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正在播著當紅的電視劇,桌上擺著已經涼掉的飯菜,客廳的燈是關著的,Jessica獨自一人抱著毛毯縮在沙發的一角,兩眼空洞的望著前方,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醒來後允兒還是跟以前一樣會跟自己有說有笑的。

叮咚─

門鈴聲把Jessica的靈魂拉了回來,整個人立刻飛奔到門口,把門打開後站在眼前的,卻不是那個心裡期望的人。

「小姐妳好,我們是教會的傳教........」沒等那個人說完,Jessica就不耐煩的把門甩上。

叮咚─

門鈴聲馬上又響了起來。

「現在的傳教人員還真是有毅力啊。」

Jessica嘆了口氣,想想對方也不過就是來傳教報個佳音,自己把門就這樣甩上好像有點沒有人情味。想了一下之後,Jessica又回到門口,並且把門打開。

「好吧,我給你一點時間說明你來的目的。」Jessica的雙眼望著地上,耳朵張開等著對方說明。

「Jessica。」就這麼一個字,聲音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親切。

Jessica慢慢抬起頭,眼前站著的不是允兒還會是誰。

「妳回來了啊。」語氣中故意稍微帶了點怒氣,但還是遮掩不住激動。

「我剛剛仔細想過了,我很想說服自己戒指只是一個外在的事物,但是我發現我做不到。」允兒伸手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妳送給我的戒指,那個意義是不能被取代的,所以上面的承諾也不能被打破。」

「總歸一句就是妳還是不願意拋棄承諾,妳為了一個不具型式的承諾拋棄了我。」Jessica忍不住的淚水從眼角滑落,憤怒的想要關上大門。

「等一下!」允兒一急把手擋在門縫上,結結實實的被鐵製的大門夾住,多年訓練的特務都忍不住叫了出來。

「允兒啊!手怎麼樣了?」Jessica也焦急了起來,趕緊蹲下來查看允兒的傷勢。

白嫩的手指上,淡紫色的瘀血清楚的浮現在上面,看的Jessica心是糾結在一起。允兒的手指痛雖痛,自己的目光卻不是在傷勢上,而是望著一臉愧疚的Jessica,接著慢慢的吻上她的唇。

「妳還吻我做什麼?」Jessica沒有避開,輕聲的說道。「不是拋棄了我們嗎?」

允兒吻完之後站了起來,從外套口袋抽出一個小袋子,裡面裝著兩個小巧的盒子,那個外觀看起來就像是......戒指盒。

「這是什麼?」Jessica仍是不解的問著。

「既然Jessica之前給允兒的承諾不能維持了,那麼允兒現在就要為Jessica訂立一個新的。」允兒說。

接著將兩個小盒子打開,不過裡面卻是空的。

「這個承諾是無形的,我要用我的心套牢妳。」允兒說完把Jessica抱在懷裡。

Jessica不明白允兒剛剛出去想了些什麼,所以也不是很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不過也沒有去了解的必要了,至少現在允兒還是在自己身邊。

「那個......兩位不好意思,我是教會的.......」天哪!這些傳教的還真有毅力。



調查機關的總部內,大家為了這次科學家離奇失蹤的案件都在忙著,偏偏每次得到的情報都朝著大家預測之外的方向走著。

Sunny為了這件事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了,但是調查局的人手不足又讓她陷入困境。

「局長,就不能再多派一些人到特別小組嗎?」Sunny對於局長的調度已經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這已經是我們的最高人力了,其他的人還要專注在其他的案子上。」局長看過人事分配之後,也只能遺憾的說不。

「但是你給我的人都是一些只會坐在辦公桌前面辦事的人,我需要的是有現場應變能力的要員。」Sunny繼續抱怨。

「妳要這些人幹麼?調查出來之後交給行動組執行就好了,而且現在還有情報局的人幫忙,他們有許多作戰人員。」局長說道。

「我要情報局的從旁協助,但是不要他們插手進來,這是調查局的案子。」Sunny雙手叉腰,火氣漸漸上來了。「還有特別小組也是需要現場調查的,如果我派出去的人受到突發狀況怎麼辦?」

