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房子裡悠閒的四個人正坐在餐桌上吃的早餐,泰妍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看著剛從信箱拿出來的傳單。

「這些傳單怎麼都沒有我想要的東西啊。」泰妍邊抱怨邊把手中的傳單丟到地上。

「咦~~這一張我以前沒看過耶。」Jessica撿起地上一張紅色的小傳單。

這張紅色的傳單上畫著一隻海豹,海豹的胸前還有一個大大的問號,問號下面是一串數字。

「這甚麼東西啊?發了也不說是哪家店,莫名其妙啊。」Jessica看了很奇怪,就把她隨手扔到了桌上。

Max原本在一旁若無其事的吃著早餐,看到了那個海豹的圖案之後突然震了一下。突然站了起來抓了允兒正在看的報紙跑到門外去了。

「呀!我在看耶!」允兒不滿的站了起來。「奇怪,你自己家門口不是也有一份!」

Max拿著傳單跟報紙跑到了社區旁的公園,照個傳單上的數字在報紙上圈起一個一個的字,然後組成了一個電話號碼和一個句子:「相信我嗎?」

Max走到了公共電話亭,照著電話號碼按了下去。電話那頭先是一陣沉默,接著響起了一個語音訊息。這則訊息Max一聽就知道是Joey留的,並且約他在西雅圖海軍基地外的購物中心碰面,最後還是一句:「相信我。」

西雅圖的海軍基地是之前海豹特種部隊的新兵訓練處,基地附近的購物中心更是隊員放假時最常去的休閒場所。Max買了機票立刻趕到了那個地方,一進購物中心就往美食區走去,果然在那裏看到Joey正坐在那裏。

「很好!」Joey看見Max馬上起身歡迎。「這世界上只有一個人知道我會坐在這裡,我還是叫你Terry嗎?」

「Terry已經在作戰中陣亡了,我是Max。」Max拉了Joey對面的椅子坐下。「你找我來幹麼?」

「我不管你現在是Max還是Terry,我們都還是好兄弟。ARES是個危險的組織,不管你為誰工作,你都鬥不贏它的。」Joey摘下墨鏡,看著Max。

「所以你是來遊說我退出嗎?當初我們進海豹的誓言你還記得嗎?」Max也脫下了墨鏡。「誓死保衛國家!你現在這是在幹麼?」

「我當然記得,我恨死了這個誓言!」Joey一拳捶在桌上,旁邊的人都看了過來。「這個誓言讓我的好兄弟都在戰場上陣亡了,還有你。」

「我現在拼了我的性命更甚於當初海豹的時候。一句話,你幫不幫我?」Max站了起來,手慢慢伸到外套裡扣住手槍。

「幫了能怎樣,只是賠上你的命而以。不幫的話又怎樣,你想要抓我嗎?」Joey也站了起來,把手伸進外套口袋裡要掏甚麼東西。

「不要動!手拿出來放到我看的到的地方。」Max馬上把槍對準Joey,以防對方掏出武器。

「冷靜!」Joey把手拿了出來,手上抓著一個小文件袋。「這是我要給你的資訊。」

Joey從袋子裡拿出了幾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個亞裔的女子。

「這個女人是我在ARES裡面唯一知道的高層人物,她今天晚上會到舊金山國際機場,這邊接風的人是我,你自己幹的漂亮一點啊。」Joey說完戴起眼鏡就離開了。

Max接收到了這個消息之後立刻回到了奧克蘭的基地,把訊息跟大家報告,但是省略了Joey的部分。

「這個消息如果是真的的話,這個女人可能是我們了解ARES的關鍵。」泰妍說到。「他們的班機應該快到機場了,我們出發吧。」

四個人立刻開車到了機場,為了防止被Joey認出來,除了泰妍之外其他三個人都變裝了。Jessica戴了一個大毛線帽遮住自己的金髮,還戴上一副鏡面的墨鏡。允兒戴上了一頂長假髮,穿上機場人員的制服在一旁默默觀察。Max換上一套西裝,戴上黑框眼鏡站在時刻表前面等著。

過了一會兒,Joey帶著幾個人出現了,他們站在等待區等著,然後照片上的目標人物從關口出來了。

「目標人物出現,所有人員就準備位置。」泰妍坐在咖啡店前面的椅子上假裝看著報紙,實際上正在觀察全場的局勢。

目標人物出關後迅速的和Joey一行人會合,先是站在原地說了一些事情,然後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Max看到後也提著公事包和一疊報紙往出口走了過去,然後再裝作一個不小心跟目標人物大力的撞在了一起,所有的報紙也都飛散開了。

