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窗外的太陽還掛在一半的高度,泰妍小組的人都已經在辦公室內等待了。

Wade也已經從允爸那裡拿到了今天會出席國安大會的CIA幹員名單,ARES的爪牙也已經被標示出來了。

「這次的行動很簡單,國安大會下午四點在國家會議中心招開,等一下我就會去找總統先生說明今天的計劃。」Wade簡略的解釋一下內容。「我會把ARES幹員的基本資料、長相和所在位置傳給你們,你們只要把他們撂倒就好。」

「只有我們三個嗎?」允兒不可置信的問著。

「當然!你們三個是整個特別小組裡面僅有的武力,難道要我派那些連槍都不會拿的人代替你們嗎?」Wade語氣平穩的回答。

「沒有NSA的幫忙?」允兒又問道。

「現在的計劃中是沒有,或許我等一下可以幫你們問問看。」Wade叫手下拖來幾個箱子。「這些是你們的裝備和衣服,接下來是自由時間,記得三點半以前到會議中心待命。」

Wade說完之後就幽幽的離開了,留下滿臉茫然的泰妍小組成員。

「他瘋了嗎?我們三個要解決這麼多人?」允兒回頭想要獲得一些支持。「你們怎麼都不說話啊?」

「允兒,不用擔心的,我們有一個怪物在。」Jessica輕輕的拍著允兒的頭。「等一下行動時妳只要緊緊的跟著我就好。」

「好吧!我來看看有些甚麼裝備。」Max先打開了其中一個箱子,不過裡面的東西真是少的可憐。

隨手翻了一下,有槍、有刀還有子彈,不過好像缺少了甚麼比較具毀滅性的武器。

「沒有防彈衣、沒有炸彈、沒有衝鋒槍。大致上就是這樣。」Max又癱在椅子上了。

「你要炸彈幹麼啊,那是國安大會耶,你想炸死總統先生喔。」泰妍終於看不下去了。「防彈衣沒有會不會太誇張啦。」

Jessica走到允兒身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只戒指,把它輕輕的套在允兒手指上。

「這是甚麼?新的裝備嗎?」允兒看著戒指,上面沒有甚麼圖案,就是一個很簡單的銀戒指。

「這個只是一個"承諾",我答應妳爸要好好照顧妳,沒有我的允許不准把它摘下來。」Jessica的臉頰稍稍的紅了一下,但是馬上就恢復了。

接下來的時間大家哪裡也沒去,只是待在休息室裡為下午的任務做充足的休息。

允兒把Jessica摟在懷裡,兩個人看著窗外的景色,記憶就像一幕幕的電影浮現在腦中,從兩個人第一次見面、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任務也執行過不下百次,但是從來沒有像這次這麼的緊張。

「妳覺得這次的任務我們能成功嗎?」Jessica小小聲的在允兒懷裡問著。

「有超級特務Jessica在,還有甚麼好害怕的啊。」允兒的氣息隨著說話的空檔,一波一波的傳到Jessica頭髮上。

「說真的,這次我真的害怕了。」Jessica抬著頭看著允兒,眼神不再是以前那個不怕危險的特務,而是一個害怕失去愛人的平凡女孩。「我害怕失去我的最愛,不管是誰出事情都對我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傻瓜,那就不要讓它發生啊!」允兒輕輕的吻了Jessica一下,這種甚麼事都不用管,只是純純的一吻,似乎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過了。

「允兒,就讓我一直這樣抱著妳好不好,一直到泰妍來叫我們,不要放開我。」Jessica把頭埋的更深了,就像一個想逃避現實的鴕鳥。

「這怎麼行,我可不想就這樣浪費了這個下午。」允兒雙手抓住了Jessica的襯衫領口,一用力就把所有的扣子扯了開來。

Jessica還來不及出言阻止,允兒充滿熱情的雙唇已經將自己的嘴封了起來。雙手在背上不斷的遊走,在毫無防備的狀況下連內衣的扣子也被解了開來。

兩個人一路跌跌撞撞的倒在休息室的大沙發上,Jessica細嫩的粉頸上已經被允兒種上了幾個又紅又大的草莓。急促的呼吸聲加速著兩人體溫的上升,不像以前在家那樣的一般,而是互相挑逗著對方。衣服一件一件的剝落,室溫到達最高點的同時,也是兩人赤裸相見的一刻。

 

時鐘的指針走到了三點半,一列車隊停在國家會議中心的大門前,由特勤人員保護下的總統從車上走了出來。

一輛接著一輛的黑頭車出現在會議中心門口,國防部部長、美國警政署署長、國家安全局局長、中央情報局局長和聯邦調查局局長相繼進入了會議中心,各自帶著的手下也在會議中心四周進行著保護工作。

另一輛車來到,從車上下來的是Wade和泰妍,兩個人的衣著跟其他人一樣都是黑色的正式套裝。有別於其他人,他們兩個在特勤人員的互送下進入了旁邊的副控室。

在副控室裡,Max穿著黑色的西裝、黑色的墨鏡、胸前掛著NSA的識別證,Jessica和允兒也穿著跟泰妍一樣的套裝,唯一不同的是搭配著長褲。Jessica的金髮變成了褐色,俐落的扎了起來。允兒的頭髮垂在肩上,戴著一副粗框的眼鏡。