「好了!最近這麼多事情已經搞得我夠煩的了,我又要關注朝鮮半島的局勢,又一直被妳這邊煩來煩去,白頭髮都不知道多多少了。」局長突然大聲吼了起來。「妳現在給我回妳辦公室,有問題的自己應變!」

Sunny憔悴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現在自己就像被困在十字路口中央,不管轉哪個方向都有來車。

「督察,情報局有新消息過來。」手下過來說道。

「我馬上過去。」Sunny希望這會是個好消息。

在總控室那邊,情報局傳來的資料已經打開,是一張衛星地圖,上面還有幾個紅圈圈起來的地點。

「情報局那邊透過核輻射的外漏量,整理出這幾個地點。」分析人員解釋。

「馬上對這幾個地點跟我們的情報做比對分析,縮小可疑範圍,我們現在人手已經不夠了,要用最短的時間來進行調查。」Sunny指揮著大家。

回到辦公室後Sunny又陷入了頭痛的問題,等到結果一出來就必須到現場勘查蒐證,這種危險的地方真的不知道要派誰出去比較好。



過了午飯時間之後,分析組的人員已經把縮小後的範圍整理出來交給Sunny。

「你們兩個!」Sunny突然出現在大廳裡,把還在休息時間的人嚇了一跳。「B、W,你們兩個準備一下,跟我到現場勘查。」

Sunny在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親自帶著兩名比較有現場經驗的手下到可移地點蒐證。

第一個可疑地點是一棟老舊的公寓,從外觀看上去就是搖搖欲墜了,牆壁上的鋼筋已經外露,水泥、油漆都凋零的不像話了。

「督察,這棟大樓看起來都快要倒了,應該不會是可疑地點吧?」B要員問道。

「不可以就外觀來定論,說不定這是敵人為了掩飾而刻意製造的。」Sunny拿出照相機在外面拍了幾張。「我們這次只是來採證的,如果有什麼不尋常的事先回去再說,千萬不要衝動知道嗎?」

雖然三個人只想要佯裝成路過的人,但是這附近實在是冷清的令人發毛,再加上大家的穿著都是正裝,想要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實在很難。

還好在這短暫的察看之間,並沒有什麼無法應變的事情發生,Sunny趕快蒐集完資料後就往下一個地點出發。

第二個可疑地點是鄉下小小的漁村,第三個地點是罐頭加工廠.......。一個下午過去了,Sunny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總部,把資料統統交給分析組,然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裡休息。

過了一會兒,Sunny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個沒見過的號碼。

「喂,請問是哪位?」Sunny問。

「是我,我是允兒,我們決定跟妳合作。」



一個鐘頭後允兒和Jessica在手下的帶路下來到調查局的總部,Jessica在看到忙碌的分析組後,腦中以前的回憶都湧了上來。

「這裡就是我的辦公室,以後妳們可以自由的在這邊出入。」Sunny把旁邊的空間整理出來,擺了一組沙發。「從今天開始妳們在調查局的級別就跟我一樣,明天我會叫人給妳們臨時的通行證。」

「我們還有別項要求,我們的工作希望還能繼續保留,辦完這件案子之後我們就會退出。」允兒補充道。

「這當然,妳們工作的地方我會派人去打理,就說是妳們出國進修。至於退出的事,我們就不先說這個,等這件案子解決之後再討論吧,我還是希望妳們能夠留下來。」

「這個我們會再考慮的。現在案子進展到什麼地方了?」允兒坐了下來。

「這一份是暫時的簡報,裡面是大略的資料以及現有的情報。」Sunny把早已準備好的資料夾交給允兒。「這幾處地點我剛剛下午都已經現場勘查過了,照片在這裡。」

大略看了一下文字敘述跟一旁的照片,Jessica多年的特務細胞又活化了起來,立刻發現了可疑的地方。

「這裡是什麼地方?」Jessica抽出其中一張照片,放在桌上讓Sunny看。

「一個廢棄的製冰工廠。」Sunny說完後看著兩人,不知道有什麼疑問。

「廢棄多久了?多長時間沒有人在那裡工作?」Jessica繼續問道。

「從地政處調來的資料顯示,這個製冰工廠已經超過五年沒有人使用,不過土地依然是屬於私有權。」Sunny翻開另外一個資料夾說明。「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嗎?」

