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賢此時此刻正開著允兒的車往自己家的路上前去,副駕駛座上坐的是為了忘掉煩惱而喝得爛醉的允兒。車外的風聲一陣一陣的吹著,車子內卻是異常的安靜,徐賢看著旁邊的允兒,心裡一陣痛楚就這麼的冒了上來。

「沒想到允兒姊姊早就有了愛人了。」徐賢自言自語的說著。「那個女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允兒姐姐啊!」

回到了家,徐賢吃力的扶起早已完全沒有力氣的允兒,從車庫到客廳的這一段路瞬間變的好遠,但是也是難得的機會可以這麼近距離的接觸自己心愛的人,不過對方的心又在哪裡呢?

徐賢好不容易走到了客廳,把允兒安置到沙發上躺好,又到廚房去倒了一杯熱水要給允兒解解酒。

「姊姊,起來把茶喝了。」徐賢扶起允兒,坐到沙發上讓允兒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後餵著允兒喝水。

「Jessica~~不要~~離開我。」允兒眼睛半閉著,嘴裡一直出現斷斷續續的話語。

徐賢讓允兒喝完水之後想要到廚房去弄個濕毛巾,沒想到允兒突然伸出一隻手緊緊的拉住徐賢,這一個重心不穩徐賢就跌坐到了允兒的懷裡。

「Jessica,妳愛我嗎?」允兒兩眼充滿著愛意直視著徐賢,但是口裡說的卻是別人的名字。

「姊姊,妳醉了,我不是Jessica。」徐賢被允兒看的雙頰發燙,趕緊撇開視線要掙脫,但是允兒的力氣真的太大了。

「不要走!」允兒這一回又緊緊的抱住徐賢,語氣開始在顫抖,眼眶又再次的充滿了淚水。「妳知道我有多愛你嗎?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俞利?」

「姊姊!我是徐賢。」徐賢又用勁的一推,才剛屁股離開允兒的大腿,又被允兒拉了回去。

允兒注意到眼前的"Jessica"一直試圖要逃跑,使出更大的勁把她拉了過來,然後硬是強吻了上去。徐賢被允兒這麼突然的一吻,下意識的反射動作是推開允兒,接著一記熱辣辣的巴掌便打了下去,這反射性的一巴掌連徐賢自己都嚇到了。

「喔,天哪!姊姊妳沒事吧?」徐賢看到允兒臉上慢慢浮出了自己巴掌的印子,自己也急的快哭了出來。

「哼~~!這是妳第二次打我了,我在心裡就那麼的比不上俞利嗎?」允兒依舊低著頭,淚水一滴一滴的滴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姊姊......允兒,不要哭了,我是真的愛妳的。」徐賢最後的自尊心終於跟著淚水一起流掉了,此時此刻只想讓允兒能夠遠離傷痛。

「妳愛我?這只是妳想安慰我的話吧。」允兒把徐賢推開,站起來一步一步搖搖晃晃的往大門口走去。

這次換徐賢伸出手拉住了允兒,走到了允兒的面前,用上自己最後一絲的勇氣輕輕的吻了上去。徐賢的這一吻就像是充滿著可燃氣體房間內的一小撮火花,徹底的引爆了允兒心中的渴望。兩個人激動的緊抱在一起,四片唇瓣和舌頭不斷的交纏著,足以將冰山融化掉的熱火一陣一陣的從允兒那侵襲著徐賢,但是徐賢心裏清楚,允兒吻著的只不過是那個叫做Jessica的女人。

不同於這邊火熱的氣氛,在另一棟漆黑的房子內,Jessica獨自一人拿著酒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桌上擺著的是Jessica生日那一天盡情玩樂的照片。手中的紅酒慢慢的變的苦澀,究竟是暴露在空氣下太久而變質了,還是自己心裡的心情影響了味蕾。這一切,就讓沉靜的夜去思考吧!


