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Joey起了一個大早,悠哉悠哉的走進辦公室時卻已經看到Max坐在位置上了。

「哎喲!那麼早起啊!」Joey懶得繞路,直接翻過擋在中間的桌子。

「現在證據都具備了,最後一步就是要親自行動了,如果出事了,我想要在這之前回味一下我的一生。」Max手中只抓著一本泛黃的相本。

「說這甚麼話啊,你是受過全能訓練的戰士啊,我沒死之前你可不准死喔。」Joey說著說著瞄到相本中的一張相片,一張Max跟Joey全副武裝並肩的照片。「你有這張照片啊?我的都不知道丟哪了。」

「你說這張啊!」Max也把那張照片抽了出來。「這張照片的故事太特別了,一定要留的啊。」


------------------<<<時光回溯到若干年前>>>---------------------------


「今天的測驗以兩個人為一組,在互相掩護合作下突破重重關卡,最後到達終點就合格。」一個戴著墨鏡的人在前面說著話,從身上配戴的徽章知道這個人是海豹部隊的分隊長。

宣布完了測驗的內容,下面的隊員有秩序的找好了自己的隊友。

前面一組才剛進了大門,就傳來急促的槍聲,接著聽到了淘汰鈴的響起。

「欸!到現在還沒有一組通過耶,你會不會緊張啊?」Max問道。

「你忘記我們是最優秀的啦,一定可以的。」Joey的眼神從鬆散集中成銳利,展現出了得分的決心。

接著又是一組開始了測驗,在差不多的地方又聽到了鈴聲響起,看來最後一個地方有很大的難度。

「下一組!Terry和Joey!」小隊長對著麥克風說道。

「到我們了。」Joey戴上了鋼盔,拿著槍走到了門口。

測驗的大門一開,Max跟Joey就沿著牆向兩邊散了開來。雖然測驗時用的是漆彈槍,子彈從臉龐飛過的壓迫感還是在的。

「右邊有5個人,中路是空的。」Joey在剛剛前進的短短幾秒已經觀察好了敵人的位置。

「左邊7個,邊上的路被堵死了。」Max也分享了情報,看來測驗是一定要逼兩個人走中間了。

「我掩護你!」Joey從牆頭探了出來,一槍槍打在敵人的牆邊,逼迫他們躲到障礙物後面。

Max趁著這個空檔大膽的從中路出發,行進過程利用導在地上的桶子做掩護,把左邊埋伏的7個人解決掉了。

一個簡單的攻防交換,Max占據了中路的據點,讓Joey從後方搭了上來,兩個人合力擊倒了右邊的五個人,再從中間分散到了兩旁。現在就只剩最後一個點了,前面幾組都是在這裡失敗的,一個躲在兩根圓柱後面的持槍者。

「這個人躲在縫裡面怎麼打啊?」Joey剛剛看了那條縫,大概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離。

「我這個角度是可以,但是我沒有時間去瞄準,哪怕就是一秒不到的時間。」Max抓著槍,腦子裡想著辦法。

「我有辦法!」Joey看了Max一眼,突然轉身到遮蔽物的外面。

持槍者一看到Joey跑了出來,子彈毫不留情的往他身上打去,就是這麼細微的時間,從Max槍中射出的子彈直直穿過兩根圓柱中間的縫,正中持槍者的腦門。

「哇!你在搞甚麼啊,你陣亡了耶。」Max看著Joey身上的螢光漆,不知道還能說甚麼了。

「這不是團隊測驗嗎?把他們打趴了就好啦。」Joey看起來不是很在乎身上的"傷"。

「你在搞甚麼!」小隊長氣衝衝的走了下來。「國家花這麼多錢培訓你是讓你出來送死的嗎?」

「隊長,你教過我們,為了大的目標跟任務,有時候是要犧牲一點小的。」Joey看到隊長立刻變得嚴肅。

「你這樣衝出來只有死路一條,難到一條人命算是小的犧牲嗎?」小隊長大聲的問道。

「如果完成任務可以拯救我們的國家,我的一條命根本就不算甚麼。」Joey回答。

「還敢回嘴!」小隊長抓著成績表又回到了控制室。

「小子,你鬧太大了吧。」Max在一旁也傻了。

「放心啦,小隊長不會讓我們淘汰的。」Joey看著控制室內小隊長正和其他指導員討論著。

討論的過程大概持續了幾分鐘,接著看到小隊長拿起了麥克風:「Terry跟Joey,合格!」


------------------<<<時光慢慢回到現代>>>---------------------------


「居然跟你這種不要命的人做朋友,哪一天被害死了都不知道。」Max邊笑邊說。

「還說我哩,是誰裝死還換了一個身分。」Joey也跟著笑了。

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大家都已經在位置上處理事情,雖然......沒有甚麼事要做。

「好無聊喔!」允兒躺在自己的椅子上,兩眼發直的看著天花板。「不是證據都到手了嗎,為什麼還不行動啊。」

「是妳爸叫我們按兵不動的,我想他有他的想法吧。」Jessica輕輕的把手放在允兒頭上,像哄小孩一樣安撫著允兒。

「各位!有消息了!」Wade推開大門走了進來,手上抓著那顆跟允爸通訊的方塊。

接著一道光束投到了牆上,允爸的身影又出現在大家的面前了。

「大家都在這,說吧!」Wade把方塊擺在櫃子上,讓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見內容。

