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妍小組退出了CIA之後,由於ARES也已經更加的防範了,這也讓在Wade手下幫忙的的泰妍一行人進度嚴重停滯,除了還有俞利一點一點偷出來的資訊,但是這對於泰妍小組所需要的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內容。

「真是的,Joey在那一天晚上已經暴露了身分,不然我們還能有多一個臥底在裡面。」Max望著電腦發呆。

「沒有用,我的等級比俞利還要低,她都不行了我去也是白搭啊。」Joey坐在Max的辦公桌上,跟著一起嘆氣。

「白嘆氣也沒用啊,現實就是現實。」泰妍抓著手中新買的情侶杯,望著杯底不知道在幹麼。「Tiffany,幫我泡咖啡好不好?」

「咖啡機就在妳旁邊,妳連椅子都不用起來,幹麼叫我泡!」坐在沙發上的Tiffany不滿的抱怨著。

「喂!妳現在的身分是我專屬的治療師耶,如果我因為起來一下造成更大傷害怎麼辦。」泰妍全身都趴在桌子上,只有一隻手舉的高高的。

「齁,只有這種時候我才是治療師啊,那怎麼我昨天晚上要妳早點睡的時候妳還一直湊到我這邊來?」Tiffany完全不在意辦公室裡除了自己還有一堆人,把這麼害羞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不好意思喔,這裡還有很多人耶,不適合這樣私密的話題吧。」允兒非常想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但是真的忍不下去了。

「妳還說我們哩!」泰妍這時終於站了起來。「妳知道昨天晚上妳們的聲音有多大嗎?我當然睡不著啊!」

原本以為Tiffany的話已經夠勁爆的了,沒想到泰妍又爆出更驚人的話語,讓辦公室的每一個人都瞬間傻眼了。允兒和Jessica聽到之後臉都瞬間變紅,氣氛立刻尷尬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Wade從門外進來了,手裡拿著一張卡片,臉上的表情感覺似乎是在擔心甚麼一樣。

「你們看一下這個,這是CIA剛剛發部的緊急命令,不過內容有些古怪。」Wade把卡片交給泰妍,旁邊的人也都湊了過來。

泰妍把卡片打開,上面寫了一些數字和英文混砸的代號,還有一個天空藍色的花朵圖案。每一個人都看不懂這個到底是甚麼東西,但是Max看著這個卻越看越眼熟。

「我總覺得這個藍色的花很眼熟耶,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啊?」Max提出了疑問。

「我也覺得這個很眼熟。」Jessica以同意了Max的觀點。「不過就是想不起來是在哪裡看到的。」

「這個圖案很像妙哥發的最佳員工勳章,難到................」允兒剛說完,泰妍小組的都想到了同一個地方。「OKLA!」

 

時間很快的到了晚上,離OKLA關店的時間也已經到了,妙哥一如往常的站在辦公室門口看著員工們進行最後的清潔工作然後關門。阿妮則是在半個多月沒有允兒消息的情況下,工作的狀況越來越糟。

「阿妮啊,我是看妳已經是店裡的元老級員工了,不然妳在這樣下去我真的會開除妳喔。」妙哥拿著擴音器對著阿妮吼著。

「我都已經被你調來做清潔了,這個工作不就是這樣嗎,哪來的認真不認真啊。」阿妮拿著拖把,無力的拖著地上的污漬。

「好啦,把地拖完就可以關門了,我先走啦。」妙哥放下擴音器,慢慢的往停車場走去。

妙哥才剛出停車場,就被兩個穿著皮衣的壯漢撞了一下。這兩個壯漢還不是不小心的碰撞,明顯感覺的出來是略帶侵略性的硬把妙哥撞倒在地上,妙哥身上穿著當季名牌的西裝,胸口還掛著店長的名牌,怎麼容忍的了這樣沒禮貌的行為。

