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下午快要下班的時後,徐賢穿過大門走進了OKLA,早就已經等的心急的允兒一見到徐賢就迫不及待的拉著她從後門出去了。

「姊姊,到底甚麼事啊?怎麼這麼急。」徐賢看到允兒這麼急倒也沒想到是因為什麼事。

「聽著,我非常仔細的問妳,我昨天晚上喝醉之後真的沒有做甚麼事嗎?」允兒立刻問了。

「昨天.....沒有啊!」徐賢眼神開始出現不正常的閃爍,沒有想到允兒居然會問起這個。「喝醉了除了睡覺還能幹麼呢。」

「徐賢,我知道有些事情真的很難開口,但是我真的需要知道事實的真相,不然無形之中我會傷到很多人。」允兒雙手抓著徐賢的手臂,眼神也直直的對著徐賢的眼睛。「如果妳真的把我當朋友的話。」

徐賢聽完允兒的話,自己也開始在掙扎到底要不要說了,畢竟說出來的話真的會很尷尬,而且也不知道允兒對自己的心意。

「好吧,其實昨天晚上...............」徐賢終於卸下心防,把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一字不漏的描述給允兒聽了。「............然後我比妳早起來了,回到房間妳就醒了。」

允兒聽完整件事的經過後站在一旁,感覺得到兩頰的溫度已經高溫的嚇人了。「徐賢啊,其實到了床上之後的事可以不用描述的這麼清楚的。」

「是允兒姐姐要我把真相都說出來的啊。」徐賢被允兒這麼一說,自己也羞紅了臉。

「真的很對不起!」允兒突然向著徐賢彎下了腰。「這麼嚴重的事居然讓我在不清不楚的夜晚間給發生了。」

「不要這樣啦!」徐賢趕快伸手扶起允兒。「我又不是沒有反抗能力,會讓這件事發生也是因為我也喜歡姊姊啊。」

「徐賢,妳知道的,我的心裡已經住了人了,不過我們還是有機會可以當朋友的。」允兒拉起徐賢的手,露出親切的笑容。「等等下班我請妳吃飯吧。」

「不了,我等等還有事呢。」徐賢拒絕了這次的晚餐,因為等一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好吧,總之這頓飯我是一定要請的,不可以拒絕喔。」允兒逗趣的拉了拉徐賢的頭髮,道別之後回到店裡工作了。

徐賢站在原地看著那個陽光般的笑容,心裡也像被太陽滋潤了一般,可是又沒有勇氣說其實並不只想當朋友啊。

在員工休息室內,Jessica手上捧著一盒衛生紙,自己一個人坐在餐桌旁暗自的掉淚。Max剛好送完一批貨,進來買了一罐汽水,看到Jessica在那也好奇的湊了過來。

「怎麼啦,原來超級間諜也是會哭的啊。」Max抓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順便"關心"了一下。

「你就不會甜言蜜語幾句安慰我一下喔,衛生紙都快沒了啦。」Jessica看著面前那一座"山",還有手中那個盒子。

「哇~~甜言蜜語我是會啦,只是怕我說出來沒有某個人的有效啦。」Max又酸了Jessica一下。「到底怎麼啦,說出來幫妳分析分析。」

「還不就是允兒!」Jessica中間停頓了一下,確定四周沒有人之後繼續。「剛剛看到她拉著徐賢去後門了。」

「徐賢?那個最近跟允兒很要好的朋友啊?」Max邊喝著手中的汽水邊問道。

「甚麼朋友,她們都上過床了!」Jessica氣憤的摔下手中的面紙盒。

「噗~~~~!」Max一聽到關鍵字立刻把汽水全都噴了出來。「天哪!妳們關係怎麼那麼複雜啊,幾角戀啦已經?」

「甚麼複雜!我跟俞利真的甚麼都沒有,那個吻只是誤會而以。」Jessica整個人是瞪著Max說的。

「那妳怎麼知道允兒跟徐賢上床是不是誤會呢?」Max抓住了重點問道。

「我親耳聽見她們說的,怎麼會是誤會。」Jessica馬上反駁Max的問題。

「親耳聽見算甚麼,允兒都親眼看見了,到頭來還不是誤會。」Max趕緊把最後一口汽水喝完,單手捏扁罐子後丟進回收桶裡了。

「欸!你到底站誰那邊啊?」Jessica直接站了起來看著Max的頭頂。

「我哪邊都不站,我只知道妳們快點解開誤會對大家都好。」Max也站了起來,把頭頂收了起來。「順便提醒妳啊,今天晚上有任務喔。」

Max離開了休息室之後,Jessica仔細想了想Max的話,難道真的是誤會嗎? 到了下班時間,Jessica收好東西就往停車場走,遠遠看見自己的車旁站了一個人影,走近一看才發現那個人居然是徐賢。

「喂!妳在這邊幹麼?」Jessica馬上不客氣的問道。

「是Jessica姊姊嗎?我有事想要跟妳談一談。」徐賢還是很有禮貌的先打了招呼。

「想跟我爭允兒嗎?我們之間沒甚麼好談的。」Jessica直接走到駕駛座旁開門準備上車。

「是關於允兒姊姊有多愛Jessica姊姊的!」徐賢雙手按在引擎蓋上,隔著檔風玻璃直視著Jessica的雙眼。

Jessica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坐上了車並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上車吧!」

徐賢上了車之後任由Jessica載著她往市中心開去,Jessica找了一家飲料店,兩個人坐下之後先是點了一些飲料,接著徐賢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放在桌子上輕輕的推向Jessica那邊。

