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OKLA店裡,人潮開始慢慢的增加了,允兒也開始了辛勤的工作,只有在這種時候是見不太到阿妮的,因為這個天兵不知道又跑去哪裡躲避自己的工作了。店裡面的員工沒有很多,所以即便是像阿妮這種工作者,經理還是非常的需要。

「Hale!」一聲大吼從辦公室門口傳來,不要懷疑,只有經理會直呼店員的姓氏。「快去把Jordan給我找回來!」

那個穿著筆挺的西裝,右手撐著門邊的男子就是這家OKLA的奧克蘭分店經理,他的豐功偉業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妙瑞可(Miracle),員工都叫他妙哥,他也喜歡大家這樣叫他,因為他覺得叫他經理有點做作。

「妙哥!妳也看到我很忙了。」允兒一步一步的走向妙哥。「他可能在廁所裡還是休息室吧。」

「很好。把她找來,跟她說我有事找她。」妙哥說完之後又帥氣的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天哪!」允兒剛剛抱怨完,電話突然響了,拿起來一看是Jessica打來的。「喂,我是允兒。」

「妳好,餐廳我已經訂好了,下班後需要我去接妳嗎?」Jessica的聲音即便是透過電話還是這麼溫柔。

「沒關係,我自己有開車,妳只要告訴我地址就好了。」允兒也是笑笑的回答著。

「好的,那家餐廳在..........」Jessica把地址告訴允兒,允兒也拿著紙筆抄了下來。

「OK,寫好了,那到時候見了,Bye!」允兒掛了電話之後上網查了一下餐廳的確切位置,然後繼續工作了。

在奧克蘭市的一間高級出租公寓裡,Jessica正在為了等會兒的行程做著準備,除了像一般的女人一樣替自己上妝,挑選適合的衣服之外,旁邊的梳妝台上還擺著一把手槍和幾排子彈,Jessica確定這些東西都準備好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Jessica!妳怎麼還沒向總部回報,妳這樣是在違抗命令嗎?」電話那頭又是一樣的男子。

「Max,你聽我說,我們現在還不確定那只手環到底是不是Hale送的東西,再給我最後一個晚上。」Jessica好聲好氣的試圖說服電話那頭的Max。

「妳說服我沒有用,我接的是上頭下來的命令,今天晚上我就會出動。」Max的語氣中帶著無奈卻又展示著強勢。「另外我要告訴妳,這件事已經曝了光了,NSA已經注意到CIA的行動了。」

「既然這樣我更不能退出任務,現在我們要做的是保護好手環上的資料不被NSA拿走,如果資歷無誤,這個人就是Hale的女兒。」Jessica難掩激動的情緒。

「好的,妳不要激動,總之今天晚上我就會到奧克蘭,妳待在妳現在的地方,我會去找妳。」Max的語氣變的平靜,想把Jessica的情緒壓下來。

「不,今天晚上我會搞定!」Jessica說完之後馬上掛掉了電話。

回到OKLA店裡,允兒不費吹灰之力就在員工休息室裡找到了阿妮,阿妮自己一個人就坐在椅子上吃著薯片。

「阿妮,外面大家都忙死了,出來幫忙吧。」允兒伸手過去要把阿妮拉起來。

「齁,我很累耶。」阿妮想要抗拒,但是哪抵擋的過允兒的大力啊。

「妳累我也累啊,快點起來啦!我等一下還有約會勒,沒時間在這跟妳耗了啦!」允兒一提氣就把阿妮抽直了,一掌推出了休息室。

「不~~允寶!我跟妳這麼多年的好朋友了,妳忍心就這樣把我推出去嗎?」阿妮立刻展開了神乎其技的演技,悲情劇直接上演。

「就是因為我跟妳多年的好朋友,所以我要妳學會獨當一面,保重吧!」允兒說完便把門關上了,突然又打開了門補了一句。「還有,我們那位傳奇中的傳奇的妙哥找妳,希望不是甚麼壞事,我會為妳禱告的!」

經過一個下午的大戰,終於接近了下班打卡的時間了,允兒看了看手錶,離赴約時間還有大約兩個小時,還有時間回家稍微梳洗一下。

「允兒,妳要去哪啊?等一下晚上我沒有行程耶。」阿妮又出現在允兒的背後了。

「我剛剛不是才跟妳說我有一個約會嘛!晚上妳自己想辦法啦,我快沒時間了。」允兒趕緊抓了包包就往停車場走。

「誰跟妳約啦?是中午那個金髮美女嗎?天哪!允兒妳男女通吃啊!」阿妮又開始了戲劇化的誇張表演法。

「齁~~妳有病喔!」允兒停了下來,回頭給阿妮的額頭一掌。「沒時間跟妳演了啦,我要回家換衣服了。」

允兒走到了她的員工專屬停車位,坐上她那台親愛的TOYOTA CAMRY,這台車可是允兒用她的年終獎金買來的第一台車,整個把他當成寶貝在呵護。允兒回到了家,其實只是OKLA提供的員工宿舍而已,一開門進去沒有客廳,就是一個房間和一個小浴室。

允兒先把身上的制服脫了下來,從衣櫃裡拿了乾淨的衣服就進浴室洗澡了。允兒洗完澡之後換上了一般的牛仔褲和一件polo衫,把店裡的型錄裝進包包裡後就出門往目的地的餐廳出發了。到了餐廳裡,允兒看見Jessica已經坐在裡面了,便趕緊跑了過去。