「是這樣的,我手上握有的證據都是虛幻的,雖然有這些資訊,但是真正實體的文件都存放在ARES的總部。而你們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把那些文件偷出來。」允爸說完後清了一下喉嚨。

「那個可是ARES的總部耶,要闖進去不是件容易的事吧。」泰妍好奇的發問。

「關於這個你們不用擔心,今天有ARES的盛會,總部只會留幾個人看守而以。」允爸說道。「我相信那幾個守衛的可能還不夠你們塞牙縫呢。」

到了晚上,一棟外表看似平凡的大樓豎立在街邊,裡面正是ARES的最高指揮部。從門外往裡面看,櫃檯裡只坐了兩個穿著警衛服的老人,偶爾會有一兩個人從電梯出現又消失。大樓外的一輛卡車上,泰妍小組的人都已經準備好了。

車廂大門一打開,穿著套裝的允兒和Jessica就先下了車進到大樓裡,Joey和Max各抓著一個大包包從旁邊小巷子鑽到後門邊等著。

「兩位小姐請問有甚麼事嗎?」其中一個老老的警衛站了起來。

「我們是要找........那個人叫甚麼名字啊?」Jessica就站在櫃台前面演起戲來了,也轉頭丟給允兒。「妳記得他的名字嗎?」

「我以為妳記得啊,我的記性不好耶。」允兒也展現出一流的演技。

看著面前兩個女人在那邊不知道幹甚麼,另外一個警衛也站了起來。兩個警衛的視線都不在監視器上,監視器的畫面剛好出現Joey和Max悄悄的打開後門溜了進來,迅速的按了電梯。

「啊,我想起來了,我要找Andrew Bywater。」Jessica隨便說了一個ARES幹部的名字。

「原來是Mr. Bywater的人,請進請進。」警衛一聽到大人物的名字,立刻腰都不敢打直了。

允兒和Jessica通過了門口的警衛,到電梯口跟Max倆人會合。一進電梯,Joey立刻在監視器旁接上轉換器,把畫面換成之前預錄的影像。允兒和Jessica在電梯裡直接脫下了身上的套裝,底下是跟Max和Joey身上一樣的戰鬥裝。

「齁!下次先通知一下啦,誰受的了啊。」Max被她們的舉動嚇了一下。

「現在該怎麼辦,要去幾樓啊?」允兒看著電梯裡面一堆不同的樓層,不知道要按哪一個。

「我們不往上走。」Jessica把手機線接到電梯上,輕輕按了幾個按鈕,下方的殼子立刻掀了開來。「我們要到地下。」

到了地下的某一層,電梯門打開都是黑壓壓的一片,Max打開了掛在槍口上的手電筒,照亮了走廊。

「允兒跟Jessica去拿文件,走廊走到盡頭就是了,我跟Joey去機房把通訊切斷。」Max走到一半,推開了旁邊的鐵門,跟Joey閃了進去。

允兒跟在Jessica後面一直走到了走廊的盡頭,電子鎖在Jessica的萬能手機面前根本毫無作用,輕輕鬆鬆的就進到了裡面。

兩個人在房間裡面拿著手電筒不停的檢查每一個檔案櫃,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東西找到。

這時待在門外車上的泰妍跟Tiffany除了等待之外也沒有甚麼事可以做。一台黑色的吉普車在大樓前面停了下來,車裡面下來四個帶著墨鏡的男人。

「大半夜的戴甚麼墨鏡啊,不怕跌倒嗎?」Tiffany已經無聊到觀察外面的舉動了。

「Max不也是喜歡在晚上戴墨鏡嗎?沒有甚麼好稀奇的。」泰妍用報紙蓋著臉,整個人躺在椅子上休息。

「泰妍!他們往大樓裡面走去耶!」Tiffany這時候站了起來,看到櫃台的警衛很有禮貌的跟他們敬了禮。「快起來啊!他們回來了!」

「誰啊?」泰妍爬了起來,看到那幾個人進了電梯才發現大事不妙。「快點通知允兒她們,我的對講機勒?」

在地下機房裡手忙腳亂的Max和Joey似乎對通訊設備有點陌生,上千條的線路都快讓兩個人發瘋了。

「你真的會用這玩意兒嗎?」Joey狐疑的問道。

「相信我,我以前常常用的。」Max還在努力的破解程式當中。

兩個人亂忙之中,看到允兒和Jessica慌張的跑了進來,兩個人手上個抱著一大箱東西。

「這些就是機密文件喔,我還以為會是電子檔案呢。」Joey看了那兩個箱子似乎不輕,就接了過來。

「現在先不說這個,泰妍說有人回來了,快點把通訊切斷。」Jessica看到Max好像還沒搞定的樣子。「讓我來吧。」

Jessica把Max推到了一邊,又拿出了自己的萬用手機,挑了幾根電線接在自己的手機上,在按下通話鍵的瞬間,主機的運轉聲音就停了下來。

「搞定了,我們快點離開吧。」Jessica收了東西,準備要推開門出去時又馬上鑽了回來。「小聲,他們在這裡。」

主機房內安靜的令人稀奇,因為主要噪音來源的主機已經被Jessica關掉了。門外那幾個人嬉鬧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近,一瞬間,聲音就在主機房的門口停了下來,連腳步聲都靜止了。

在機房內的幾個人連氣都不敢喘一聲,就怕連一點聲響都會吸引到門外的人。門外還是沒有動靜,在非常安靜的環境裡,門外電子鎖的認證聲響了起來,這代表著門上的鎖被門外的人解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