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對允兒來說真的不是一個幸運日,先是店裡來了一個奇怪的人跟她鬧場,不久又接到一個惡作劇的電話亂下訂單,最誇張的是過了中午之後澤演居然又出現在店裡了。

「那個......澤演啊!」允兒決定鼓起勇氣去問個清楚。「我實在不知道我們這家店裡到底有甚麼東西讓你這麼感興趣啊?」

「當然是妳囉,難道我還來找Max嗎?」澤演自己開了一個還滿難笑的笑話。

「你對我有興趣?天哪!」允兒翻了一個白眼,後退坐到一張椅子上。「你知道的,我只是一個業餘的,OKLA銷售員才是我的本行。」

「我不在乎這個啊。」澤演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張票。「這是今天晚上在舊金山市中心舉辦的音樂會的門票,我知道妳一定不是很想去,但是我要重要的情報要告訴妳,是有關ARES的。」

「ARES?」允兒看著眼前的澤演,沒想到他居然自己說了出來。「為什麼要主動告訴我?」

「因為我在乎妳,還有記得在今天晚上之前,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包括妳的那幾個朋友。」澤演停頓了一下,確定四周沒有人在注意這邊後繼續說:「ARES在CIA無所不在,我不是懷疑他們,只是我怕他們已經被竊聽了。」

接下來整個下午允兒的心思都放到了那張票上面,差勁的表現甚至讓妙哥以為是被上午那幾個鬧場的人害的。這個狀況也被在店裡工作的Jessica觀察到了,趁著空檔時間也跑來問候了一下。

「允兒,怎麼啦?」Jessica拉了一張椅子到允兒身旁坐下。「還在為案子的是心煩嗎?要不要下午請個假先回去休息一下?」

「沒關係啦,反正也快到下班時間了。」允兒也順便跟Jessica報備一下晚上的事情。「對了,我晚上有事所以不在家吃飯了。」

「有甚麼事呢?」Jessica好奇的問道。

「沒有啦,就有一個朋友結婚,要去參加一下婚禮。」允兒隨便想了一個理由搪塞過去。

「那自己要小心一點喔,妳現在已經不是一般的人了,要懂得隨時提高警覺喔。」Jessica像媽媽一樣的對允兒提醒了一番。

「放心啦,我是妳教出來的呢,我有幾兩重妳會不知道嗎。」允兒笑了笑。

「就是知道妳有幾兩重才要妳小心一點,不要太大意啊。」Jessica輕輕捏了允兒的鼻子一下。「那我先回去忙囉,累就休息一下吧。」

終於到了下班時間,允兒按照票上的地址找到了音樂廳,沒想到是歐洲管弦樂團的演出。在帶位人員的協助下,允兒找到了自己的坐位,但是奇怪的是兩邊的位置上都坐了人了,那澤演要坐在哪啊?允兒當下也沒想太多,就先坐下了。

過了一會兒,音樂會開始了,大門關上後就不允許進出以免妨礙到其他人觀賞演出。管弦樂團精湛的技術表演著一首又一首經典的名曲,允兒整個人都被吸到了音樂的情境之中,不知不覺的就已經過了2個鐘頭,允兒這才發現澤演並沒有出現。

趁著中場休息的時間,允兒立刻跑道走廊上撥了澤演的電話,可是始終都沒有人接。

「這傢伙是在幹麼啊,找我出來還放我鴿子。」允兒這時突然想起了Jessica的話,立刻撥了Jessica的電話。

電話響了一陣子,但是還是沒有人接。允兒立刻衝到停車場,開了車就往家裡去。

一路上允兒不停的撥著大家的電話,但是不是關機就是沒人接,這一路上對允兒來說除了痛苦還是痛苦。到了家裡看到有一台黑色的箱型車停在門口,兩個穿著黑西裝的人正把屋子裡的東西一箱一箱的搬出來。

允兒觀察了一下這兩個人,一個身材稍微壯碩,另一個體格比較瘦小。趁著這兩個人視線都不在外面的時候,允兒低身穿過馬路,翻過圍牆爬到了二樓房間的窗口。進了自己的房間後從床頭燈的底下拿出了一把槍,再慢慢的下樓。

