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的一個安寧的早晨,城中的居民都準備為了新的一天而開始忙碌。在城堡裡卻是一陣慌亂,所有的士兵不斷的進進出出,連皇后都是一臉慌張的被醫生帶出房間,而房間裏擠滿了士兵以及王子,國王躺在自己的床上,胸前被一把利刃直直的插入心臟,氣絕已久。

「讓開,國王怎麼了?」Max帶著自己的部隊趕緊趕到了城堡中。

「父王被人殺死了。」大王子忙伸手抹掉臉頰上的淚水,轉身對Max說道。

「甚麼?」Max看見了床上的國王,趁大家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時,嘴角露出一絲邪惡的微笑。

「兇手..........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王子氣憤難平的嘶吼著。

「王子,現在一切應該以大局為重。國王死了,你就是新任的國王,應該先平息國內的革命軍,再為父報仇啊。」Max慢慢的對王子勸說。

「可是我現在.............」王子還年幼,對處理國家大事是一竅不通。

「王子請不要擔心,我一定盡全力扶佐王子。」Max對王子行了一個大禮,彎腰時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當天Max立刻招集了所有的大官大臣,宣佈了國王的死訊,以及王子接任為新的國王的事情,並且還宣布自己為攝政王,將全力扶佐年幼的國王。

「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新任的國王對Max問道。

「昨日單宋將軍已派人回報,主力大軍已在加百里北方樹林駐紮,我的意見是立刻南下進攻,先拿下加百里,然後直攻革命軍的核心蒙加里。」Max對國王說道。

「嗯,那就這麼辦,單宋將軍出馬,這場仗應該不會有甚麼問題。」國王自信的說道,然後便送了傳信兵出去。

在南邊的蒙加里,前一晚才遭遇刺客的襲擊,現在Jessica大宅的附近全部加強警備。玄娠經過了一夜的休息,也在早晨醒了過來,Jessica和俞利也準備好要詢問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起初,玄娠是甚麼都不願意說,畢竟這是重大的秘密,可是在昨天大家這麼極力相救下,玄娠也漸漸說出了她所知道的。

「所以妳也不知道妳師父為什麼要妳保護我?」俞利問道。

「不知道,我們都只是聽命令辦事,原因師父從來都不說。」玄娠慢慢的說道。

「那妳現在肯定已是回不去了,妳師父都派人來殺妳了。」秀英說道。

「這就是刺客的命運,一旦受傷之後就沒有利用價值了,在加上我又跟妳們說了這麼多,我師父不會放過我的。」玄娠回道。

「加入革命軍吧,妳的劍術這麼好。」Jessica對玄娠說道。

「我只是一個刺客,我對行軍打仗一點概念也沒有。」玄娠笑道。

「拜託,妳不需要會打仗,有西卡在,妳只要聽她的命令就夠了。」俞利也跟著笑道。

大伙就這樣收留了玄娠。過了中午,允兒、徐賢帶著孝淵回到了蒙加里,允兒一見到玄娠便立刻激動了起來。

「妳怎麼在這裡?孝淵,就是她殺了達克先生的。」允兒立刻抽出長劍進入警戒。

「甚麼?妳這個殺人兇手!」孝淵立刻被憤怒籠罩,正要衝向前去殺了玄娠。

「喂,先等等!」秀英立刻架開了孝淵的劍,擋在玄娠面前。「先聽聽她怎麼說吧。」

於是玄娠告訴了大家雖然原本是自己的師父要派自己去刺殺達克,但是趕到的時候,達克已經身亡了。

「妳說的都是真的?」孝淵懷疑的問道。

「我現在沒有必要說謊了,而且我也從不說謊。」玄娠肯定的說道。

「另外,我要告訴你們,玄娠現在已經是革命軍的一份子了。」順圭站到允兒旁邊說道。

「首領!」這時門外傳來通信兵的聲音。

徐賢站在離門口最近的位置,馬上過去開了門,接過了手中的信件,立刻交給Jessica。Jessica立刻拆開了信件,並且仔細的閱讀。

「政府大軍已經在加百里北方駐紮了,預計明天就會進攻,我們的計畫也必須趕快開始,守城的軍隊絕對撐不了多久的。」Jessica對大家說道。

「那我現在就出發。」俞利轉身要上樓準備裝備。

「俞利!」Jessica伸手抓住了俞利,把她拉了回來,然後給了她深深的一吻。「這次也一定要回來喔。」

「嗯!」俞利肯定的點了點頭,然後便上樓了。

到了晚上,加百里北邊的軍隊裡,單宋坐在主帳篷裡看著軍情報告。

「將軍,全軍都已經預備好了,是不是要像以前一樣入夜進攻?」一名小兵進來問道。

「不,大家先好好的休息一晚吧!」單宋猶豫了一會兒,對士兵說道。

「將軍,情報無誤的話,可能會是革命軍的黑珍珠俞利帶隊。」士兵說道。

「俞利啊。」單宋說完後一陣沉默,接著又開口道。「通知部隊好好休息,我們等到俞利出現再戰。」

「這樣好嗎?等到對方主力部隊出現.....」士兵問道。

「你這是在質疑我嗎?還是你不相信我?」單宋立刻反問道。

「不敢!」士兵立刻低下頭說道。

「唉~~下去吧!」單宋打發走了士兵,接著便陷入一陣沉默,這場仗可是跟自己的親妹妹打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