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陽高照的好天氣,就像允兒和Jessica現在的狀態一樣,沒有誤會、沒有一絲的雲朵掛在天上。

或許是因為前一天晚上的激烈運動,即便是太陽都已經照到了臉上,允兒還是絲毫沒有要起來的動作,旁邊的Jessica都已經穿好衣服拿著枕頭準備大力砸下去了。

「允兒啊,妳再不起床就要錯過一些好戲囉。」Jessica右手端著枕頭呈現上膛狀,隨時都有開火的準備。

「甚麼好戲啊?」允兒的頭沒有離開自己的枕頭半吋,聲音顯得有氣無力。

「等一下要審問犯人呢,還有妳再不起來就有更好看的戲了喔。」Jessica心一橫乾脆用雙手抓緊枕頭的一端,等會兒直接用槌的。

「啊~~妳說甚麼?」允兒稍微翻了個身,眼睛還是呈現緊閉的狀態。

Jessica看到這個狀態之後先是深吸了一口氣,再在心裡跟神先懺悔了一下,接著瘋狂的枕頭亂打便在房間內上演了。OKLA賣的家具、寢具一向都是使用最好的材質,從Jessica打破的枕頭可以看到,原本裝在裡面的高級羽絨現在正在房間內四散飛舞著。

Jessica硬是拖著允兒離開了被窩,在胡亂的塞了些衣服到她身上之後,準備到樓下享用早餐。才剛下樓梯,就已經看到俞利坐在餐桌上吃著吐司喝著飲料了,俞利也很訝異前一天抱著Jessica進房的允兒此時居然是被拖著下樓的。

「這個..............是甚麼狀況啊?」俞利不自覺的伸出手指指著被拖在地上的允兒問道。

「沒甚麼,這傢伙在賴床。準備好了嗎,等一下要進行審問了。」Jessica把允兒甩到了沙發上,自己從冰箱拿出早餐來吃。

「當然啦,這些不過是工作上的小事,倒是這個業餘的行不行啊?」俞利邊說邊走到Jessica的身旁,把她臉上亂掉的頭髮整理到耳後。

「咳咳!我想這種事交給我來做就可以了。」剛剛還昏死在沙發上的允兒突然很有活力的出現在Jessica和俞利身旁。

「妳醒啦,不知道妳對等一下的審問準備的如何。」俞利臉上帶著微笑,但是是有一種較勁意味的笑容。

「那還用說,一切搞定!」允兒的自信也不輸給俞利,拉了一張椅子坐到Jessica旁邊。

享用完簡單的早餐之後,到了地下基地的審問室準備進行Tim的審問,Max還是一如往常的早就已經先到了。

「各位,我剛剛發現到一件事情,我們的審問室沒有擴音系統,所以必須進去裡面跟他進行對談。」Max說道。

「那就直接進去跟他對質啊。」允兒天真的想法立刻給她了一個天真的答案。

「當然不行,特務執行任務最忌諱的就是被認出自己的容貌。」俞利馬上出言反駁,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紙袋。「戴著它吧,講話的時後聲音壓低。」

「哼!講話的時後聲音壓低多難過啊,還要戴這個沒有質感的紙袋,其實我早就有準備了!」允兒笑了笑,出去了一下,從外面進來的時後頭上還戴著一個達斯維德的頭盔。「這個多方便啊,還很時尚。」

「哇!這個好酷啊,我第一次戴著這麼有趣的東西審問耶!」Max興奮的接過頭盔,立刻往頭上一戴,接著立刻用達斯維德的聲音說:「I am your father!」

接著審問開始,Max獨自一個人進到了審問間,Tim一看到一個怪物走了進來還先嚇到了一下,但是整個人被綁在椅子上也動彈不了。

「告訴我你知道任何有關ARES的事情。」Max的話簡單明瞭。

「你覺得我會這麼輕易的就告訴你嗎?」看來Tim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我知道你手中握有ARES這一層級的所有幹部名單,我們的技術人員已經在破解了,至於我想問的其實也不多,告訴我你的連絡人是誰吧。」Max馬上換了一個話題。

「如果我說的話,ARES一定會追殺我到死的。」Tim咬著牙,死也不透漏任何事。

「我想你說對了一半。」Max從腰間拿出一把槍,一槍往Tim的大腿射了下去。「你放心,你絕對不會再遇到ARES了,因為你很有可能死在這裡。」

「喔,天哪!他真的開槍了!」允兒原本以為Max只是要嚇嚇他的,結果自己被嚇到了。

「不要怕,對付這種殘害國家的人不需要心軟。」Jessica雙手緊緊抱著允兒,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

