候一樣。

「阿妮,我知道妳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允兒小小聲的說著,怕嚇到了已經處在驚嚇中的阿妮。

「妳真的是個特務嗎?」阿妮也是小小聲的問著。

「我是因為一些理由才.........」

「妳真的是個特務嗎?」阿妮的音量稍微提高了。

「我.........是的。」允兒的最後兩個字幾乎小聲到聽不見了。「可是.............」

「天哪!這真是帥呆了!」阿妮突然跳了起來,聲音大到連電話那一頭的泰妍都聽見了。「我的好朋友是特務耶!」

「恩......阿妮啊,我想妳是不是應該因為受騙了而打我才對,這樣劇情才合理啊。」允兒被完全預料之外的反應而嚇到了。

「拜託,我是誰,阿妮耶!我有正常過嗎?」阿妮......的確不是個使用正常邏輯思考的人。

完成了跟泰妍的聯繫之後,大家決定先在小屋裡休息一個晚上,第二天早晨再從機場搭專機飛回華盛頓。

允兒跟Jessica在角落裡躺在一起,腦子裡開始回想起從兩人相遇的那一天,從那一天起,允兒的生活徹底的改變了。這究竟說明Jessica是破壞允兒平凡生活的兇手,還是應該解讀成Jessica帶著允兒走出平淡的人生。


次日清晨天還沒有全亮,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裝備朝機場出發,搭成了由國防部派來的專機直飛NSA總部。回到了基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對前一晚的事情進行分析。

「我們在總部做了一些基礎的推論,ARES這麼希望把允兒找出來,那麼她身上一定還有著甚麼秘密。」泰妍說道。

「可是我當初只是因為那支手環,現在裡面的情報也已經解開了,也沒有甚麼東西是在我身上的啦。」允兒也部清楚還有甚麼線索跟自己有關。

「妳在仔細的回想一下,當初除了那個手環,還有甚麼東西嗎?」Wade也湊了過來,希望能幫上點甚麼。

「東西喔,好像沒有了。」允兒真的回想不起甚麼了。

「允兒,有啊!」阿妮原本自己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突然發出聲音來吸引了大家的注意。「還記得箱子裡的字條嗎?」

「甚麼字條?」允兒還是沒有甚麼頭緒。

「我找一下。」阿妮從上衣和褲子的口袋裡拿出一張張被揉成團狀的紙張,裡面有收據、鈔票和一些罰單。「啊!找到了。」

「是生是死就在你手上了  K」允兒把內容念了出來。「但是這個紙條妳幹麼留著啊?」

「齁!妳也知道我都懶得整理口袋裡的東西啊。」阿妮不好意思的說著。「可是如果我沒留著的話,現在不就沒線索了。」

「但是這內容也沒甚麼啊,我都看不懂。」允兒依舊是一臉疑惑,轉頭看著Wade。

Wade聽到了紙條的內容後立刻陷入了一陣思考,似乎裡面的某個關鍵詞是很重要的東西。

「我知道有個東西可以拿來賭一賭。」Wade說完就飛奔的離開了辦公室。

等待Wade的這段時間裡,大家也是坐在位置上發呆。阿妮又陷入了昏睡;泰妍跟Tiffany不知道為了甚麼事又吵了起來;Jessic和允兒則是對著那張不起眼的紙條進行著思考。

「我回來了!」Wade打開了大門,手中多了一個像是魔術方塊的東西。

「你跑了出去,然後拿一顆魔術方塊回來?」Max無言的看著Wade。「然後你還說這個可以賭賭看?」

「這個東西是我們派人去允兒父親在伊拉克的住所找到的。」Wade伸出手指指著其中一面的中心,上面有一個小小的"K"。「我是把這個K跟紙條上的K聯想到了一起,至於它們是不是同一個東西,我想這就是我們要賭賭看的。」

「那拿到然後呢?我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啊?」Jessica看著那顆像魔術方塊但又不是魔術方塊的東西問著。

「這個就要看允兒了,上面不是寫著"是生是死就在你手上了"嗎?」Wade把方塊遞給了允兒。

允兒看著眼前這顆髒髒的方塊,慢慢的伸出手把它接了過來。就在方塊被握住的瞬間,允兒感覺到指腹接觸的表面慢慢的發熱了起來,這顆金屬製的很像魔術方塊的方塊就從那個"K"的地方照出了投影像打在牆上。

照在牆上的是一個人影像,但是非常模糊,從大概的輪廓可以看出是個男人,但是對於允兒和Wade來說,這個模糊的輪廓他們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Wade,你老了,腦子不靈活了啊,這麼久才解開這顆方塊。」方塊也發出了聲音。

「爸!」允兒看到了這個人又聽到了聲音,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允兒,這麼久不見變漂亮了啊,我上次見妳還沒這麼高啊。」Hale大叔透過影像慢慢說著。

「沒想到你還沒死啊,幹麼不出現一下?」Wade問道。

「我太早出現就沒有意思了啊,看就知道我算是關鍵中的關鍵人物啊。」Hale大叔回答。「另外如果我不假裝我死了的話,ARES跟CIA都不會放棄追查我的,那麼我就沒辦法好好的調查ARES的祕密了。」

「所以你手上現在握了多少資料?」Wade又問道。

「還不是全部,但是足夠把ARES給掀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