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大方的小套房內,秀英獨自坐在地上。

淺灰色的沙發,純淨潔白的抱枕

淡淡的摸著擺在桌上的戒指,那對屬於妳我卻來不及送出的對戒,任由電話鈴聲在房內響著。

聽著電話鈴聲,鈴─鈴─鈴─

無情的桌曆上只有一抹孤單的紅色記號,在十二月二十五日上面寫著:週年紀念日。



電話鈴聲繼續響著,作為房間內唯一的聲音來源,

不斷的提醒秀英這不是一個虛幻的世界。

秀英慢慢的拿起了話筒,輕輕的擺在耳邊。

「喂。」有氣無力的聲音只想打發這個破壞寂靜的電話。

「我就知道妳還在家,不會還沒準備好吧?」再也熟悉不過的聲音通過話筒傳進秀英的耳朵,是Sunny!是Sunny啊!



還是坐在地上,雙眼卻因為不可置信而逐漸放大。

腦子卻是一片空白,沒有回應,也沒有出聲。



「怎麼不說話啊?哪裡不舒服嗎?」Sunny的聲音是那麼真實、那麼溫暖,一字一句都衝擊著秀英。

「沒......沒有。」呆滯的大腦也只能勉強的擠出一兩個字。「妳現在......在哪啊?」

「我?我已經到了啊,是415號房不要忘記喔!也不要遲到喔!」Suuny的聲音隨著電話的掛斷,消失在秀英的耳邊。



依然是坐在地上,秀英還是帶著無法相信的眼神。

手上的話筒不知道是掛上、還是繼續拿著。

也許這只是錯覺、也許這只是夢境。

但是陽光的灼熱感是那麼真實。

冷氣的涼風吹在皮膚上是那麼冷冽。



Sunny拎著大包小包走進415號房,

呼吸著乾淨的空氣,期待著今天的Party。

也許空蕩蕩的天花板需要一些裝飾,

也許白皙皙的牆壁需要一些點綴;

桌上可以放著兩人幸福的合照,

床上可以擺著兩人親手製作的泰迪熊。



秀英呆滯的坐在家裡回想剛剛的一切,是那麼虛幻。

Sunny幸福的佈置著兩人今天的小套房,是那麼夢幻。

穿上一件一件的衣服,手機都忘了拿的倉促。

氣球一顆一顆的吹起,花紋都不落下的細心。



秀英到了停車場,激動的想要立刻打開車門,

激動的情緒讓自己的雙手不住顫抖,鑰匙頂在鑰匙孔外面怎麼也插不進去。

心急之下索性連鑰匙都扔了,奮力的在大街上奔馳著。



Sunny看著慢慢佈滿氣球的房間而高興。

絲帶、鮮花、字牌還有兩人幸福的見證,

甜甜蜜蜜的氣氛在原本冰冷的房間內慢慢擴散開來。



秀英蒼茫的看著手錶,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

就是一瞬間都不能溜走的決心,即使再累也不停下來的衝勁

心裡只存在著一個信念:

說什麼都要馬上見到我心愛的Sunny。



Sunny帶來的氣球已經全部吹完了,彩帶也都掛了起來。

最後要來佈置今天的主角─兩人的蛋糕。

前一天辛苦跟老闆溝通了半天才完成的作品,

"Sunny Love SooYoung"

同樣是為了今天而特別製作的蠟燭,或許因為趕工而沒有那麼精緻,卻是代表著愛意。



秀英一路奔進飯店的大廳,

空蕩蕩的櫃檯少了服務的人員,

冷清清的休息區少了嘻鬧的小孩,

整個飯店是如此的安靜,安靜的連沙子飄過的聲音都是一清二楚。



Sunny看著眼前的蛋糕,

從袋子裡拿出了新的酒杯,和一瓶特地挑選的紅酒。

輕輕把開瓶器架在酒瓶上,然後拔開軟木塞。

紅酒迷人的香氣漸漸透了出來,微醺的眼神充滿著期待,

茫茫的醉意不是來自這瓶酒,而是來自──愛。



秀英穿過飯店大廳,

顫抖的手指在電梯按鈕上不斷的點擊,上方的顯示器卻是一片黯淡。

不管試過多少電梯,都是一樣的結果。

此時秀英的視線落在電梯旁的通道,

那是緊急逃生梯。



Sunny倒著紅酒,幫有著特別習慣的秀英忙著。

剩下的,就是等今天另一位主人公的到來。



秀英氣喘吁吁的爬著樓梯,直到一個大大的"4"映入眼簾。

終於到了四樓了,接下來必須趕到415號房。

出了逃生口,站在走廊上,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401、403、407、409、411......」一間一間的查看,接著停在轉角處,看著走廊盡頭那應該是415號房的位置。