「我再問一次,最後一次。」Max這次是把槍直直的對準了Tim的頭。「告訴我你知道的一切!」

「我........我不知道!」Tim的眼角擠滿了淚水,汗也一直不斷的冒出。「資料都在我的電腦裡,要用我項鍊上的記憶體才能打開,拜託不要殺我。」

「很好,你很乾脆,不過再早一點告訴我就不用挨腿上這一槍了。」Max把槍收了起來,換了一支裝了麻醉劑的注射器,讓Tim又昏睡過去了。

出了審問間,Max把頭上的頭盔拿掉,從冰箱裡抓了一罐汽水,一口氣就喝了大半瓶。

「這個傢伙口風不怎麼緊呀,我還以為ARES的幹部都很難問。」Max抱怨著,似乎覺得不夠有趣。

「ARES的用人很神秘,我們都不知道除了自己還有誰、這個集團到底有多龐大。」俞利解釋道。「不管了,快點把電腦解開吧。」

Max照著Tim所說的方法解開了電腦裡的加密文件,裡面放滿了未知的圖騰和符號,還有一些類似報紙上的文章。

「這些東西都是組織傳遞訊息的文件,解讀的方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俞利解釋。

Max看了看這些沒有意義又看不懂的文章內容後選擇直接跳過,在其中一個資料夾裡面找到了一個檔案,開啟之後跳出了一堆人名和基本資訊。

「我想這些應該就是Tim所知道的名單了。」Max從頭看到尾只有不到30個名字,而且還不知道這些人在ARES的級別。

「等等!」Jessica突然搶過了Max的滑鼠。「這個名字我見過,我們在任務中碰到過。」

「看來是有前科的人嗎,那就好辦了啊。」俞利笑笑的說著。

「不,一點都不好辦,這個人是CIA的情報人員。」Jessica的目光還在審閱剩下的名字,確定有三個名字是在CIA見過的。

這是一個重大的問題,在泰妍去華盛頓匯報情況之前,CIA並不知道這個小組已經進入了ARES的調查程序。反向的思考,泰妍小組現在也不知道CIA到底有沒有接手在這些問題上面,名單上的人究竟是CIA派去的臥底,還是ARES已經滲入CIA了。

「這件事要馬上跟泰妍連絡!」Jessica立刻坐到了電腦前面連線到了泰妍的辦公室,但是畫面上出現的卻是小玉。「泰妍呢,我們有重要的事要跟她連絡。」

「泰妍正在會議室裡面開會,要到晚上才會結束,等我們回去奧克蘭再說吧。」小玉跟大家說完之後就掛線了。

「現在怎麼辦,如果CIA的高層裡面有ARES的人,那泰妍這一報告不等於死棋了嗎?」允兒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我們現在也沒有甚麼能做的了,只能祈禱最壞的狀況不要發生。」Max躺在椅子上,雙手蓋著眼睛默禱著。

請了半天的假,這幾個OKLA的員工也該回到他們的工作場合了。對允兒這種菜鳥來說,剛剛知道的資訊已經超出她的處理範圍了,介紹傢具的時後一直出現出錯的情況。看看一旁的Jessica顯得老神在在,就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Max則是一到班就開著貨車出去了。

「允兒妳怪怪的喔,還在為女人的事煩惱啊?」你沒猜錯,這時候除了阿妮還有誰呢!

「女人的事早就解決了啦,昨天我們還.........耶,我跟妳說這個幹麼。」允兒的心思已經被任務打亂了。

「再忍忍吧,員工旅遊下個星期了啦!」阿妮拍了拍允兒的肩膀就走開了。

「我的允兒怎麼啦,怎麼心不在焉的樣子?」Jessica也抽了空跑過來關心一下。

「寶貝,我好擔心啊。」允兒直接把頭倒在了Jessica的肩膀上。

「怎麼突然叫我寶貝了啊!」Jessica也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親暱稱呼嚇到了。

「這樣比較有愛啊,我親愛的寶貝。」允兒使出了撒嬌的語氣,把頭都埋到Jessica的胸部去了。

「這樣的允兒好可愛喔,不過今天晚上泰妍回來不要說溜嘴喔。」Jessica用手抬起允兒的頭,趁大家目光都不在的時後輕輕的親了一下。

有了Jessica這一吻,允兒接下來的時間都顯得有活力多了,在這個狀態下硬是又賣出去2套床組、一組沙發和四床棉被,OKLA的單月最佳銷售員的頭銜依舊還是頂在自己的頭上。

到了晚上,除了俞利之外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地下基地,泰妍也回來了。

「所以妳沒有報告有關ARES的事?」Max問道。

「沒有,這次開會的時間太過匆促,再加上上級一直問我有關Jasmine的軍火案查的怎樣,讓我覺得事有蹊翹。」泰妍解釋道。

「泰妍,這是我們剛剛知道的事..............」Jessica把早上問出來的資料都跟泰妍說了。「加上妳的懷疑,CIA可能已經被滲透了。」

「我想我們有必要成立一個獨立的小組,表面上對總部繼續呈交軍火案的事,私底下要想辦法將ARES透明化。」Max提議。

「對了!我還有一件事要跟你們說。」泰妍又站了起來。「上頭說我們的進度太慢,要派一個特別人員來我們小組。」

「這是甚麼意思,以前並沒有類似的前例啊。」Jessica提出了質疑。

「如果我們的猜想沒錯。」Max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這個特別人員就是ARES派來的臥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