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球政府的第二大城市─菲爾城中,聚集了火球政府軍中兩大主力部隊,厚道帶著自己的部隊來到單宋的部隊指揮所,想要以私會革命人士的罪名將他帶回去,但是在菲爾城中單宋的軍力遠在厚道之上,兩邊人便對立了起來。

「單宋,那天晚上居然讓你給跑掉了,沒想到你的命還挺大的。」厚道坐在椅子上對單宋說道。

「當然,命不大怎麼能混到這個位子是吧。」單宋輕鬆的回應。

「你私自會面革命軍的人,現在還有臉跟我說你命大。」厚道直接說出重點。

「哼,我的部隊都知道我見的是我的妹妹,跟革命軍一點關係都沒有。」單宋攤開雙手裝不知情的說道。

「你........」厚道氣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都是你的部隊,你愛怎麼說當然可以,看到時候國王相信誰。」

「相信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國王不會對我怎麼樣的,如果我被關起來,你打得贏革命軍嗎?」單宋語帶諷刺的說道。

「哼!小心太過自信會翻船啊,信使我已經派出去了,到時候就看結果了。」厚道慢慢的坐回椅子上。

單宋聽到厚道說已經派了信使去首都通報,眉頭不禁一皺。

「倒是你。」單宋站了以來,慢慢靠近厚道,把手撐在厚道椅子的扶手上說道:「你殺了我手下一名上尉,你的罪不會比我輕。」

「你的父親以前就是私通叛國的人渣,看來你要繼承你的父親了是吧。」厚道惡狠狠的對單宋說道。

「厚道!」單宋立刻抽出腰間的短銃,拉緊輪弦指著厚道的頭。「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向我父親道歉。」

單宋手中的短銃一出,厚道身後的部隊也全部提起火槍對著單宋,單宋身後的部隊當然也指著對方,兩邊人就陷入一陣僵持。

「向一個死人道甚麼歉,更何況還是個叛國者。」厚道故意加重最後三個字,想要藉此激怒單宋。

單宋握著槍的手開始顫抖,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但是心想生氣了就是中了厚道的招了。單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短銃的輪弦推了回去並且插回腰間的槍套,轉身示意部隊把槍放下。

「厚道,我們現在就回首都,看看國王說些甚麼。」單宋頭也不回的直接說道,接著便帶著部隊離開了。

不同於北方菲爾城的緊張,南方的蒙加里因為輕鬆的拿下了加百里這個重要的戰略位置而全城歡慶當中,但是Jessica因為俞利的事情卻依舊是笑不起來。這 一天剛過了中午,城北的士兵通報第一軍團歸來,泰妍拉著Jessica去城門口迎接他們,Jessica也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前去。

「啊,西卡,好久不見啊!」秀英看到城門口的Jessica興奮的跳下馬便飛撲了上去。

「哎喲!」Jessica被秀英這麼一撲整個人差點摔到地上,還好一旁的美英幫忙扶著。

「西卡啊,這麼久沒見有沒有想我啊?」秀英高興的問道。

「俞利呢?」Jessica看看隊伍中沒有俞利的身影便問道,絲毫不理會秀英的問題。

「啊,西卡啊,我們帶了好多軍需品耶。」秀英不理Jessica繼續說道。

「俞利呢!」Jessica雙手緊緊抓著秀英的衣領激動的問道。

「喔喔,還有那個火藥啊........」秀英繼續說著。

「閉嘴!」Jessica大聲吼道。「告訴我,俞利呢?」

秀英慢慢的把眼神撇開,臉上露出哀傷的神情,一句話都不說。Jessica看了看後方的部隊,順圭在馬上也低著頭,臉上沒有一絲笑容,整隻第一軍團頓時蒙上一股哀傷的氣氛。Jessica的神情也跟著落寞了下來,回頭準備回去大宅,剛回頭過去就被一雙手緊緊的抱住。

「誰?」Jessica激動的說道,但是慢慢的Jessica認出了這個熟悉的味道,眼眶中的淚水頓時潰堤。

「傻瓜,我這不是好的嗎?有甚麼好哭的啊。」俞利伸出手輕輕的抹掉Jessica臉上的淚水。

「齁~~妳們幾個,演甚麼戲啊,害我嚇個半死!」Jessica對著秀英和整個部隊罵到。

「那都是俞利的主意喔,我是極力反對的。」順圭在馬上趕緊撇清。

「甚麼反對,看妳剛剛明明就演的超好的!」秀英在一旁開火。

「我是順從民意,大家都演了,我就不要不合群了啊。」順圭趕緊解釋。

「妳們幾個都有罪,尤其是妳!」Jessica對著俞利罵道,一拳重重的打在俞利胸口。

「啊~~打那麼重,會痛耶!」俞利被Jessica打的後退了兩步。

「妳還知道痛啊!」Jessica轉過身去故意不理俞利的哀嚎。

「好了好了啦!西卡啊,妳不是還有事情要處理嗎?」泰妍在一旁馬上出來打圓場。

「哼~~現在就先饒過妳,回去吧!我有重要事情要宣布。」Jessica說道,接著轉身便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