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回到房間之後經過一番細心的梳洗,把一整夜激戰的骯髒汙穢都清洗掉了,再換上衣櫃裡的高級禮服,由Wade的手下帶到了一個大型的會議廳。剛進到會議廳,Wade已經換好一身燕尾服,獨自坐在主座的旁邊。

在戴位人員的協助下,泰妍小組的人也一一的入座了。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大門又再度打開,走進來一位身材高大帶著墨鏡的男子,後面跟著的正是美國總統。

「Wade,介紹一下吧。」歐巴馬總統還沒坐下,直接站到Wade旁邊準備認識這些新朋友。

「是的,總統先生。這位是泰妍小姐,是他們小組的組長;允兒小姐,在這次任務最關鍵的人物........」Wade依次把每個人都介紹了,歐巴馬總統也跟每一位都握了手。

「沒想到我一生為了國家秘密執行任務,居然還能握到總統的手啊!」Max看著自己跟歐巴馬總統握過的手,獨自在一旁瘋狂的激動著。

「總統先生,我們拼了性命的在保護國家,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有個要求?」泰妍緩緩的走向前,在總統面前突然跪了下來。

「欸欸......快起來!」歐巴馬總統馬上扶住了泰妍,身旁的隨扈也趕快上前扶著。「如果是關於妳助理的事,我已經聽說了,任何為了國家犧牲的人我都會好好對待的。」

「謝謝總統先生。」泰妍的淚水止不住的直直滑落臉頰。

「Wade,把目前為止的狀況報告一下吧,我等等還要出席美韓軍演的會議。」歐巴馬總統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現在泰妍小組的行動已經在ARES面前曝光了,這也證實了ARES在CIA內的勢力比我們想像的要大多了。」Wade拿出了電腦,接到了投影機上,在牆上投射出許多的照片。「Lorraine Yanism,以現在我們所蒐集到的資料,確定她就是ARES的核心人物之一。」

「她是CIA的副局長,是我們目前已知在CIA內權力最大的人,我想現在的局長只不過是個魁儡而以。」Jessica在旁邊補充到。

「但是我們現在手中的證據不足,沒辦法下令抓住Lorraine。」Wade蓋上了電腦。「我們現在只知道ARES的首腦是一個被稱作雨的人,性別、年齡不詳。」

「繼續循著路追下去,我一定要把這個害人的組織連根拔起。」歐巴馬總統站了起來,剛走到門口又被允兒叫住了。

「總統先生,我們現在追查這個案子會非常的忙,泰妍又因為小玉的死而難過,不知道可不可以另外派人照顧她一陣子?」允兒鄭重的拜託著。

「這當然沒問題,我會派我手下最好的心理醫生幫泰妍小姐重建信心的。沒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國家就交付在你們手中了。」歐巴馬總統說完之後就離開了。

會議結束之後,大家先是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了一下,一直到吃過午飯後才到辦公大樓準備接下來的工作。Wade帶著泰妍小組的人進到一間獨立的辦公室,裡面擺了幾張桌子,所有的電腦設備都一應俱全,不比在奧克蘭的基地差。

「這裡是你們的獨立空間,允兒救回來的資料全部都已經輸入主機了,有事找我的話只要到我的辦公室就行了。」Wade說完後就離開了。

「那大家快點上手吧,要盡快把ARES給掀起來。」泰妍拍了拍手,走到最大的那張桌子旁準備坐下。

「等等,泰妍。」允兒馬上跑了過去拉起泰妍的手。「妳現在心情狀況都還不是很穩定,所以妳就好好休息吧。」

「這怎麼行,我還不知道我現在能幹麼呢?」泰妍斜眼看著允兒,擺出一副很想工作的樣子。

這時後門口傳來幾聲清脆的敲門聲,辦公室裡大家目光的目光都集中到那位敲門者的身上,是一位長髮及肩、穿著黑色套裝的女人。

「請問......這裡是泰妍小組的辦公室嗎?」那女人有磁性的嗓音瞬間更讓大家集中了注意,尤其是站在最裡面的泰妍。

「是的,還沒請問妳是.......?」Max走到門口跟那位女人禮貌性的握了握手。

「我是總統先生派來的心理醫生,我來是要幫泰妍小姐做一些簡單的治療,這樣可以幫助她離開傷痛。」醫生拿出了她的名片交給Max。

「妳好,我就是泰妍。」泰妍輕輕的挽起了醫生的手,輕輕的吻了一下。「還麻煩妳跑這一趟了。」

「當然不會,總統先生的交代,我當然是會達成啦。那我們就到隔壁去進行治療吧。」醫生讓泰妍先出了門,之後順便關上了門。

「天啊!妳有沒有看到剛剛泰妍的表情,她是怎麼啦?」Max回頭擺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大家。

「我想......這是墜入愛河的表情吧。」Jessica說到一半轉頭看著允兒的眼睛,雙眼散發出愛的光芒。

「妳們兩個可以停了,快點把資料都建檔吧。」Max立刻撇開頭,以免被不明的閃光閃到。

這一個忙碌的下午,為了把主機裡雜亂的資料建檔,Max和Jessica花了不少功夫,允兒說到底還只是一個家具店的推銷員,對於重要官方資料的建檔程序還不是很熟,所以允兒只在一旁透過兩人的指點做一些比較不花精神的工作,不過也是忙碌了一下午。