第二天早晨,從東方升起的太陽光射進了房內,允兒慢慢的睜開雙眼,看到的不是自己熟悉的天花板,立刻坐了起來環顧了這個從來沒見過的房間,一個大問號冒了出來。

「這裡是哪裡啊?」允兒抓著頭,前一晚的事情是忘的八九成了,宿醉的關係又讓允兒不想去動腦。

「姊姊,起來啦。」徐賢從房裡的浴室內走了出來,剛梳洗好的徐賢散發出純淨的光采。

「徐賢?妳怎麼在這?不對..我怎麼在這?還有這裡是哪啊?」允兒邊問邊整理自己翹得亂七八糟的頭髮。

「姊姊........不記得昨天的事了嗎?」徐賢小心的問著。

「我只記得我好像喝醉了,然後是妳把我扛上車的啊。」允兒仔細的翻動腦子裡的記憶,不過好像沒有甚麼收穫。「然後就一片空白了。」

「喔~~~~後來我就把姊姊帶到床上,然後妳就睡到天亮了啊。」徐賢可是扯了個天大的謊,自己的睡衣底下還留有自尊心破滅的證據。

「這樣喔,那好吧。現在幾點啦,我還要去上班哩。」允兒掀開被子正要下床,突然發現了一見怪事。「啊~~~我的衣服呢!」

「在這呢,我聞妳的衣服上都是酒氣,所以就幫妳脫下來洗一洗。」徐賢低著頭不敢再回想昨天的事了,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至於是怎麼脫的.......!

「那怎麼不幫我換上其他的衣服啊?」允兒接過衣服後就在被子裡穿了起來。

「姊姊昨天發酒瘋,不讓我穿啊!」徐賢自己都覺得謊怎麼越扯越多了。

允兒自己都不記得了前一天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只聽了徐賢的單方面說法讓自己覺得好丟臉,所以穿好衣服之後就趕快逃去上班了。

一到了店裡,妙哥就把所有的員工都集合了起來,並且宣布了一件大事情。

「感謝各位員工這麼辛苦的工作,我們奧克蘭分店的業績升到了加州區的前10名。」妙哥的語氣還是依舊平平,絲毫感受不出甚麼高不高興。「我不是一個不通人情的上司,為了能夠讓員工們更有向心力,我決定訂一次員工旅遊,確切的公告我會再發出來。」

妙哥說完之後才剛進自己的辦公室,外面的員工都高興得跳了起來了。

「允兒,聽到沒啊,是員工旅遊啊!」阿妮直接是興奮的衝到了允兒身上。

「呀!我當然聽到了,還不快下來,重死了!」允兒趕緊鬆手把阿妮甩了下來。

「還記得上次旅遊的尋寶遊戲嗎?這一次我們一定要贏!」阿妮握緊了拳頭,鄭重的宣示,然後眼睛瞄到了旁邊的Jessica正往這裡走過來。「妳的女人過來了,不打擾妳們啦。」

「允兒,跟我來一下,有話跟妳說。」Jessica走過來直接抓住允兒的手臂就要拉著跑。

「有甚麼話不能在這裡說啊?」允兒馬上用力的甩掉束縛。

Jessica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說:「昨天的事只是一個誤會,我希望妳................」

「希望我幹麼,不要想太多是嗎?都親到嘴唇上了,妳是要跟我說她在幫妳剔牙嗎?」允兒的火氣就這樣又燃燒了起來。

「妳先聽我說好嘛!昨天真的不是妳想的那樣,我整個人已經恍神了,當我發現她在親我的時候妳就出現了。」Jessica嘗試把事情解釋給允兒聽。「說到這個,那個女孩怎麼坐在妳車上,妳一晚上不見人影,跟她去哪了?」

