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牆上的時鐘指針慢慢的越過了11點,Jessica獨自一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泰妍這時早就已經在房裡倒頭大睡了。過了一會兒,車庫門開啟的聲音響了起來,然後允兒從外面走了進來。

「妳去哪裡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Jessica坐在客廳,突然發出的聲音讓允兒嚇了一跳。

「跟朋友約了去吃飯。」允兒的回答很冷淡。

「吃飯?我可不知道有哪家餐廳開到這麼晚。」Jessic的語氣明顯的在懷疑。「而且我想妳們不只是朋友吧。」

「妳在想甚麼啊,我們吃完飯到附近的公園散散步,她說可以幫助消化,然後我再送她回家,這個時間剛剛好啊。」允兒有那麼一點的被Jessica的質問給激怒了。

「第一次見面就回家啦?妳知不知到妳的安全我要負責,請妳以後不要動不動就不見人影!」Jessica的聲音逐漸大了起來。

「妳只在乎我的安全啊?是啊,有甚麼事情大的過妳的那個權俞利啊!」允兒的聲音也跟著變大了。

「妳們在幹麼啊?半夜三更在那大聲小聲的?」泰妍被這吵鬧聲給吵醒了,連忙跑下樓來看看發生甚麼事。

「沒妳的事,回去睡覺!」允兒和Jessica同時說道。

「..............不好意思,請繼續。」完全被嚇醒的泰妍睜大眼睛慢慢晃回房間了。

「第一,我跟俞利完全沒有關係。第二,我希望妳安全是因為我在乎妳。第三,現在是我坐在這邊等妳等到半夜三更,妳憑甚麼跟我大聲小聲啊!」Jessica說到最後根本就是用吼的。

「沒人要妳在這邊等,而且就算我跟徐賢有甚麼關係也不關妳的事。」允兒惡狠狠的說完就轉身離開,留下Jessica一人待在黑暗的客廳裡。

第二天早上大家到了OKLA上班也是分乘三部車,允兒到了店裡也把昨天發生的事情都跟阿妮說了。

「允兒啊,這次我真的覺得是妳太過分了耶。」阿妮用手推了推眼鏡,但是刻意避開與允兒直視。

「是齁,我也不知道我昨天怎麼會說出這麼很的話。」允兒低著頭一直在撕著手中的衛生紙。「那我應該怎麼辦啊?」

「從昨天Jessica的話來看,她跟那個權俞利好像真的沒關係。」阿妮仔細的想著策略。「不然妳就趁著這個機會一次把誤會解釋清楚吧,買把鮮花,真誠的Jessica道歉吧,不然妳每天這樣心不在焉的我看不下去啦!」

「好吧,看來也只有這個方法了。」允兒無奈的回答。

在阿妮的幫助下,允兒準備好了花束,原本打算在中午休息的時候去跟Jessica道歉的,但是整個下午Jessica都不在店裡不知道去哪了。在心裡有一件事的情況下,允兒今天的績效整個大打折扣,直到快到下班的時候。

「哈囉,本月最佳店員不知道有沒有空啊?」熟悉的聲音在櫃台傳來,允兒抬頭一看是徐賢。

「啊,是妳啊。妳怎麼會過來,床送到了嗎?」允兒臉上立刻出現待客的笑容。

「床送到了啊,那個送貨的工人超厲害的,把床搬到我房裡之後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徐賢稱讚的像是遇到奇人一樣。

「喔~~~那個工人啊,他可是受過"特殊"訓練喔。」允兒也是沒想到會有個這麼厲害的送貨員啊。「妳今天來不會就是跟我稱讚送貨的吧?」

「當然不是啊,我是想問妳下班有沒有空,一起去街上逛逛吧。」徐賢看著允兒,臉上都笑開花了。

「逛街啊,這樣也好,我也想要買一些東西。」允兒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了,因為她可以買一些禮物送給Jessica賠罪了。

Jessica早上在店裡打完卡之後,就被妙哥叫到別的分店裡去調貨了,在忙了一個下午之後終於要在下班前回到了自己的店內。Jessica剛從員工更衣間走了出來正要去停車場的路上,剛好看到了徐賢坐上允兒的車離開,頓時心中像是多了一個黑洞一樣,一直無止境的墜落。

另一方面,Max跟Joey約在舊金山的一間咖啡廳碰面,Joey帶了一些關於ARES的資料要交給Max,另外還有一份人事資料。

「這個人是我的權限範圍所能知道在ARES擁有最大權力的人,至於下一步該怎麼作就要看你們了。」Joey把資料夾在一本書裡交給Max。

「嗯,這個我會讓俞利幫我看看,然後再制訂計劃。」Max收好了資料起身準備離開。「你打算繼續待在ARES裡面嗎?」

「當初因為以為你死了,才會加入這麼一個不人道的組織,我想我現在只能藉由臥底來彌補我的人生了。」Joey站了起來,兩個人道別之後分開離去。

為了確認Joey所給出來的資料,Max找了俞利到他們的基地進行一個小型的臨時會議,之所以會叫小型是因為成員只有Max、Jessica和俞利三個人。泰妍跟小玉暫時回到了華盛頓去處理一些事情,允兒則是下班出去之後還沒有回來。