黃色的封鎖線擋在房門口,四名員警站在房外。

透過未關上的房門,室內是如此的遭亂。

破掉的氣球、斷掉的絲帶、碎裂的酒瓶、還有缺了口的酒杯。

秀英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幾分鐘前,那個聲音是那麼的清楚。

幾分鐘後,卻是如此灰暗的景像。

秀英突然起步向前,這一切的一切只有用自己的雙眼去證實。

門口的員警看見秀英跑了過來,馬上將她架住,不讓她接近案發現場。

「Sunny啊!Sunny啊!」秀英哽咽的嘶吼著。

只希望Sunny聽到自己的呼喊後,可以從凌亂的房間內走出來。

只要看看自己,哪怕只是一眼,都可以化為永恆的一瞬間。



上來時那麼漫長的樓梯,員警只用了少許時間就把秀英帶到一樓。

甚至有兩名員警就站在秀英身邊,以免她再去搗亂現場。

秀英的早已經分不清楚在臉上的是淚水還是汗水,心理和生理上的疼痛夾擊著脆弱的自己。

躺坐在休息區的沙發上,幾乎快要遺忘掉上次見到Sunny時的笑臉。

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是那麼的陽光、那麼的美麗。

彷彿失去她,這個世界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Sunny坐在床邊等著秀英,

突然間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在週年紀念日當然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而包包裡的化妝品正好派得上用場。

Sunny挑了一支新買的唇膏,輕輕的塗在嘴唇上。

再確認清楚有沒有塗歪了、或是沒有塗到的地方。

最後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的整體造型,稍為撥了撥頭髮。

雙手抓著領子提了一下,然後滿意的對著鏡中的自己笑了一下。



秀英的眼眶乾了又濕、濕了又乾。

無奈的坐在沙發上,發現自己是這麼的軟弱,什麼都不能做。

這時眼角的餘光看到擺在桌上的電話,

不過就是一支電話,一支只能在飯店裡使用的內線電話。

秀英突然瞪大了眼睛,抓起了話筒,按著4、1、5。



Sunny想著等一下要怎麼規劃,順便透過鏡子審視著房間的各個角落。

鈴─鈴─,電話聲吸引了Sunny的注意。

是了,一定是秀英打來的。

「喂。」Sunny接起了話筒。

「快點!快點離開那個房間!」秀英的聲音已經沙啞,這讓Sunny沒有認出來是誰。

「請問......妳找哪位?」Sunny疑惑著問道。

「快離開房間!Sunny啊,是我啊,快離開!」已經乾了的眼眶再次充斥著淚水,只希望這一切能夠避免。

「是......秀英嗎?」Sunny不肯定的問著。

叩─叩─叩─

房門傳來敲門聲,透過話筒也傳進了秀英的耳裡。

「是秀英吧。」Suuny沒有再理會電話裡的聲音,興高采烈的去開門。

「不要啊!不要開門!」秀英更賣力的嘶吼著,可惜已經沙啞的喉嚨幾乎喊不出聲音。「Sunny!Sunny!不要!」

Sunny掛了電話後,走到了房門口,

打開房門,出現的臉龐卻是一個喪心病狂的變態。

這一切的美夢、一切的甜蜜、一切的希望,都毀在這個瘋子手上。



秀英已經跪倒在地上,即便耳朵上的話筒只傳來嘟─嘟─聲,

即便喉嚨已經喊到不能再喊出聲,還是繼續努力的叫著,只希望Sunny可以聽見。



那個瘋子離開了415號房,裡面已經不再是美好的佈置。

一切都已經毀壞、粉碎、消失。

只留下牆上的日曆,還掛在這一天的日期:

十二月二十五日。



秀英無奈的放下話筒,

啜泣著

一旁的員警無法做些什麼

只有桌上的行事曆

翻在今天的日期

十二月二十六日。

================

 

 

 

這是一篇由MV寫成的音樂文

這一篇短篇,只是在我看完MV之後覺得非常適合CP(雖然有點小虐)

不知道大家閱後的感想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