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動亂的時代,人民在火球帝國的統治之下,可以說是民不聊生,任何人只要有意圖謀反的言論或是造成政府不同意的舉止,都會被處以極刑。數十年來,已有多少英雄志士喪生在這集權的政府之下。就在火球國第13代繼承人誕生之時,預言師預言到在小王子繼承王位之年,會有9位來自南方的新星,帶領大軍擊潰火球政府。在這個各地充滿反叛風聲的時刻,這個預言帶給政府極大的威脅。國王下令不計任何代價,一定要找出這九個人,但是大家只知道這9個人是來自南方。
>>>>>>>>>>>>>>>>>>>>>>>>>>>>>>>>>>>>>>>>>>>>>>>>>>>>>>>>>>>>>>>>>>>>>>>>>>>>>>>>>>>>>>>>>>>>

動亂時代的18年後
在南方的一個不知名的小村落。

「秀英啊,吃飯啦。」農村的大媽喊道。

「好,我馬上就過來了。」秀英回答。

秀英是一個孤兒,沒有人知道他是從哪裡來的,他就這麼出現在村子口,但是他食量大力氣也大,所以村子就決定一起收養他。秀英在村子口拿著大斧,肩上扛著剛剛打到的一頭鹿,背上背著他的獵槍,往大媽家走去。

「順圭,這是今天打的鹿,我放這裡囉!」秀英把肩上的鹿放在門口的樹樁上,往飯堂走去。

「齁~~你就只知道吃東西,這麼大一隻鹿,你叫我怎麼幫你扛啊。」順圭在門板後面抱怨。

「吃飯皇帝大,要不你先放著,等一下我在搬。」說完秀英頭也不回的直衝進飯堂。

「媽!這個食客欺負我啦!」順圭對著大媽吼道,希望能討一些公道回來。

「你也真是的,人家秀英幹了一天的活,先進來吃飯啦!」大媽還是有點人性,儘管秀英力氣大,他也是個女孩子,更何況人也是要吃飯的啊。

自從秀英住進大媽家之後,就跟順圭住同一間房,兩個人的感情也越來越好,時常得吵架與鬥嘴。因為政府的暴政,各村落為了自保,幾乎是全民皆兵不分男女。秀英和順圭從小就以彼此為假想敵不斷練習,兩人的擊劍術與槍法都不輸男人。

次日清晨,清脆的雞鳴照舊預告著新的一天的開始,但是伴隨著的是槍聲與尖叫聲。村莊裡的警備隊聽到槍聲馬上招集村裡的常備軍前往聲音來源。順圭和秀英也馬上騎上各自的座騎隨著大隊出發。來到槍聲地點,山腳下兩群人馬正在交戰,其中一方人馬身穿紅色衣服正是火球政府軍的軍服。另一方有男有女,人數上也明顯處於弱勢。以順圭為首的火槍隊在樹林的掩護下發起第一波偷襲,秀英一群人在常備軍隊長的帶領下,帶著武器殺入人群。

「秀英,帶著傷者往後方撤退。其他人跟我把敵人趕到河邊。」隊長打著只有村裡人才看得懂的手勢指揮著大家。

大家順著平常練習的陣行一步步的把政府軍逼到河邊,政府軍在毫無勝算的情況下只好向後撤退,常備軍在確保傷患安全之後也不再追擊。順圭拿著紗布走到一名傷的很重的大叔面前準備為他包紮,這時旁邊的一個女孩接過了紗布。

「我父親讓我來就可以了,謝謝你們的相救。」女孩輕聲的回答,聲音中還帶著些許顫抖。

「你們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會被政府軍纏上?」隊長問到這個女孩。

「我們是從北方村落逃下來的村民,政府軍毫無理由的突襲我們村子,生還的村民四處逃難。我們一路往南逃,要不是遇到你們,我們可能已經命喪黃泉了。」女孩回答,手中的長劍始終保持著緊戒。

「現在已經安全了,跟我們回村子裡休息吧。現在開始我們會保護你的。」秀英接過女孩手中的長劍,安置好傷患,示意隊長帶隊回村。

「你叫甚麼名字呢,我是順圭,常備軍火槍隊領隊。」順圭對著女孩自我介紹,希望能給女孩一點安全感。

「我叫允兒,我父親是民兵的首領。」允兒答道。

「剛剛看你抵抗的樣子,你的劍術非常的好,難得看見女孩子有這麼好的劍術。」秀英在一旁插進兩人的談話,為這位新認識的女子高手感到興奮。

「我父親從小就教導我如何使用劍,在這個混亂的時代,是沒有男女之分的。」允兒回答得非常激動,手中的韁繩似乎要被憤怒扯斷。

「不要激動,不過話說回來,政府軍一定會找援軍回來,到時候我們應該怎麼辦?」順圭一臉麻煩,為了戰爭的事煩惱。

「不要怕,我記得蒙加里有一群義軍,只要我們向他們求援,我們就不用怕政府軍了。」秀英笑道,回頭看著順圭和允兒。

「聽說那群義軍的個性很古怪,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願意幫我們,他們的首領還是一個女的。」前方的隊長插嘴道,臉上仍就留著一絲隱憂。

「我也聽說過那群義軍,他們也是從北方下來集結而成的,而且我還記得那個首領的外號叫......。怎麼突然想不起來了」允兒說道。

這時隊長將馬頭調轉過來,望著秀英三個人,接著說道:「他叫做冰山女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