「這個人叫Tim Chandly,他在ARES的級別比我還要高。」俞利看了照片之後馬上認出了照片的人。「他住在佛羅里達州,不過我沒有見過他。」

「至少我們掌握到了一些訊息,等泰妍回來之後再作計畫上的統整。」Max說道。

「ARES是個很神祕的組織,就算是非常接近權力核心的重要人物都沒有完整的名單,所有事情都只有幕後的老大知道。」俞利慢慢的說出了臥底了這麼久所知道的事。「我們甚至不知道幕後老大長甚麼樣子、年紀多大、是男是女,我們全部的組織只知道他的代號是"雨"。」

「暫且不管這個"雨"是誰,我們一定要抓出這個神祕的組織。」Max說完後收了收資料。「今天就先這樣吧,散會。」

俞利在收東西的時候看到Jessica一直坐在椅子上動都沒動,眼神直視著前方不知道在看甚麼,剛剛會議的時候也沒有說半句話。

「Jessica!妳怎麼啦?」俞利用手輕輕碰了碰Jessica的手臂。

「啊........說到哪裡啦?」Jessica顯然是不知道想甚麼想到出神了,被俞利一碰才回過神來。

「會議早就結束了啦。」俞利笑著說道。「妳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吧,等一下陪我出去走走吧。」

這個時候正在市中心大肆逛街的允兒和徐賢兩個人有說有笑,手裡提的東西卻沒有甚麼增多。允兒一直在街上找著甚麼東西,徐賢就默默的跟在後面,兩個人不時說說話,然後又一起大笑。

「啊,妳看這個項鍊好漂亮啊!」允兒突然指著櫥窗裡的項鍊大叫著。「徐賢,妳可以幫我試戴看看嗎?」

「當然可以啊,允兒姊姊是要送給女孩子的嗎?」徐賢笑著問道。

「嗯啊,一個對我來說不同於其他人的女孩。」允兒邊說邊從店員那接過項鍊,小心的幫徐賢戴上。「哇!好漂亮喔,那我就要這一條了。」

「能收到允兒姊姊送的項鍊的人真是幸福啊。」徐賢害羞的說道,心裡則在猜想這一條項鍊會不會是允兒要送給自己的禮物。

允兒買到了要給Jessica的禮物之後馬上急著要回家了,徐賢則是說想要到允兒家裡坐坐,允兒也沒有意見就開著車往家裡去了。另一邊俞利跟Jessica就在家門前的行人道上邊散步邊聊著天。

「要不要把心裡的不愉快說出來啊,我是個很好的聽眾喔。」俞利問道。

「其實也沒甚麼啦,說出來就怕妳會嫌我太幼稚。」Jessica也笑了笑,不是很想要講出來。

「是關於允兒的吧。」俞利說完後看到Jessica驚訝的看著自己。「我感覺的出她看妳的眼神不一般,那一天我吻妳的時候,她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殺掉一樣,所以我猜會不會是妳們吵架了。」

「既然妳都猜到了,那我也就不隱瞞了。之前我們的確為了那一個吻有了爭執,可是這兩天我發現允兒身邊多了另外一個女生,那個女生臉上露出的表情明顯的就是正在熱戀中的樣子。」Jessica說著說著眼眶慢慢的積滿了淚水。「我覺得允兒離我越來越遠了,而我又不知道該怎麼抓住她。」

「既然抓不住就不要抓吧,抽離自己的視線可能會發現更美好的視野喔。」俞利拿出衛生紙輕輕的擦掉Jessica臉頰上的淚水。

「我不懂妳的意思?」Jessica疑惑的問道。

「簡單的來說,我喜歡妳。」俞利突然抓住了Jessica的雙手,含情脈脈的看著Jessica雙眼。

「呵~~現在可不是適合開玩笑的時機啊。」Jessica笑著想要抽離自己的手,但是已被俞利緊緊的握著。

「我不是在開玩笑,從我第一次見到妳開始我就覺得妳很特別,對抗敵人時的強悍,還有照顧隊友時的溫柔,這一切的情感都被那一吻徹底的點燃了。Jessica,我現在要吻妳了。」俞利說完話後慢慢的低下頭,朝著Jessica的方向前進。

這個時後街上只有路旁微弱的街燈,兩個人的嘴唇越來越近,都能感覺到彼此呼出來的熱氣,這一刻的時間和空間就像被魔法凍結一般,彷彿就像全世界是為了這一刻而存在的。終於,兩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俞利不敢太過大膽,只是輕輕的吻在嘴唇上。Jessica對這一吻沒有回應也沒有反應,心裡卻是激烈的掙扎著。

在時間與空間夾在幻想與現實之中的情況下,這一吻完全是在平靜的夜裡進行著,直到馬路中間傳來急促的煞車聲畫破了寂靜才停止。俞利和Jessica立刻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視線接觸的是車裡瞪大雙眼的允兒。

「徐賢,我家下次再來吧,我送妳回家。」允兒強忍著淚水踩下油門,開著車離開了這個惡夢的地方。

「允兒!」Jessica跟在車後面追著,但是又怎麼追的上汽車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尾燈消失在轉角。

「Jessica!我想妳也看到了車上那個女的了吧,如果允兒想好了她的對象,那為何妳不能呢?」俞利輕輕的抱著Jessica。「放心吧,我不會讓妳受傷的,我會用心愛妳,直到妳也愛上我的那一天。」

此時此刻不只是一個沒有陽光的黑夜,在這樣的黑夜中還有兩個曾經心緊緊繫在一起的人在淌血,或許那曾經強而有力的連結,在這一刻之後正一點一滴的逐漸崩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