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門一打開,裡面外面總共六個人都互相看著對方,就看哪一方先開始動作。

李督察記得允兒,也依稀記得透過車窗看見的Jessica的面容,只是身後那位男孩好像在哪見過,熟悉的感覺卻想不起來。

「督察,她就是闖進檔案室的女人。」後方的人員小聲的在李督察耳邊說道。

這時候電梯門因為開起太久而開始關了起來,李督察立刻伸手去按了開門的按鈕,而電梯外的三個人看準了這一霎時的鬆懈,馬上拔腿就跑,從旁邊的逃生梯往下走。

「快追!」李督察把兩個手下推出電梯後,自己搭電梯下到一樓。

到了一樓大廳的Jessica和允兒三個人,正好碰到從電梯出來的李督察,手上的槍指著自己的方向。

「挺能跑的啊,還好電梯是快了一點點。」李督察站在出口,後方的兩個手下也追了過來。

「老師,現在怎麼辦啊?」小俊已經緊張得不像話了,這一切發生的事本來都不應該出現在他生命中的。

「小俊不要怕,他們是警察,不會對我們麼樣的。」Jessica讓小俊待在自己身後。

「那要看你們做了哪些嚴重的事。」李督察從Jessica的話中聽到了什麼關鍵字,瞬間跟腦中的資訊連接了起來。「妳叫那個孩子小俊?你是金賢俊?金博士的兒子?」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你們這些替政府賣命的走狗,又想要對無辜的百姓做什麼?」Jessica眼神透露出許久不見的殺氣。

「等等,我想我們之間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李督察把槍放下,似乎有點疑惑。

「你們不是把小俊的父母抓走了嗎?還派人看住他?」Jessica也察覺到了什麼異狀。

「不不不,我是韓國國政調查局派來查前陣子大批科學家失蹤的案子,並不是妳說的什麼抓走金博士的人。」李督察確定Jessica他們不是敵人之後,就把槍收了起來。



在初步的了解雙方不是對立的情況後,大家又回到樓上的小套房,希望能進一步了解事情的始末。

「所以妳只是個補習班的英文老師?妳真的是汽車銷售員?」李督察疑惑的看著兩個人,這不像是需要這麼高水準肉搏技巧的職業。

「我們沒有騙妳,不過我們以前為美國政府做事。」Jessica也猜到李督察的疑惑了。

「難怪,我手下都是精英,怎麼可能抓不住一個補習班老師。」李督察心裡的疑惑這下都通了。「妳剛剛說是政府抓走金博士一家人,為什麼會讓妳有這個想法?」

「是我說的。」小俊在一旁開口了。「我父母在國外住的好好的,是政府說有新能源開發計劃要他們參與,可是回國後就失蹤了。」

「這跟我從上面得到的資訊不一樣啊。」李督察又陷入一陣苦思。「我們不久前發現國外大量韓裔科學家入境,並且在接下來的短短幾天內全部失去音訊,所以才特別成立調查小組來調查這個案子。」

「所以這件事跟韓國政府無關?」允兒問道。

「這也很難說,國政調查局跟情報單位屬於同等級機關,由總統親自指揮,所以其他政府單位的行動我們並不知道。」李督察解釋。

「李督察,以我們的經驗,這件事很有可能是政府幕後操控,政治這種東西真的太陰險了。」Jessica看著空蕩蕩的桌子,又想起以前天天拼命的日子。

「不管政治是多麼可怕的東西,我們被賦予調查這件事的使命,那我就必須做好我該做的。」李督察站了起來。「對了,你們不需要一直李督察李督察的叫,叫我Sunny就可以了。」