「不好意思,你們兩個就這樣把我撞倒了,是不是應該道個歉之類的啊?」妙哥還是保有紳士的氣度,語氣中帶著禮貌。

兩個壯漢聽完了妙哥的話沒有回應,先是互相對看了一下,接著其中一人從衣服裡掏出一把裝了滅音管的槍,毫不猶豫的就在妙哥雙眼中間射了下去。一切是來的如此之快,寂靜的夜裡沒有一點反抗的聲音,妙哥被擊中之後順勢向後倒進垃圾箱中,甚至不會有人發覺裡面裝了一個人的屍體。

此時在店裡,包括阿妮在內總共10名員工還在處理店內的清潔工作,兩名壯漢帶著幾十人闖進了店內。離門口最近的店員有試圖要去阻止,不過這個舉動只讓他成為了子彈下的犧牲品。

「各位請不要驚慌,我們來這裡是很友善的,我只要找一個叫作阿妮的員工。」帶頭的壯漢拿著槍說道。

阿妮聽到了自己的名字立刻準備要做反應,但是卻被身旁的另一個員工阻止了。

「你幹麼啊?」 阿妮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抓給嚇到了。

「笨蛋,這些人都拿著槍耶,妳現在出去不是送死嗎?」那個員工看著阿妮的眼神透露出愛意,勇氣讓他更加茁壯。「我是阿妮!」

帶頭的壯漢先是看了看那個站出來的員工,稍為的對他打量了一下,接著一槍打在他的腿上。

「我不是笨蛋呢,我來找人了我會不知道阿妮是誰。」壯漢戳了戳自己的腦袋說著。

「我是阿妮!我不知道你要找我幹麼,但是你可以把其他人先放走嗎?」阿妮看到為自己出頭的同事受了傷,馬上跑了出來。

「他們可是我的人質呢,我要對付的人太厲害了,沒有人質的話可不行喔。」壯漢指示其他人把店裡的員工都綁起來。「阿妮小姐,可以請妳告訴我允兒現在人在哪嗎?」

「允兒?我怎麼會知道允兒在哪?」阿妮還以為自己闖了甚麼禍,結果是來找允兒的。「她已經很久沒來上班了。」

「上班?她才不會懷念這裡呢,她可是CIA的情報員。」壯漢乾笑了幾聲,聽到這番話的員工包括阿妮都陷入了疑惑。

「你搞錯了吧,允兒跟我從小一起長大,除了有時候會突然天不怕地不怕,她怎麼可能是一個情報員啊。」阿妮仔細的回想了,她認識的允兒絕對不是個當情報員的料啊。

「沒看過電影也聽過故事吧,情報員的身分怎麼能讓別人知道了。」壯漢把帶來的人都佈好位置。「剩下的就等她自己自投羅網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著,每過一個鐘頭,店裡擺著中古鐘的區域傳來的聲音都讓人們的緊張。被綁在一起的員工每個都緊緊的握著彼此的手,阿妮照顧著剛剛因為自己受傷的員工,心裡也是帶著無比的緊張,誰知道允兒到底是不是無所不能的特務。

「算了,我等得不耐煩了。」其中一個光頭的男人說道,起身向前抓起了阿妮的領子,一巴掌就打在她臉上。「快說允兒在哪。」

一聲乾淨俐落的槍聲傳來,子彈直接貫穿了光頭男子的腦袋,帶頭的壯漢說話了。「誰再讓我們的人質受到傷害,下場就是這樣。」

失去光頭男子抓著的阿妮,直接坐倒在地上。幾乎在同時間,店門外的一台黑色箱型車爆炸了,強勁的震波把大門口的電動門震的粉碎,也讓店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移到門外了。