「呼~~累死了!這樣的速度下去,我看今天一天都要整理資料了。」Max拿著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還好允兒把檔案救了回來,不然我們辛苦了這麼久的都白費了。」Jessica也擦掉了汗水。「允兒啊,妳去看看泰妍那邊進行的怎麼樣了,差不多的話一起去吃飯吧。」

「好,我現在就去。」允兒才剛離開辦公室就覺得不該答應的太早,對於這個像迷宮一樣的大樓,整個人都慌了。

允兒先是順著走廊走了一段距離,推開了走廊之間的隔門,準備要打開在一旁房間的門時,突然一隻手落在允兒的肩膀上。

「允兒啊,就怕妳會迷路。」原來是Jessica擔心自己跑了出來。

「迷路是還好啦,但是差點被妳嚇到。」允兒邊說邊打開了房門,瞬間站在門口呆掉。

「怎麼了啊?」Jessica看到允兒的臉色有點古怪,好奇的問道。

「恩......我想泰妍她們不會想跟我們去吃飯了,她們好像還沒結束。」允兒輕輕的關上了門,拉著Jessica的手就往回跑。

允兒一口氣的跑回了自己的辦公室,才剛關上門Max就看了過來。

「妳怎麼啦?臉怎麼這麼紅?」Max看到允兒的臉一路紅到了耳根子。

「哈哈!外面好熱啊!」允兒傻傻的笑著。「我們去吃飯吧。」

「不等泰妍嗎?」Max問道。

「她說泰妍她們還沒結束。」Jessica回答。

「是喔,沒想到這麼久啊。那我們走吧。」Max抓了椅背上的外套,跟允兒和Jessica一起出去吃飯了。

他們一行三個人到了附近隨便一家餐廳用了餐,途中也在這附近逛了逛。Max也很識相,吃完飯之後隨口找了個理由就先回去了,留下Jessica和允兒在公園裡享受二人世界。

「允兒,妳說如果我們的日子就像這樣平靜該有多好。」Jessica把頭輕輕的靠在允兒肩膀上,手也是緊緊握著。

「我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啊,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就退休了吧。」允兒看著天上的星星說著。

「退休呢,說的好像妳已經是資深情報員一樣。」Jessica笑了笑。「這一行我也做了好久了,不過說退休也太早了。」

「怎麼會早?當一個特務要跑要跳,體能當然要在最顛峰的時候做啊。」允兒說道。

「妳的意思是說我已經開始變老囉!」Jessica立刻停下腳步,雙眼直視著允兒。

「當然不是,我是怕我心愛的寶貝受太多傷啊。」允兒親親的吻了Jessica,拉著她的手繼續逛著公園。

接下來的時間裡,整個公園只有她們兩個人,樹上不時傳來小動物的叫聲,旁邊的噴泉水聲也點綴著這個夜晚。就在兩人快要步出公園的時候,Jessica似乎想到了時麼事情,突然停下了腳步。

「允兒啊,剛剛妳去找泰妍的時後到底看到了什麼啊?」Jessica問道。

「沒......沒甚麼啊,就是在進行療程嘛。」允兒的眼神閃爍,似乎是在隱瞞甚麼,這一點怎麼會逃過專業特務Jessica的眼睛。

「說!到底看到了什麼,不然妳今晚睡地板。」Jessica用力的甩掉了允兒的手,擺出一副嚴肅的姿態。

「哎喲!這個我不方便說啦,畢竟人家心理治療都是有隱私的啊,妳等等自己問泰妍吧,如果她想說自然會說的啦。」允兒又硬是牽起了Jessica的手,慢慢走回大樓了。

兩個人悠悠哉哉的晃回到辦公室,Max是毫無意外的早就已經坐在桌子前面繼續剛剛的工作了,泰妍也理所當然的坐在自己的桌子前,但是旁邊的沙發上卻坐了另一個女人,就是下午的那個心裡醫生。

「醫生妳好,泰妍的狀況怎麼樣?是要來做追蹤治療的嗎?」Jessica先開口了。

「妳好,泰妍的狀況很好啊,而且我已經下班了,只是在這邊坐坐而以。」醫生的笑眼簡直是炸穿了大家的心,不管男生女生都會被迷住啊。「不用一直叫我醫生啦,我叫Tiffany。」

「好啦,Jessica,就讓Tiffany小姐在這邊坐坐吧,妳剛剛不是還有東西沒做完嗎?」允兒就這樣拉著Jessica回到了位子上。

Tiffany坐在那裡一直到晚上,直到大家的工作都告一個段落了,她也還是跟著泰妍進到了泰妍自己的房間。Jessica一直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單純,只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起口來問,直到洗完澡之後決定問個明白。

「Jessica!這麼晚妳要去哪裡啊?」允兒坐在沙發上對正要開門出去的Jessica叫道。

「我想要去問一下那個Ti.....醫生,到底泰妍的狀況是甚麼。」Jessica才剛打開門,就被衝上來的允兒給關上了。

「這個不用問啦!」允兒不只是關了門,還把鎖也鎖上了,一路把Jessica推回了房間。

「不對勁喔,妳到底知道甚麼?」Jessica仔細回想了一下。「吼!是不是跟下午妳看到的東西有關,說清楚喔,不然妳真的給我睡地板。」

「妳想要知道嗎?既然這樣的話......」允兒話沒說完就突然吻上了Jessica的唇。

「妳幹麼!突然嚇我一跳!」Jessica一個重心不穩跌倒在床上。

允兒也跟著跳上了床,對著躺在那的Jessica說:「那件事用說的太難形容了,我決定直接以行動來詮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