「拜託妳,一定要救出我父母。」小俊突然在Sunny面前跪了下來。

「放心吧,這是我的工作。」Sunny把名片交給Jessica。「妳們兩個會是可用之兵,我希望妳們能跟我們合作。」

「不了,我們已經厭倦這種打打殺殺的日子。」允兒搶過名片,直接回絕了。

「允兒,我想幫小俊找到父母。」Jessica回頭看著允兒。

「這件事交給調查局做就好了,他們有他們的方法,我們已經退休了。」允兒仍是拒絕。

「這種事不是說退不退休,而是一個責任啊,我覺得我們開頭了就要有一個結尾。」Jessica說著。「而且我們的能力有多少我們很清楚,在子彈中討飯吃對我們來說並不難吧。」

「這是什麼?」允兒伸出自己的無名指,上面套著一只閃亮的戒指。「是誰跟我說她要給我一個承諾,我們不會再打打殺殺了,三年前的Jessica和允兒已經是歷史了,現在只有Jessica老師和允兒銷售員。」

「兩位冷靜,我不強迫妳們,妳們慢慢討論,我就先走了。」Sunny讓兩個手下先出去。「小俊,你要跟我們走囉。」

就這樣,Sunny帶著小俊離開了,Jessica沒有再繼續和允兒吵下去,只是站在陽台上,看著Sunny的警備車離開。



回到研究中心之後,Sunny馬上把手下要員都整頓起來,收拾裝備準備離開。

「督察,我們為什麼要離開這裡?」一個通訊人員問著。

「從現況來看,事情並不是我們預想的那樣,那麼守在這個研究中心也沒有什麼用了。」Sunny拿出電話,但是停頓一下又收了起來。「幫我通知局長,我有很重要的情報要向他報告。」

所有裝備都收拾完畢之後,調查局的整個專案小組收車回到總部,Sunny直接進到局長辦公室。

「順圭啊,有什麼進展?」局長坐在位置上。

「報告局長,這件事情好像沒有我們想像的簡單,根據金博士兒子的描述,金博士夫婦是被韓國政府通知回國的,目前不排除其他失蹤的科學家也是遭遇同樣情形。」Sunny簡略的向局長口頭報告。

「那麼金博士的兒子是在哪裡找到的?」局長問著。

「他是自行逃脫對方的掌控,並且來到研究中心時被我們發現。」Sunny報告的過程刻意省略Jessica和允兒的部分。

「那麼現階段很有可能其他科學家的家人都被掌控了,立刻派小組前往各住處。」局長下著命令。

「是的,局長。」Sunny要離去的時候又想到了某見重要的事。「對了,我們也同樣預估是某種政治因素促使這次的失蹤事件,所以希望局長能在向總統會報的時候請求保密,另外請求情報局的協助。」



在Jessica和允兒的住處,Jessica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允兒不去幫忙,兩個人連吃晚飯的時候都沒有說話。

「那個......,今天的菜好像有點鹹。」Jessica小聲的說著。

允兒的眼睛只專注在自己手上的飯碗,並沒有回應Jessica的話。

「允兒啊,妳說說話好不好。」Jessica又小聲的試探著。

在這三年內,兩個人雖然會因為一些事情而爭吵,但是從來沒有過不說話的情形,看來允兒是很看重這次的問題。

「允兒啊......」Jessica大聲了一點,可是允兒突然放下碗站了起來。

「這個......是妳給我的承諾。」允兒把手上的戒指拔了下來,輕輕的放在飯桌上。「我看妳並沒有想要遵守它的意願,那麼一個不會被實現的承諾,我繼續戴在手上又有什麼意義呢?」

「妳這是什麼意思?這個戒指不只代表著一個承諾啊,它還代表著我們!」Jessica激動的拿起戒指,差點沒丟到允兒臉上。

「那麼當承諾被破滅的時候,我們就沒有意義了。」允兒抓了外套出門了。

Jessica實在無法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允兒跟自己這麼多年的感情,居然就跟著這一只戒指一起幻滅了。眼眶中的淚水已經在打轉,滿腹的委屈不知道該往哪裡傾瀉,最後水晶般的淚珠在臉上畫下心痛的痕跡。