到了一樓之後允兒先是躲在柱子後面,用槍托先把瘦小的打暈之後拖到了衣櫥裡關著,準備要偷襲第二個人的時後卻被發現了。

那個較為壯碩的男子把允兒手中的槍甩掉之後,用力的把她摔到了沙發上。允兒怎麼說也是一個接受過特殊訓練的CIA特務,死命的抓住這個男人的肩膀,雙腿緊緊的鉗住他的腰。那男人發現沒辦法把允兒甩下來,就用力的抱著她去撞牆,允兒也不是省油的燈,手在空中亂抓,抓到甚麼就往他身上砸。運氣正好抓到了窗簾的繩子,允兒用力的把繩子繞到他的脖子上,等到那男人無法呼吸之後就把允兒放了下來。

「說!你們在這邊幹麼?」允兒跪在男人的背上,雙手用力的抓著繩子。

「我們.....只是.....收東西.....」男人邊說還邊試著掙扎,但是雙手怎麼也抓不到在自己背後的允兒,一直到斷氣。

允兒解決掉這兩個人後又把槍撿起來準備下到地下基地去。基地的門是開著,下去之後發現裡面全部都被搬空了,甚麼都沒有。允兒立刻衝到門前的黑色箱型車上,還好之前查到的資料都還在車上,這時電話響了。

「喂?」允兒馬上接起電話,希望是小組的人打來的。

「是允兒嗎?」電話那頭傳來的是熟悉的泰妍的聲音。

允兒把箱型車上的資料整理了一下,幾件重要的檔案都搬到了自己的車上,開著車到了泰妍藏身的地方。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允兒一見到泰妍就立刻問道。

「今天晚上,CIA的武裝攻堅部隊衝進基地,以企圖顛覆政府的罪名要把我們抓起來,Jessica開起了基地內的連線,我在飯店裡看到了影像就先躲了起來。」泰妍把事情說給允兒聽。「看來ARES在CIA內的勢力遠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大。」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允兒焦急問道。

「這個地方我想也待不久了,我們先去找Wade,看他有甚麼計劃再說吧。」

允兒想起了之前Wade交給她的電話,這支電話上面沒有任何的按鍵,研究了一下還是不知道要怎麼打。

「這個.......怎麼用啊?」允兒無奈的看著這支奇怪的東西。

「~聲紋確認 撥號中~」電話突然傳來撥電話的嘟嘟聲,把允兒跟泰妍都嚇了一跳。

「喂,有甚麼消息嗎?」電話那頭傳來的是Wade的聲音。

「是Wade嗎?不好了........」允兒馬上把這邊發生的事都說了。

「看來我們已經接近了ARES的核心了,不然他們不會這麼大動作的。」Wade沉默了一陣子。「我現在把ARES囚禁犯人的位置傳給妳,把他們救出來之後到這個地方找我。」

泰妍打開電腦,已經收到了Wade那裡寄過來的藍圖跟一串數字。

「這串數字是甚麼東西?」允兒看著那超過100個近似亂碼的數字問道。

「這是衛星的加密座標。」泰妍輸入了號碼,找到了Wade的基地。「現在我們要研究一下救人的路線了。」

「我們人手不夠、火力不夠,雖然有地圖,但是難度還是很高啊。」允兒看了看手邊的武器,只有自己從屋子裡帶出來的一把槍跟10幾顆子彈。

「這個不用怕。」泰妍拿起手機,撥了電話。「小玉,36號物件帶過來我這邊。」

第二天早上,小玉開著一台小卡車到了泰妍跟允兒藏身的地方。泰妍帶著允兒爬進了卡車後方的貨櫃,允兒站在那裏眼睛瞪得大大的,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這個貨櫃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裝備,還有絕對足夠的槍枝和彈藥。

「這些是..........」允兒伸出還在顫抖的手指,指著這些東西。

「我有一個小變態的嗜好,我喜歡收集槍枝。」泰妍得意的看著自己的收藏。

「可是妳沒有接受過訓練不是嗎?那要怎麼跟我去救人?」允兒看著泰妍,記得她說過她不會用槍。

「我沒說我要去啊,小玉跟妳去,我這個助手很悶騷的,她可是受過全職訓練的"文職人員"呢。」泰妍伸出手指,指著跟在自己後面的小玉。

允兒回頭看了後面的小玉,不知道甚麼時候她已經穿戴完畢,跟平常那個戴著眼鏡坐在電腦前面呆呆的小玉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哇!妳這麼快就穿好啦!」允兒身上還是普通的上衣配牛仔褲。「不是晚上才要出發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獸MAX 的頭像
野獸MAX

現在是 少女時代 CP時代

野獸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wasfg
  • 所以澤演是壞人啊!
    差點就被他騙了 (是差點嗎?)

    允趕快把人都救出來吧!!