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戴墨鏡的男子站在門外準備推門進來,門內四個人都已經把武器拿在手上了。

「Joey,你怎麼把檔案放下了?」Max看到這次目的的重要文件被放在一旁,不由得火燒了起來。

「我總要拿槍自保吧,抱著文件箱怎麼逃跑啊?」Joey被Max給問傻了。

「允兒、Jessica,等一下門一開妳們就往電梯跑,我會搞定這幾個人。」Max說甚麼也要先讓女生先逃。

「他們四個看起來不好惹喔,你們小心一點。」允兒拿著槍,已經採取起跑姿勢了。

Max蹲在門後面先是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鐵門重重的一踹,把門後四個人都踹翻在地上。

「現在!快跑!」Max大聲一吼,Jessica和允兒拔腿就跑。

兩個重重的文件箱就擺在地上,Joey扛了一個跟著她們跑到電梯口,Max正要跑來的時候被四個人的火力逼到另一邊的小房間裡。Joey在電梯旁邊往回看了一眼,文見箱就擺在走道的正中央,Max跟自己正好在走道的對面兩側。

看了手上的衝鋒槍,決定就賭一賭吧。Joey雙眼直視著地上的文件箱,毫無顧忌的就往前衝了過去,自己手上的子彈擊倒了兩個墨鏡男,趁著空檔用腳把地上的文件箱踢到了Max的房間門口,但是自己也因此中彈了。

「Joey!你沒事吧!」Max看到同伴中了槍,躲在走到另一邊的小房間,趕快關心一下。

「我沒事!你趕快拿著文件快走!」Joey用手上僅剩的一排子彈拖延著剩下的兩個墨鏡男。

「電梯來了!快點過來啊!」允兒在電梯口對著走道大喊。

Max和Joey都被困在火力不間斷的走道邊上,不解決那兩個火力來源實在很難順著走道逃跑。此時Max手上的子彈也用光了,只剩下一把空殼槍。

「我沒子彈了,這兩個傢伙很難纏啊。」Max對著走道盡頭的Jessica和允兒喊著,但是她們兩個的位置也沒辦法對墨鏡男起甚麼作用。

「Max!還記得早上的照片嗎?」Joey的聲音突然傳來。

「你想幹麼?」Max想到了早上的事情,怕他做出甚麼傻事來。

「拿去!」Joey把腰上的手槍順著地板滑到Max這邊。「我這是為了國家!」

Joey話一說完,提著手上的槍就衝到了走道上,兩個墨鏡男的子彈都往自己身上打來,自己也擊倒了其中一個敵人。Max也在這瞬間的火力停滯期擊倒了剩下的一個敵人,緊張的立刻跑到Joey身旁查看。

鮮血不斷的從身上的子彈孔冒出來,Joey的手還緊緊的握著那把已經沒有子彈的槍,雙眼只是直直的看著天花板。原本在電梯口旁邊等待的允兒也跑了過來,看到Joey嚴重的傷勢也嚇了一跳。

「我不知道是不是時候,但是泰妍在外面看到很多車都已經回來了。」允兒小小聲的對Max說著,但是也足夠傳到Joey的耳裡了。

「不要管我,你們......快走吧。」Joey又從口袋體掏出一個引爆器。「炸死他們,快走吧。」

Max接過了Joey手中的引爆器,抱著那一箱文件跟允兒、Jessica上了電梯。從現況來看,搭電梯到一樓已經不可能的是了,於是Jessica按了最頂樓。

躺在地上的Joey用了自己最後一口氣把裝在背包裡面的炸彈一個一個的放到角落,最後就坐在電梯門口等待ARES的人下來。

另一方面Jessica、允兒和Max到了頂樓,觀察到了大樓後面是一個大排水溝,從那裡逃走應該不會引起注意。

「泰妍,我是Jessica。」Jessica對著麥克風說。

「你們現在狀況是甚麼?還順利嗎?」泰妍緊張的問著。

「大樓後方有一個大排水溝,妳們現在到排水溝的後面等我們,我們馬上就到。」Jessica從包包裡拿出一支十字弓。

「哇!妳隨身攜帶這種東西啊!」允兒覺得這個不像是平常執行任務會需要的。

「我要是沒帶的話,我們就要待在這上面等死了。」Jessica在弓上面裝上了繩鉤,直直的射到了後面排水溝的水泥牆上。

「Jessica,我想妳需要再快一點喔,我看到兩台電梯往頂樓上來了。」Max站在樓梯口警告著。

「不是吧,我們要這樣溜下去嗎?」允兒看了看高度,十幾層樓可不是開玩笑的。「沒有別的路好走嗎?」

「允兒,看妳是要溜下去還是變成蜂窩。」Max抓了腰上的扣子,第一個先溜了下去。

「允兒,抱著我。」Jessica也把自己腰上的扣子扣上了繩索。

允兒站在原地猶豫了一下,正準備要說甚麼的時候,往頂樓的鐵門推開的聲音傳了過來,這讓允兒眼睛一閉就緊緊的抱住Jessica的腰。

瞬間感覺到腳已經離開了地面,涼風一陣一陣的襲著自己的雙腳,但是又不敢睜開眼睛看著發生了甚麼事,只知道自己的身體正以極快的速度下降當中。

「無尾熊,妳是要抱到甚麼時候啊?」Jessica甜甜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原來已經到了地面了。