「我跟她去逛街了,我還買了好多禮物送給她啊。這樣妳高興了嗎?以後就去找妳的俞利吧!」允兒正在氣頭上,又說出一堆氣話。

「我說妳們兩個啊,剛開始的時後感情多好啊,現在吵成這個樣子,有話就說開了可以嗎?」Max悄悄的加入了兩個人的戰局。

「你知道啦?」Jessica小聲的問道。

「妳們兩個三天兩頭在那邊親熱來親熱去的,我不是瞎子好嗎。」Max用手指了指眼睛,在指了指她們兩個。「我是怕說出來了妳們會尷尬,所以我就裝不知道。」

「反正事實我都看到了,也沒甚麼好說的了,我要去工作了。」允兒說完就回到工作檯上去了。

「天哪!你說我到底該怎麼辦啊?」Jessica把無助的眼神轉向Max。

「妳別問我喔,我對愛情這玩意兒沒有興趣。」Max也轉身回去貨物區了。

這一天工作的時後,允兒一直想著前一天晚上看到的俞利跟Jessica接吻的畫面,另外腦子裡還不時的閃出一些跟Jessica在床上親熱的畫面,但是奇怪的是這些畫面允兒並不記得發生過,而且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

「奇怪了,我昨天不是睡在徐賢家嗎?怎麼可能會跟Jessica在床上..........」允兒一個人在那努力的回想著。

「跟誰在床上幹麼啊?」阿妮又突然出現在允兒旁邊,差點沒把允兒嚇死。

「吼~~妳走路可不可以出點聲啊,每次這樣都快把我嚇死了啦!」允兒按著自己的心臟,感覺就像快跳出來一樣。

「妳在說甚麼誰在床上啊?」阿妮又問了一遍。

允兒也沒把阿妮當外人,就把昨晚發生的事跟阿妮說了,但是只有感情的部分,有關特務地方的一概跳過。

「哇~~所以妳家的女人跟別的女人接吻了,然後妳就住到另外一個女人的家啊。這個關係怎麼全部都是女人啊。」阿妮驚嘆道。

「所以我就一直在想那些奇怪的畫面,難道我昨天喝罪之後真的做了甚麼事忘了嗎?」允兒說完之後又一轉立刻幫自己回答了。「不可能啊,Jessica又不知道徐賢家在哪裡,而且如果真的發生的話徐賢幹麼要瞞我。」

「啊!」阿妮在一邊突然大叫了一聲。

「吼~~妳又幹麼啊?」允兒再次的驚嚇了。

「允兒,妳仔細想想喔,妳腦中依稀記得昨晚跟某人發生過關係,但是妳又在徐賢的家裡,早上起來徐賢也跟妳說昨晚沒有發生甚麼事,我說的對吧。」阿妮問道。

「對啊!」這些的確都跟允兒記得的一樣,但是突然允兒腦中又閃過一件事,讓她嚇出了一身冷汗。「我早上起來的時候是在徐賢的房內,而且我沒有穿衣服。」

「那就對了啊,那昨天那個女人應該是...........甚麼!妳跟徐賢上床了!」阿妮又是用大吼的說出來。

「白癡啊!妳是要全世界都知道啊!」允兒馬上摀住了阿妮的嘴,就怕有別人聽見。「我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了,等我問清楚在下定論吧。」

允兒現在心也跟著慌了,Jessica只是跟別的人接吻而以,自己卻跟別的人發生.........啊!看來這個問題不馬上問清楚不行了,允兒立刻拿出的電話撥了徐賢的號碼。

「喂,我是徐賢。」電話那頭傳來徐賢的聲音。

「徐賢,妳可以來OKLA一趟嗎?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問妳。」允兒也不兜轉了,直接找徐賢過來。

「那我這邊忙完就過去喔。」徐賢說完之後就掛了電話了。

「這件事可要弄清楚喔,任誰都沒辦法接受自己的另一半跟別人上床吧。」阿妮慎重的跟允兒說道。

「我當然知道,妳可不要又大嘴巴說出去了,尤其不能傳到Jessica耳裡!」允兒也警告了阿妮嘴巴要閉緊一點。

此時站在柱子旁邊只聽到允兒和阿妮最後一段話的Jessica,眼中失望的淚水在瞬間決堤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