「妳們看看這裡。」Jessica指著照片上牆面的地方。「製冰工廠的內外溫差大,牆壁上會一直出現結霜的現象,再加上已經廢棄這麼久了,金屬照理說應該呈現鏽蝕的狀態,但是這一片就像剛剛裝上去的。」

「還有這裡。」允兒似乎也發現了什麼。「鐵門上是機密的電子鎖,這種鎖出現在一般製冰工廠好像不太合理。」

「那妳們覺得這會是科學家集中的地方嗎?」Sunny問著。

「很難說,畢竟這也就是一個猜測而已,說不定只是老闆換了設備想要重新啟動。」Jessica假設。「不過是有足夠理由再去這裡檢查一遍。」



第二天一大早,Sunny的警備車就到允兒住處的樓下等著了,允兒和Jessica換了輕便的服裝準備跟著Sunny和B要員到冰工廠蒐證。

「這次的蒐證安全等級有提高,所以安全措施要做好。」Sunny從後車廂拿出防彈背心讓大家穿上。「如果昨天的猜想真的沒錯,那麼今天就可能會有交火的危險,提高自己的武裝。」

「那我們兩個的武器呢?」允兒問著,自己和Jessica兩手空空,沒有任何可以防身的武器。

「上級指示妳們不是正式政府要員,依照法令妳們不能擁有武裝。」B要員解說著,交給允兒和Jessica一人一支麻醉槍。「這是妳們的核准配備。」

允兒無奈的看著那支對她來說像是玩具的東西,Jessica輕拍允兒的頭安慰她,兩人就跟著車上路了。

不遠的路程,沒過多久就到製冰廠的現場,只是不同於昨天沒什麼人煙,四周都站了穿著黑色襯衫的人,看起來不像是沒事路過的路人,他們一個個都站在原地,Sunny的車一到就不約而同的注意這個方向。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些人有問題。」Jessica在車內一一掃視這些人們。「車開遠一點吧,不要讓他們有任何懷疑。」

Sunny照著Jessica的意思把車開到另外一個區域,這裡離製冰工廠有五個街口那麼遠,旁邊還有高壓電塔做掩飾。

「那邊那麼多人,我們要怎麼過去?」Sunny問道。

「就一個一個將之擊倒。」Jessica自信的說著,腳上可是穿著多年不見的"戰靴"。

輕鬆的走過兩個街口之後,開始看見路邊出現同樣穿著黑襯衫的人。總共人數有三人,一個坐在小折凳上抽著菸,另外兩個站著看著兩個不同的方向,而三個人的腰上都掛著槍,明顯不是一般的路人。

「同時間擊倒三個人,要無聲無息的進行。」Jessica把Sunny的槍押了下來。「這個時候槍派不上用場。」

接著Jessica簡單的敘述自己的計劃,確定沒有問題之後開始執行第一個街口闖關任務。

Jessica和Sunny挽著手一起正大光明的向三個人走了過去,高跟鞋的鞋跟與地面敲擊出清脆的聲響,抽菸的那個人一看到有人走過來立刻站了起來。

「先生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裡該怎麼去啊?」Sunny把地圖擺在他們面前,指著隨便這附近的一棟建築物。

「這裡啊,我看看喔。」其中一個人低頭假裝看著地圖,其實視線根本放在Sunny故意解開幾顆扣子的領口上。

那人頭一低下來的瞬間,Jessica頂著鞋上的後跟這麼用力一踢,把那人的右邊下巴狠狠的踢了個粉碎。另外兩個人發現事情不對勁,正要進行反應的時候,其中一個人的頸部已經被允兒從對街開槍射出的麻醉劑擊中,另一人的頭被Sunny抱住,用力一扭倒在地上斷氣了。

「不錯,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允兒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我愛門面之路過中~
  • 那個傳教的人也太有毅力了吧!!
    好好的氣氛就被打擾了...
    等了好久的文終於更了~~
    好感動...
  • 路人二號
  • 唉呀我也等很久縮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