「都準備好了吧,四點整準時行動。」Wade跟大家對了手錶,把ARES特務的所在位置傳給了他們。

「還好他們只有六個人,一人兩個吧。」允兒看了看資料,喘了一口氣。

「妳可別掉以輕心,這六個人我都認識,他們在CIA裡面都可以算是好手中的好手。」Max盤算了一下。「Jessica,妳帶著允兒會比較費心,妳們負責東邊那兩個就好,剩下四個交給我。」

「那你自己小心一點。」Jessica最後確認了武器都已經準備好了。

「我的報告會在四點半開始,Lorraine看到我一定會有甚麼行動,所以你們一定要在四點半之前把那六個人解決掉。」Wade深吸了一口氣。「十幾年了,總算要在今天做個了結。」

時間來到了三點五十分,所有的人員都已經入座,包括Wade和泰妍,安全人員也都已經到了指定地點待命。副控室內則是等著四點整的那一刻展開行動。

噹─,四點的鐘聲敲響了。會議中心內開始進行匯報,Jessica一行三人也爭取時間前往敵人的位置。

「Jessica,妳怎麼今天還穿這麼高的高跟鞋啊?」允兒看到Jessica腳上那雙至少有10公分的鞋子,感到不解。

「高跟鞋可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之一呢。」Jessica在前方轉角前停了下來,示意允兒安靜。

走廊邊上站著一個帥氣的金髮男子,從Wade傳來的資料顯示他就是ARES的其中一個特務。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允兒問到。

「妳想要我直接了結他還是先鬆懈他的心再說?」Jessica調皮的反問到。

「先鬆懈他的警戒心吧,這樣應該比較安全。」允兒回答。

「好,那妳在這邊等我,我馬上回來。」Jessica理了理耳邊的頭髮,把扣子解開了兩顆,露出了一點下午允兒種的草莓。

Jessica踏著腳上的高跟鞋,漫妙的步伐吸引了那個金髮的男子,經過男子面前的同時,Jessica腰間的對講機剛好掉了下來,落在男的腳邊。

只見金髮男子有禮貌的彎下腰幫她撿起地上的對講機,只可惜還沒來得及起身,Jessica腳上的高跟鞋直接踢斷了他的頸椎。

「允兒,妳可以過來了。」Jessica確認了地上的人已經沒有脈搏了。「還有一個人在東邊的景觀窗口,時間不多了,我們要快。」

「哇賽!妳這雙鞋是甚麼材質的啊,踢死人啦!」允兒看見那個人的頸骨都歪了,由心底發寒了起來。

「這一雙可是我的戰鞋呢。」Jessica拉著允兒的手,往東邊的走廊走去。

當到景觀窗口的門前,就發現了事情的不妙。除了目標之外,旁邊還有幾個CIA的幹員,而且還有其中一個是曾經跟Jessica出過任務、見過她長相的人。

「怎麼辦呢?難道要連好人一起解決掉嗎?」允兒問著。

「看來只有這個方法了,不然我的身分就會暴露。」Jessica伸手扣住了腰上的手槍,心中的準心已經瞄準了目標。

「我要怎麼幫妳?」允兒也拿出了槍,準備一起衝出去。

「妳只要讓自己離開危險,不要受傷就好了。」Jessica把允兒的槍按了下來。

一個閃神,連扣了幾次扳機,在滅音器的遮掩之下,眼前的幾個人都已經倒在地上了,而對於其他地方來說就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Jessica接著確認每個人都已經斷氣了,才收起配槍。

「四點半快到了,到大廳等著吧。」Jessica又拉起允兒的手往大廳跑去。

大廳裡也是空蕩蕩的,除了一些維安人員和特勤組。一台電視實況轉播著會議中心裡的動態,以便發生甚麼事的時候,待命的人可以馬上衝進去。Jessica和允兒才剛到,Max也跑了過來,嘴角還帶著一點血絲。

「哇!你也會受傷的啊,看來那個人很難搞啊。」允兒趕快趁著其他人沒有注意到前把血絲抹掉。

四點半到了,Wade帶著自己的秘書和泰妍踏上了報告台。果然像Wade預料到的一樣,台下起了一點小騷動,是從CIA那一區裡發出來的。

「我對台上的人感到質疑,他根本就是CIA的叛徒。」CIA的局長站了起來,Lorraine坐在他旁邊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安靜!先聽他報告完再說。」歐巴馬總統親自打斷了CIA局長的話,讓焦點再次回到Wade的身上。

「我本人不屬於任何單位,這次國安大會上是要來揭開一個神祕組織的面紗。」Wade清了一下喉嚨,接過泰妍手上的文件。

正待要再一次開口的時候,一聲槍響從同一個方向傳來,CIA局長坐在位置上,又朝Wade身上開了兩槍。泰妍早在Wade中第一槍的同時把他撲倒在地,才沒有受到後兩槍的傷害。而CIA局長的舉動讓他成為了現場所以維安特勤人員的標靶,當場被擊斃在座位上。

「Lo.....Lorraine,不可以......讓她跑了。」Wade拼了命也要說出這句話,因為Lorraine已經從座位上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