「啊!真是對不起啊。」Max向前抓住目標人物的手要把她扶起來。

「你在搞甚麼啊!」其中一名跟在她後面的人正要對Max出拳,但是被Joey一把抓住。

「低調點,不過就是個小意外而以。」Joey甩開那個人的拳頭之後把Max拉了起來。「這位先生沒事吧?」

「我沒事啊,倒是這位小姐沒事吧。」Max還是伸手把目標人物拉了起來,還幫她把外套上的灰拍了拍。

「我沒事,幫這位先生把報紙撿一撿。」目標人物第一個先彎腰撿地上的報紙,其餘的人也跟著幫忙撿。

報紙通通撿起來之後Max再跟他們說了聲對不起,提著東西往回走,整組的人就收隊回到了車上。

「就這樣子就回來了啊,我還以為會有甚麼重大的接觸呢?」允兒脫下了長髮,無趣的說著。

「怎麼會不重大呢,是Max做的不留痕跡妳沒看出來而已。」Jessica幫允兒把身上的制服脫了下來。

「剛剛那一撞,竊聽器已經裝到她襯衫的鈕扣後面了。拉她起身的時候,追蹤器也裝在她的手錶上了。」Max邊說邊在電腦上輸入訊號,螢幕上就跑出了目標車輛的位置。

「現在我們也知道她的下榻飯店了,準備進行24小時監控。」泰妍說完播了通電話給小玉,把所有設備都準備好。

泰妍到小玉那拿了設備,Max、Jessica和允兒回到基地把裝備都打包,四個人也到了同樣的飯店準備進行監控任務。Jessica先利用電腦把飯店內的監視器都接了過來,Max也連到了目標房間內的電話線。

經過了兩天的監控,泰妍小組並沒有得到甚麼資訊。根據這個結果,泰妍下了一個決定。

「今天晚上趁著目標離開房間的時候,Jessica潛進去看看有沒有甚麼資料。」泰妍抱著吉他躺在床上說道。

到了晚上,趁著目標離開房間去吃飯的時候,Jessica來到了目標的房間門外,用機器打開了飯店的電子鎖,進到了目標的房間裡。Jessica在衣櫥裡找到一只上鎖的皮箱,把鎖打開之後看到箱子裡放了一些文件,不過大部分都是韓文的所以看不懂。

Max在房間裡通過飯店的監視器正監控著目標,突然看到目標起身離開餐廳往電梯走去。

「允兒,通知Jessica目標離開餐廳了,可能是要回房間了。」Max說完看到允兒倒在床上顯然是睡著了,裝了一本書丟了過去。「呀!醒來啊!」

「喔喔,電話電話。」允兒被砸中之後馬上彈了起來撥了Jessica的電話,可是那熟悉的鈴聲卻在房內響起。「糟糕!Jessica沒帶電話。」

「打飯店電話,打到目標的房間!」Max回過頭來這麼一瞬間,目標已經消失在監視器的螢幕上了。

允兒在這一頭撥了電話,Jessica那一邊的電話響了,但是Jessica並不知道這是允兒打的,所以並沒有理會,反而是繼續翻著皮箱。

「Jessica不接啊!」允兒也跟著著急了。

「入侵飯店電話內線,用廣播呼叫Jessica!」泰妍連忙喊道。

Max立刻輸入了指令碼,一步步的侵入飯店的防火牆,然後直接對著電腦的麥克風大喊:「目標回去了,快出來!」

Jessica正翻著皮箱,一聽到Max的聲音從電話傳出來,馬上把皮箱關好塞回衣櫥,一打開房門,目標正站在要開門進來。

「妳是誰?怎麼在我房間裡?」目標一推就把Jessica推進房內,並把門鎖上。

Jessica回身抓起擺在地上的立燈,往目標方向揮了過去。目標低頭閃過了立燈,抱住Jessica的腰撞向一旁的梳妝台,再往後一倒把Jessica摔到了地上。Jessica馬上爬了起來一拳打在目標的臉上,再往肚子上招呼了一拳,但是被目標擋開。接著兩個人又抱在一起撞破了落地窗摔到了陽台上,兩個女人間的不像女人的對決進行了許久,最後目標抓起地上玻璃的碎片抵在Jessica脖子上。

「說!妳在我房裡幹麼?」目標手中的玻璃碎片正一點一點的施加力道。

「妳逃不掉的,妳已經被CIA盯上了。」Jessica寧死也不暴露目的,展現特務該有的氣魄。

「甚麼?妳是CIA的人?」目標聽到CIA似乎就像聽到甚麼暗語一樣,把手上的玻璃碎片鬆開了。「我還以為妳是ARES派來調查我的。」

Jessica沒有回話,只是繼續躺在地上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目標看她似乎不是很清楚發生甚麼事,從保險箱裡拿出一個小鐵盒,再從鐵盒裡拿出一個小本子。

「我是韓國情報局的情報員,我叫權俞利。」俞利秀出了她的證件,不過上面都是韓文,Jessica也看不懂,不過Jessica倒認得那個標誌。

「妳是情報人員?」Jessica接過俞利手中的證件,仔細的檢查。

「是的,我在ARES裡面已經臥底了好多年了。」俞利剛坐回床上,突然房門被重重的踹開。

「不要動!」Max拿著槍衝了進來,允兒也拿著槍跟在後面。

「沒事,把槍放下吧。」Jessica跟Max和允兒說明了俞利的身分。

「沒想到ARES的影響範圍這麼的廣,連韓國都注意到了。」Max說道。「我想我們接下來可能要保持密切的聯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