「這是甚麼?」Jessica特務本能的觀察了一下盒子,簡單的包裝,沒有攻擊性。

「這個是昨天下午允兒姊姊跟我到商區逛街買的禮物。」徐賢小心翼翼的打開了小盒子,裡面是一個小天使樣式的項鍊。「當初允兒姊姊叫我幫她試戴的時候我還以為是送給我的呢,但是從她的眼神我可以猜到這個項鍊應該是要送給妳的。」

「妳們是為了買這個項鍊所以才逛到這麼挽回來的嗎?」Jessica看著眼前這個項鍊,心裡又一股熱流升了起來。

「應該是吧,我並不知道允兒姊姊到底想要甚麼,但是她一整個晚上只買了這一樣東西就結束了。」徐賢說著說著,眼眶也不自覺的充滿了淚水。

「那昨天晚上呢?聽說妳們.........妳知道我想問的。」Jessica直接問到了重點。

「是的,只是妳知道當妳跟妳愛的人在床上的時後,對方心裡想的卻是別人,那種感覺有多痛苦嗎?」徐賢的淚水開始一滴滴的滑落。

「別人?甚麼意思?」

「昨天允兒姊姊喝得爛醉,她把我當成了妳。」

「所以妳就跟她發生關係了嗎?」

「我想如果Jessica姊姊是我的話也會這麼做吧,妳會忍心看允兒姊姊為了感情的事而繼續傷心下去嗎?」徐賢從原本冷靜的落淚到現在是放聲大哭,淚水就像潰堤的水壩,順著臉頰無止盡的流出。

「好好,快點不要哭了!」Jessica馬上抓了自己包包中的面紙,坐到徐賢旁邊幫她擦掉眼淚。「這又能怎麼辦呢,感情的事似乎永遠都無法兩全其美呀。」

「姊姊謝謝。」徐賢接過Jessica的面紙,稍微平復了一下情緒。「我今天來就是希望妳跟允兒姊姊能解開誤會,我也決定明天就離開了。」

「離開!妳要去哪啊?」Jessica瞬間捨不得這個可愛的妹妹了。

「我要去韓國找我的未婚夫,希望妳跟允兒姊姊可以過得愉快。」徐賢秀出了手指上的訂婚戒。「這個我也不打算跟允兒姊姊說了,要不要告訴她就交給妳決定吧。」

結果一整個晚上Jessica都在幫這個新認識的妹妹辦歡送會,到處的吃喝玩樂,結果自己回到家都快接近半夜了。

「妳終於回來啦,到基地去吧。」在客廳等著的允兒看到Jessica回來就闔上雜誌要準備下去。

「允兒!」Jessica小跑步追了上去,從後面緊緊的抱住允兒。「我愛妳。」

「怎麼突然說這個啊?」允兒被這一句話給嚇到了一下,畢竟這兩天她們的關係都不是很好。

「對不起,我誤會妳跟徐賢了,她都跟我說清楚了,我很喜歡妳送給我的項鍊。」Jessica還是緊抱著允兒不放。

「項鍊?我不是昨天丟在徐賢家了嗎?」允兒轉過身來看到了Jessica脖子上掛的正是自己買的那一條。「徐賢找過妳啦?」

「是啊,她還說她明天就要回韓國找她的未婚夫,我因為幫她健行所以才這麼晚回來。」Jessica說道。

「那我們快點下去吧,他們都在等我們呢。」允兒要牽著Jessica下到基地但是被制止了。「又怎麼啦,泰妍又不在。」

「不是啦,妳很久沒有吻我了。」Jessica說完輕輕的嘟起自己的嘴巴。

「唉~~真是的。」允兒輕輕扶住Jessica的臉,不只嘴唇激烈的交戰,舌頭也深入對方的陣地,這一個熱吻最少持續了五分鐘。「這樣滿意了吧。」

允兒牽著Jessica下到了地下基地,讓Jessica吃驚的是俞利也在這裡。Max坐在會議桌上清潔架子上的武器,俞利則在一旁打盹。

「啊!糟糕,今天晚上是不是說有任務啊?」Jessica突然想起來一件這麼重要的事情,連旁邊打瞌睡的俞利都被嚇醒了。

「是啊,不過我看妳狀況似乎沒有很好,所以我找俞利來幫我了。」Max把槍重新組裝好放回架子上。「跟我來。」

Max帶著大家來到地下基地的審問室,跟一般調查局的審問室沒有甚麼不一樣,都是有一片單向的玻璃。審問室裡面有一個人趴在桌上,看起來像是睡著了。

「這個人就是Tim Chandly,原本打算今天就審問他的,但是我失手打太多麻醉劑了,所以我想他大概會睡到明天吧。」Max隔著玻璃指著裡面的男人說道。

看完這個睡的跟豬一樣的Tim之後,幾個人又回到了大廳。由於第二天就要進行一些審問,所以在Max的建議下決定讓俞利今晚住在Jessica跟允兒家的客房內。允兒帶著俞利到了二樓的客房,也展示了浴室和廚房的用具,重點是全程允兒都是緊緊的牽著Jessica的手。

「大致上就是這樣,還有我們晚上很注重睡眠品質,所以沒甚麼事不要打擾我們。」允兒說完轉過來給Jessica一個晚安吻。「寶貝,今天晚上一起睡吧。」

允兒跟俞利說了晚安之後突然抱起Jessica就直接衝進房間裡去了,剩俞利一個人站在房間外。

「允兒,妳今天好像特別有活力喔。」Jessica躺在允兒的臂彎裡,手指輕戳允兒的鼻尖。

「那當然,我這是在宣示主權。」允兒雙手一放就把Jessica扔到了床上。「今天泰妍不在,妳就盡情的叫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