「你們先走,我來善後。」Max把箱子交給Jessica和允兒,自己拿著槍對著店面樓頂準備滑下來的敵人。

帶允兒和Jessica離遠了之後,Max把剛剛Joey交給他的引爆器拿了出來。此刻Joey在地下不知道受到了甚麼對待,身為一個榮譽的特戰隊隊員,寧願在戰場上光榮的死去,也不要拖著重傷的身體慘痛的度過餘生。

「Joey,你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戰友。」Max打開了保護蓋,對著引爆的紅色按鈕按了下去。

由於炸彈是裝在秘密的地下基地,引爆的瞬間都可以感覺到腳下的地表在震動,接著強勁的火舌從大樓的一樓竄出,在門口的警衛就被火焰吞噬了。爆炸的迅速的向上蔓延,從按下引爆鈕到整棟大樓陷入火海只有不到30秒的時間。

「善後工作完成,我們回去吧。」Max露出冷酷的表情,鑽進了泰妍的車裡。

 

現在已經完成了掀開ARES工作的最重要的一個步驟,所有文件和秘密檔案都在泰妍小組的手上了。

「現在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完成了,CIA是第一個掃蕩的地方,要把Lorraine先挖掉,她是雨的得力助手,沒有她ARES就死一半了。」允爸透過投影像對大家說。

「那我們應該要怎麼做呢?」泰妍問。

「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再過一個星期就是美國一年一次的國安大會,到時候各部會首長以及美國總統都會出席,當然Lorraine也不例外。」允爸一步一步的解說他的計劃。「你們要在這之前就先報告總統有關證據的事,到時候一進會場,場外就會有各個國安單位待命,Lorraine就會是籠中之鳥了。」

對於這個計劃大家都表示贊同的意見,每年的國安大會都是向總統直接匯報,沒有消息走漏的危險。

「那CIA人的怎麼辦?我相信到時候會場裡一定也很多CIA的幹員,難保他們不是ARES的間諜。」Jessica提出了最重要的疑慮。

「這個你們就不用擔心了,那一天之前我會發給你們在場所有ARES幹員的名單,你們只需要不動聲色的把他們個個擊倒就行了。」允爸又解決了一個問題。

 

夜晚,Jessica因為口渴醒了過來,看到身邊的允兒正睡的香甜,獨自一人到大廳想要拿點水來喝。擺在桌上的方塊正好在這時候亮了起來,允爸模糊的影子又出現在牆上。

「Hale先生,怎麼這麼晚出現?」Jessica語氣中帶了一點驚恐。

「Jessica,我看的出來妳跟我女兒之間的關係。」允爸停頓了一下。「她從小就在缺乏家庭的環境長大,我對於沒辦法好好照顧她而相當自責,她能遇到妳我很高興。」

「現在您不是也回來了嗎,將來你們還是能相聚的啊。」Jessica不明白允爸話中的意思。

「妳不懂,幾年前我就已經把我這條爛命奉獻給國家了,ARES這件事不完結,我一點把握都沒有可以給允兒一個快樂的家。」雖然牆上的影子是不清楚的,但是可以聽的出來允爸的聲音有些許的哽咽。「我知道這句話不該從一個負責的特務的口中說出,但是我希望妳可以跟我發誓,千萬不要陷入危險之中,不管是妳還是允兒。」

「可是這不就是我們的工作嗎?」Jessica似乎還是不明白該怎麼同時兼顧工作跟安全。

「我的意思就是說,這件事了結之後,帶著允兒離開吧,不要在牽扯到危險之中了。」允爸的聲音越來越小,幾乎都快聽不見了。「妳願意給我這個保證嗎?」

「好的,我願意。」Jessica也慢慢的跟著鼻酸了起來。

「這樣我就放心了,快去休息吧,不養好十足的精神可是鬥不過ARES的。」允爸最後說到。

「Hale先生也快點睡吧。」Jessica把杯子收好,準備回房間了。

「嗯?妳還叫我甚麼?」允爸出現了難得的逗趣語氣。

「喔......快睡了吧,爸。」Jessica也跟著笑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