「你們幾個去看一下怎麼了!」壯漢指揮了幾個人,自己則站到櫃台旁觀察動態。

那幾個人一出大門口,就被門外的黑夜吞噬了,實在看不清楚外面的情況。阿妮靠著牆邊坐在地上,一隻手突然摀住了她的嘴,這麼回頭一看,這隻手的主人就是允兒。

「噓!我們已經控制這裡了,小聲的跟我走。」允兒先幫阿妮鬆了綁,再幫其他的員工解開繩子。

阿妮看到允兒熟練的動作實在不敢相信,難到那個壯漢說的是真的,跟自己從小一起打打鬧鬧長大的允兒居然是一個特務。這時允兒已經幫大家都解開了繩子,她拿著短刀慢慢接近一個離自己最近的人,那個人的目光還停在店門外,絲毫不知道危險正朝自己靠近。

允兒突然加速跳到那個人的身上,左手摀住他的嘴,右手握著短刀朝要害刺了下去。

「趁現在,快跑!」允兒回頭對所有的員工吼道,聲音也引起了帶頭的壯漢的注意。

帶頭的壯漢才剛回頭,還來不及看清楚叫聲的來源是誰,門口就衝進了幾十個全副武裝的武裝部隊,在一陣槍林彈雨之下,要不是壯漢及時蹲到了櫃檯底下,身上早就多出了無數的彈孔。

其他的待在比較裡面的人,全都拿著槍追著逃跑的允兒一群人,OKLA的員工一個個中彈倒地。Max和Jessica也出現在路的盡頭,以不弱的火力掩護逃亡的人們,Joey更是直接衝入了火拼的現場。

「Joey!你去哪啊?」Max看到自己的戰友跑向危險的地方,立刻問道。

「那個壯漢是ARES的重要角色,不能讓他跑掉。」Joey說完就繼續追了上去。

這一邊,阿妮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像。從小就認識的允兒用刀輕易的殺了人;外表可愛亮麗的Jessica是個百發百中的神槍手;Max.......雖然看起來就像是個會用槍的男子,但是跟自己熟知送貨司機差的可遠了。

「允兒,妳真的是特務嗎?」阿妮面露呆滯的問著。

「這件事說來話長了,我們先離開這個地方吧。」允兒拉起阿妮的手,準備跟著Max和Jessica逃出這個地方。

「對了,我剛剛看到那個帶頭的人在店裡裝了很多個長得很像遊戲裡面炸彈的東西,那個不會真的是炸彈吧?」阿妮問道。

「嗯......我想那個就是炸彈,我們最好快點離開這裡。」允兒回答,讓剩下的員工都從逃生門離開。

「各小隊注意,建築物內裝設了相當數量的炸彈,立刻撤離。」Max對著身上的無線電下達命令。

就在所有人才剛退出OKLA的同時,整棟建築物從內部開始了爆炸,前後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OKLA這家店已經被強勁的炸彈炸的不成店型了。

「完了!連店都沒了,妙哥一定會殺了我!」阿妮還在一旁發愣的看著眼前正在燒著的建築物殘骸。

「阿妮!現在甚麼時候了妳在擔心妙哥啊,到底命重要還是工作重要啊?」允兒緊緊的抓住阿妮的肩膀,想要搖醒這個呆掉的好朋友。

「好了,這裡發生這麼大的爆炸,等一下警察就來了,我們快點離開這吧。」Jessica叫大家快點上車離開。

正要上車的同時,從一旁的角落裡閃出兩個人影,剛剛帶頭的壯漢把Joey擋在自己的前面,槍口頂在Joey的後腦杓上,兩個人身上都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可以推斷剛才才結束一段激烈的打鬥。

「你們聽著,不想這個人死的話,就把武器都放下慢慢走過來。」壯漢整個身體都盡力的藏在Joey身後,只露出眼睛觀察著場面。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停下了動作,Joey的性命現在抓在敵人的手上,Max和Jessica也只好把手上的武器丟到地上。武裝部隊已經先一步撤離了,還留在停車場的只剩下Max、Jessica、允兒和剛救出來的員工,遠處已經傳來警車的警笛聲,但是現在又不能輕舉妄動,所有人也只好等著對方先動作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