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兒和徐賢兩人騎著快馬一路向北,剛過中午就進到雷嘉納義軍的勢力範圍,兩個人手中有著的是Jessica親手寫給義軍首領的信函,不管發生甚麼事,這封 信件一定要交到。雷嘉納在火球政府統治的國土接近中央偏西方的位置,跟首都和蒙加里剛好各佔北、西、南。兩人騎著馬進入了雷嘉納的城門,允兒立刻抽出包包 裡的短手杖,那是Jessica和首領約好的信物,這時旁邊一名劈柴的少年朝兩人走了過來。

「請問兩位劈樹的斧頭應該用紅木做還是用紫檀木做呢?」那名少年問道。

「既然不是戰斧,單然用碎木頭做就足夠了。」允兒自信的答到,這也是已經約好的暗語。

「我是雷嘉納義軍的守門者,兩位信使請跟我來。」少年說完後便朝暗巷走去。

少年帶著允兒和徐賢兩個人進到暗巷中,再左拐一下、又右彎一下,從一個小破木門進去,進到一個大教堂裡面,那名少年跟教堂裡一個手持火槍的壯漢說了幾句話,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兩位信使請稍待一下,我們首領馬上就下來了。」那名壯漢有禮貌的對兩人說道。

允兒和徐賢走到其中一排長椅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首領下來。過了一會兒,一名中年男子披著一件長袍出現了,旁邊一個女人攙扶著他,緩緩的走到允兒和徐賢坐著的椅子旁邊。

「兩位是冰山女王派來的信使吧。」那名男子說道。

「是的,請問您是......?」允兒疑惑的問道。

「我就是雷嘉納義軍的首領,我叫達克。」那名男子說道。

「你就是首領?」允兒不可置信的問道,聽說雷嘉納義軍首領是個年輕的男人,跟眼前這個老頭簡直是兩回事。「我以為..........」

「是的,之前的首領是我的兒子,他在之前對抗政府軍的作戰中身亡了。」達克解釋道。「這也是為什麼我不答應跟蒙加里義軍結盟的原因。」

「我很抱歉聽到這個消息。」允兒答到,並從包包中取出Jessica的信函。「這是我們首領要交給您的信件。」

「是要我們結盟嗎?」達克問到,旁邊的女人伸手接過信件。「如果是的話就不必費心了。」達克說完後磚身便離開了。

「不好意思,我父親現在還沒走出傷痛,我為他向妳們道歉。」那名女人彎腰向允兒和徐賢道歉,允兒趕緊將她扶起。

「快起來,這也沒關係,我們只是希望你們能幫助我們。」允兒說道。「還沒問妳是..........?」

「我是首領的女兒,之前的首領是我兄長,我叫孝淵。」女人對兩人說道。

「我叫允兒,這位是徐賢,我們都是義軍的成員。」允兒也對孝淵自我介紹。

「哎呀~~看我糊塗的,兩位遠道而來一定很疲憊吧,我們為妳們準備了房間,請跟我來。」孝淵帶著兩人離開了教堂。

不像剛剛在小巷子裡彎來彎去,孝淵帶著允兒和徐賢走在雷嘉納的大街上,然後進到一間大房子裡,孝淵各帶允兒和徐賢到了她們的房間,並告訴了她們晚餐的時間及地點之後便離去了。允兒和徐賢在房間裡小歇了一會兒,就到街上去走走。

「允兒姊姊啊,你說他們願不願意幫助我們啊?」徐賢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西卡說只要他看過信件後就會答應的。」允兒回答。

「那姊姊知道信裡面說些甚麼嗎?」徐賢接著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西卡在我面前把蠟封上的,我只知道內容很短。」允兒說道。

兩人在雷嘉納的市集裡稍微逛了一下,兩個小女孩對西方的一些小玩意兒非常感興趣,還嚐了不同的食物,逛著逛著還遇到了孝淵。

「咦~~兩位不在房間多休息一下嗎?」孝淵好奇的問道。

「我們休息過了,就出來市集逛逛。」允兒對孝淵說道。

「那不如我帶兩位晃晃吧!」孝淵提議到。

「這樣也好,不然我們兩個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去哪裡。」允兒笑一笑說道。

允兒和徐賢答應了之後,孝淵便帶著兩個人在雷嘉納裡四處遊玩,孝淵帶著兩個人嚐了雷嘉納最有名的杜松子酒,還帶著她們去看了野台歌舞劇,這些東西對兩個見過不多世面的小女孩來說可是大大的玩樂啊。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該去吃飯的地方了。」孝淵對允兒說道。

「嗯嗯,那我們走吧,一個下午也玩得夠瘋了。」允兒牽著徐賢的手跟著孝淵去吃飯的地方了。

到了吃飯的地方,雷嘉納義軍多位軍長都已經到了,允兒和徐賢坐到了孝淵的旁邊。等到達克出現之後,晚餐才正式開動,在席間各個軍長都向達克匯報義軍的情況,大家不斷的討論,終於在晚餐快結束時,達克對允兒開口了。

「關於蒙加里義軍的信件,我已經看了。」達克緩緩的說道。「雖然Jessica首領簡短的書信內容很有說服力,但是在我兒子死的那一刻起,我已經發誓絕對不會再打仗了。」

「可是首領.................」允兒想要說些甚麼卻被達克打斷了。

「不要再說了,這個決定到我死之前都不會改變的!」達克激動的說道,接著便離席了。

「爸!不好意思。」孝淵跟允兒和徐賢道過歉後便追了出去。

允兒坐在椅子上,回想著剛剛達克如此堅決的語氣,似乎要說服他們加盟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