Sunny坐在自己的辦公坐位上,對於現在完全斷掉的線索,或許桌上的電話會是他們有力的轉機,只是一個多鐘頭過去了,完全響都沒響過。

「督察,這麼晚了還不回去嗎?還在等那兩個小姐的電話?」一個同是調查局要員的同事經過Sunny辦公室門口。

「反正在家也只是發呆而已,不如在這邊休息一下。」Sunny捧著下巴,露出厭煩的表情。「時間不早了,快回去吧。」

「那我先離開了,督察晚安。」那名同事幫Sunny帶上了門,離開了。

Sunny繼續在那裡沉思,突然一道光束點亮了Sunny腦中的那顆燈泡。Sunny立刻登入國家情報資料庫,把所有失蹤科學家的資料都調了出來,果然在裡面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資料。



夜間的空氣是那麼冰冷,允兒只穿了一件外套在街上走著,晃著晃著經過一家銀飾店的門口,就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有什麼我能為您服務的嗎?」一進店內,店員就立刻親切的靠上來。

「沒關係,我隨便看看。」允兒點了點頭,獨自在各展示櫃前打轉。

展示櫃裡擺著各式各樣的銀飾,有項鍊、手練、耳環還有戒指,而且每一款樣式的旁邊,都有擺著字卡。

「請問一下。」允兒向旁邊一個店員問道。「通常情侶要承諾彼此在一起,大概會買什麼樣的款式。」

「其實很多人認為戒指是套牢對方的器具,其實每個人在面對自己的心的時候,要遠比面對手上的戒指還要重要。」店員從櫃台後面走了出來。「這位小姐,如果妳只是為了承諾而想要買戒指做心安的話,那我可以向您推薦,妳的心就是最好的款式。」

「我的心......」允兒聽完之後有點迷茫,那一只小小的戒指,卻在心理產生極大的作用感。「好吧!」



第二天早上在國政調查局的總部,局長、各級組長還有Sunny正在會議室裡進行匯報。

「這次的科學家失蹤事件我發現了一個重大線索,一直以來我們都認為這是某個綁架計劃,其實並沒有這麼單純。」Sunny把早就準備好的資料交給大家。「這是我昨天整理出來的資料,大家有沒有發現所有科學家都有一個共通點。」

「他們都是國外留學的。」其中一個組長說道。

「嗯......是沒錯,不過還有沒有什麼更特別一點的?」Sunny繼續問道。

「都是高科技研究學家?」那名組長不確定的說道。

「沒錯,更仔細一點,他們都是核子物理學家,而且全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Sunny說著。「針對這一點,我覺得我們應該分析韓國境內各處核輻射量過高的地方。」

「可是他們被綁架不一定會被抓去做實驗吧,也有可能是集體威脅。」又一個組長提出異議。

「我也這樣想過,但是如果他們只是被綁架做為威脅籌碼的話,何必大費周章發出訊息讓他們全部回到韓國,反而讓我們注意到事情的不尋常,直接在國外單一綁架就好。」Sunny解釋。「況且這也只是我的猜測,多一個偵查方向並不會對整個調查有壞處。」

「很好,這份報告我會向總統整理,另外情報局也同意對我們進行支援,有他們高科技器材的幫忙,輻射偵測會比現階段容易許多。」局長點點頭,把Sunny給的整理報告收好。「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散會。」

Sunny結束會議後回到辦公室,看到小俊坐在那裡等著。

「小俊,你怎麼在這,不待在房間裡好好休息嗎?」Sunny倒了杯水給小俊。

「我現在哪裡也不能去,所以只好來這邊晃一晃,順便想問看看調查的進展。」小俊稚嫩的臉龐顯現著憂愁,本來是應該跟朋友出去玩樂的年紀,現在卻必須在調查局的保護之下,沒有個人的自由。

「你放心,Sunny姊姊一定會找到你父母的。」Sunny拍了拍小俊的肩膀,讓他能放鬆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