「不好意思喔,下班時間路上有點塞車。」允兒為了遲到趕緊向Jessica道歉。

「沒關係,我也才剛到。」Jessica的臉上始終帶著微笑。「那我們點東西吃吧。服務生!」

Jessica叫來了服務生,兩個人簡單的點了一些東西,便開始東聊聊西聊聊的,聊著聊著Jessica又把重點聊到了允兒的手環了。

「這個手環妳還戴著啊,妳戴著真的很好看耶。」Jessica輕輕的扶著允兒的手,眼睛一直看著這只手環。

「是啊,我剛剛洗澡的時候原本想拿下來,但是我怎麼拆都拆不掉,所以就還是戴著。」允兒的手被Jessica扶著,人也挺高興的。

「啊,妳想不想跳舞,我們動一動吧。」Jessica眼光瞄到門口進來了幾個穿西裝的男子,便拉著允兒走進舞池。

「我不會跳舞耶。」允兒也有點不好意思,長這麼大還沒跳過舞。

「妳只要放輕鬆,跟著我就好了。」Jessica把手抱緊允兒的腰,讓自己的身體跟允兒緊緊的貼在一起。

「Jessica啊,我們會不會靠太緊啦。」允兒被這麼一抱顯得有點小尷尬。

「我們都是女人妳怕甚麼。」Jessica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那幾個人,那幾個黑衣人也看到了允兒,走了過來。

「允兒,我帶妳去一個地方!」Jessica突然抓著允兒的手就往後門跑。

「欸欸,可是食物........還沒吃耶!」允兒不想浪費美好的食物,可是就被Jessica拉著跑了出去。

Jessica拉著允兒從餐廳後門跑了出來,後面的幾個穿西裝的男子也追了出來,Jessica拉著允兒一路向前跑,在大街小巷裡穿來穿去,後面的西裝男子們也一路緊緊的跟著,一直到跑進了一條死路,後面被竹籬笆給擋住了。

「Jessica,我們為什麼要跑啊,這些穿西裝的人又是誰啊?」允兒被拉著跑了這麼遠卻一點也不喘。

「Hale小姐,我們是NSA的探員,我們懷疑妳牽涉到國家安全,請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其中一名男子向前了一步,拿著證件給允兒看。

「NSA是甚麼啊?我又怎麼會牽涉到甚麼國家安全啊?」允兒被突如其來的情況都給搞迷糊了。

「NSA就是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我們過濾任何可能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訊息,前陣子我們收到消息,您的父親已經寄了某樣可能涉及恐怖主義的東西到妳的手上了。」西裝男子繼續說明著事情。

「我父親?妳是說那個不負責任把我一個人丟下的父親?他怎麼可能牽涉甚麼恐怖主義啊,他連一個家都照顧不好了!」允兒聽到了有關她父親的事,情緒又不受控制的激動了起來。

「Hale小姐,妳不用害怕,妳只要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我們會查清事情的真相的。」西裝男子又向前並伸出手要抓住允兒。

從剛剛一直很安靜待在一旁的Jessica突然深腳一踢,踢開了那名男人的手,接著一拳打歪了他的下巴。其餘的幾名西裝男子看到了都趕快向前要制服Jessica,但是Jessica突然展現了幾近全能的身手,還從衣服裡拿出了小刀,將這幾名男子各個擊倒。

「等等,Jessica妳...........他們..........刀子!」允兒被Jessica的舉動嚇的說不出話來了。

「允兒,相信我,我不是來害妳的,我是來保護妳的。」Jessica把刀子收回衣服裡。

「可是妳殺人了,妳把他們殺了耶!」允兒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再看著眼前這個應該是溫柔美麗的Jessica。

「妳的事情不能傳出去,我是CIA的特務,妳的父親是CIA的特務,他失蹤前把他的研究資料全部都存在妳的手環裡然後寄給妳了。」Jessica拿出她的證件,上面確實寫著她是CIA的特務。

「妳說這個手環是我爸寄給我的,那為什麼拆不下?」允兒用力的想要掰開那只手環。

「那只手環是CIA用來傳遞秘密訊息的工具之一,一旦戴上去之後除非有加密者的密碼,不然是拿不下來的。如果強行把它拆下來,那只手環就會自我銷毀,也就是爆炸。」Jessica緊緊握著允兒的手。「相信我,我是站在妳這邊的。」

「哈哈,原來是CIA搞的鬼啊,這件事我一定要報告上去。」第一個被打趴的西裝男子又站了起來,手中拿著手槍指著Jessica。

那名男子一步一步慢慢的移向竹籬笆旁邊,把身體的重量靠在上面,然後吃力的掏出西裝外套裡的電話,準備要播號碼的時候,一台車從竹籬笆外面直接撞了進來,黑衣男子被撞到了車底下,整個身體都壓爛了。另一個帶著墨鏡的男子從車裡走了下來,看著Jessica和允兒。

「Max,晚上帶甚麼墨鏡啊。」Jessica看著男子,拉著允兒往車上走。

「帶著墨鏡才能凸顯我的時尚感,我事時尚的特務啊!」Max也上車了,接著便倒車倒出了竹籬笆,離開這個地方了。

「他又是誰啊?」允兒在今天遇到了太多的事了,整個人都慌了。

「妳好,我是Max,CIA的一級情報員。」Max回頭伸出手要跟允兒握手。

「你專心開你的車啦!」Jessica一個巴掌把Max的頭搧回了原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